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3/10 | 查映嵐
談《教出殺人犯》(下)︰如何防止「好孩子」變殺人犯?
大人往往獎勵乖巧、開朗、合群、堅強的孩子,在某些情境下孩子就會勉強自己假裝乖巧開朗,甚至下意識地視之為被愛的條件;久而久之,這些孩子便習慣壓抑、排斥自身的情緒和欲望。
2018/01/10 | 法操FOLLAW
公開性犯罪者資料真的好嗎?美國「梅根法案」的隱憂
根據新聞報導,前陣子有女警誤將性侵害犯罪者名冊公開於網站上,資料經緊急下架後,台南市警局於幾日前將該名女警記大過調職,並依據洩密罪函送法辦。但有員警私下認為,目前僅對民眾公開性侵高再犯危險人數的模式只做半套,應仿效美國「梅根法案」的精神,將性犯罪者的資料及動態公告給民眾。
2017/07/31 | TIME
因為她,美國才能繼續偉大:用畢生反骨能量阻止死刑的「死囚天使」辭世
被稱作「死囚天使」的思嘉・霍蔓於七月十二日去世,縱使七十歲不算是非常長壽,但對那些一開始就認識她的人來說,能堅持「阻止政府執行死刑」這份吃力不討好的工作這麼久已經令他們非常訝異。
在深夜台北街頭,遇見必須靠犯罪養活自己的大哥
少一個人犯罪,就代表少一個人受害。少一個職業犯罪者,就代表可以「少很多人」受害。所以不是我們只在乎犯罪者人權,不,剛好相反,正是因為我們更在乎「被害者的人權」。
比起階級世襲,更可怕的是「竊鉤者誅,竊國者侯」的社會
最後,我必須要強調。「選擇」或「決定」是個很白痴的詞彙,因為對於廣大的基層,尤其是「黑數」而言,他們根本毫無任何選擇的機會可言,他們完全無法做任何決定。不要說從哪裡來了,就連要往哪裡去也是「上面的」說了算。
2017/05/31 | 李修慧
白天工作、晚上服刑,明天起19名受刑人將提前接軌社會
其實「白天職訓、晚上回監」的制度已經試辦三年,平均每年有10多名受刑人參與;這些受刑人都是經過篩選符合條件,三年來沒人脫逃。
不去探討為何犯罪只知道處罰,未來罪犯只會像蟑螂一樣多
只要在任何一個環節,稍微幫他一把,讓他在從小到大的窮困又寂寞孤獨的人生成長歷程中,從失序當中「脫軌」回來大家口中所謂的「常軌」,那麼世界上就少了一個兇手。他們需要的,只是「一份穩定的工作,一個溫暖的家庭」。
2016/08/18 | julia
騰出空間來關押政變者-土耳其宣布將釋放監獄內3.8萬名囚犯
土耳其7月爆發軍事政變,但最終以失敗收場,總統艾爾多安展開全面整肅行動,有數萬人在土耳其政府鎮壓行動之中被拘捕、解雇或停職。土耳其政府昨日宣布,將讓3萬8000名獄中囚犯提前釋放,騰出空位來關押政變者。
【影片】「高監禁率等於低犯罪率?」 一個假釋犯的故事告訴你沒這麼簡單
每次有社會案件發生,就是一次反省的機會。台灣的監禁率高於國際的平均,這就能有助降低社會的犯罪率嗎?有一種迷思是這樣的:把犯罪者關進監獄後,社會就會自動恢復平靜,所謂「歹徒」也會改邪歸正。然而仔細想想,真正造成他們犯罪的原因,有獲得改善嗎?聽聽法務部觀護人鄭添成怎麼說。
2015/06/01 | 讀者投書
當他結束了一人的生命,就有義務背負起雙倍的人生
就像受害人家屬林作逸說的,「死刑是太廉價的正義。」,我認為死刑主要的功效僅是一償怨氣,卻幾乎沒為受害人家屬及社會帶來實質的補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