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0/14 | 高紹沖
到處充滿機會的緬甸佛國,在唐人街還買得到S.H.E.盜版唱片
雖然近來新聞媒體上,緬甸風風雨雨,但親自前往時,佛國緬甸卻厚重地讓我感到安心,無論是和藹的路人、慈悲的布施、穩定的治安還是觀光景點英文能溝通的便利,都在在顯示緬甸的潛質。
2018/10/12 | TIME
緬甸如何能在未實現正義的情況下,達到長久的和平?
真正的民主國家不會允許「有罪不罰」的現象出現,在緬甸,這個信念不只存在,更一直都是如此。
緬甸「歐威爾式」政權:報導羅興亞屠殺,路透記者恐被關14年
2017年底,兩位路透社記者因為可能看見了「不該看的東西」而遭到逮捕,並被緬甸政府以違反國家秘密法為由起訴,至今仍未被釋放。但他們到底看到了什麼?
2018/01/30 | 觀念座標
美外交官辭羅興亞危機諮詢小組,指控翁山蘇姬缺乏道德勇氣
李察遜在國際外交圈是位德高望重的人物,他的公開譴責對於翁山蘇姬的名譽造成很大損害,也顯示她作為緬甸的領導人,已跟西方政府漸行漸遠。
2017/12/21 | 觀念座標
2017年回顧:世界睜眼看著種族滅絕發生
紀思道寫道:「對(少數)人犯下的罪行就是對全體人類犯下的罪,需要我們所有人都做出回應。」但在這個充滿嫌隙與不睦的一年,這樣的回應完全付諸闕如。
2017/11/16 | 熊仁謙
把羅興亞人道危機簡化為「佛教恐怖主義」,難道不是另一種歧視?
我們明明知道每一個人類,會採取某一個價值觀,一定是經由原生家庭、成長過程、受到的教育等土壤所影響,但卻仍受到西方這種「極端二元」的方式來分類敵我。結果是我們嘴巴上說著包容多元,但行為上卻是簡化成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2017/10/15 | Project Syndicate
如何解決羅興亞問題?緬甸和平計畫五步驟
緬甸的民主過渡進程仍然非常脆弱,有限的資源根本無法覆蓋軍民關係、貧困、經濟增長和政府治理。但停止敵對行動和解決羅興亞危機必須成為最優先的任務。
2017/09/29 | 圖話國際
【影片】一個月內湧出50萬難民,緬甸成「現今惡化最快人道危機」
緬甸人權危機延燒,一艘從若開邦逃往孟加拉的難民船沉沒,至少15死、數十人仍失蹤。根據統計目前已經有50萬人逃離家園,聯合國安理會首度舉行公開會議討論對策,緬甸政府代表也做出回應。
2017/09/19 | 周雪君
翁山蘇姬:我們都想知若開邦發生什麼事,不怕被國際審查
緬甸國務顧問翁山蘇姬日前取消出席紐約聯合國會議,選擇對全國發表演說。然而在這場演說上,對於外界關注的羅興亞事件,翁山蘇姬只提到一次。
2017/09/11 | 李修慧
【圖輯】羅興亞救世軍停火一個月,緬政府:不與恐怖份子協商
羅興亞激進團體「羅興亞救世軍」今日發表聲明,將暫時停止軍事進攻行動,並將讓人道救援團體進入若開戰區。
2017/09/05 | 周雪君
3萬名羅興亞難民斷糧被困山中,翁山蘇姬沈默、禁止國際援助
近日,緬甸政府進行「反恐行動」,大舉殺害境內的羅興亞人。但羅興亞人與緬甸當局的衝突,其實可以追溯至19世紀英國殖民。
2017/02/06 | Project Syndicate
「東協模式」解決不了羅興亞危機,東協需要成長為可問責的歐盟式共同體
東協應該回應這一呼籲,改變其運行模式,以使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成熟的民主國家——它們在人類發展指數上位居前列——能夠成為負責任的全球領導者,並加強人道主義問題解決能力。
翁山蘇姬與羅興亞人的命運
信奉伊斯蘭教的羅興亞人多年來在以佛教為主流信仰的緬甸飽受壓迫, 近日,緬甸軍政府對羅興亞人作出新一輪的武力打壓。
緬甸若開邦再爆武裝衝突 政府指激進伊斯蘭團體為幕後主使
若此次動亂確實由當地激進份子所為,對於目前處境已相當困難的羅興亞人而言又是一大災難。這次動亂主要發生在羅興亞人居住區域,上千名民眾因害怕再度逃離家園。
緬甸邊境問題待解決 翁山蘇姬月底將和武裝部隊和談
8月8日,翁山蘇姬第一次以「國家顧問」的身分和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開會,討論有關「彬龍協議」和少數民族武裝部隊的糾紛問題。
2016/08/09 | Billy Yang
執政百日因羅興亞難民飽受抨擊,但翁山蘇姬仍然是緬甸人心中的唯一救星
翁山蘇姬仍是緬甸人民的唯一希望,再也找不到第二人如她一般在國際上享有如此聲譽和影響力,在國內又擁有高支持度的領導者。如果她今天支持羅興亞人而見罪於緬甸人,如果倒下,就等於緬甸民主化進程從此停擺,遂了軍方的心願。
他只是翁山蘇姬的替身?緬甸新總統碇喬的一百天
2016年3月15日,緬甸上下議院投票選出新任總統碇喬,完成緬甸首次政黨輪替,他也成為第一個非軍方支持的文人總統。外界無不好奇,這位當時在翁山蘇姬於軟禁住家大門的階梯上,向門外激動的群眾演說時,貼身立於她背後的中年男子是誰?
2016/06/27 | 何則文
當國際撻伐羅興亞人的不公平待遇,其實應聽聽「緬甸人怎麼說」
相較於大多數媒體上的資訊以西方人權角度來譴責緬甸當局,這篇文章試著用緬甸當地人的角度訴說,給大家不同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