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1/14 | 精選書摘
《惡魔日記》:羅森堡之所以重要,在於他的觀念全被希特勒實現了
希特勒把他的備忘錄收下來,並在當天深夜讀過一遍。「我想要為整個俄國的問題成立一個辦公室,由你來領導,」希特勒對他說,「你負責草擬各種全面性的指導方針。無論你需要多少錢,我都給。羅森堡,你的偉大時刻已經來臨。」
2018/01/14 | 精選書摘
《惡魔日記》:兩千人要怎麼殺死八百萬人?
「在德國與世界各地的街道上,的確還有數以千計的殺人兇手逍遙法外,」他曾向某位記者這麼表示,「到底還有多少納粹戰犯仍是自由之身?你自己算算吧!」即使綜觀戰後所有的審判,也只有幾千名德國人被控謀殺罪。「你能告訴我兩千人要怎麼殺死六到八百萬人嗎?就數學上來說是不可能的。」
2015/04/29 | 議誌 i-tsi
從「挪威賣國賊」看台灣未竟的轉型正義之路
1945年納粹垮台,臭名昭彰的奎斯林,進入奧斯陸治安法庭為自己辯解:「德國崛起是大勢所趨無法避免,一切作為都是為了讓挪威進步,不在歐洲被邊緣化,他是愛挪威的啊。」審判終結,挪威無法接受他在這國家的殘虐惡行,1945年10月24日執行槍決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