• 確認
  • .
2019/04/14 | 精選書摘
《弒母情結》序章:殺死媽媽為何困難?
象徵意義上的「弒父」是完全可能的,甚至堪稱無可避免的過程。但「弒母」恐怕不可能。就算母親的肉體能在現實中毀滅,也絕對沒有辦法殺死作為象徵的「母親」。這種弒母的不可能性,與弒父的可能性,恐怕是互為表裡。
2016/08/30 | 珮姬
繭居:一個始於成長、家庭與人際關係的當代困境
說它是一種心理困境而非心理疾病,是因為它主要來自於青春期因應家庭教育及外在環境的不適性,所導致成長轉型困難與失能。它可以說是在特別重視「關係」的當代,起於關係失衡、自我價值感低落,以至無力面對生活的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