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1/04/23 | 精選書摘

《戀人絮語02.21》:一個人如果沒有戀愛過,就會以為自己一直都很成熟

1977年,羅蘭.巴特出版最著名的愛情論述《戀人絮語》,以愛情為題探究戀人的娓娓傾吐和叨叨話語;2021年,梁慕靈則借其語絲和形式,以女性的角度重新思考,建構新的、屬於當代的愛情觀。

2021/01/23 | 李長潔

《PUI PUI天竺鼠車車》成功建構一個「可愛」的神話體系,我們樂於成為「文本的盜獵者」

車車們以天竺鼠的動物性,直覺地、感受性地以非理性、非線性的邏輯思維,對峙了現實生活中的各種小小疑難雜症,這正是《天竺鼠車車》故事上的魅力。

2020/11/11 | 方格子vocus

《風之谷》:日本社會無法割除的失落、惆悵與原罪

本文嘗試跳脫以往的環保或是宗教意涵去論述與討論,以整理出《風之谷》、宮崎駿、日本社會之間的心理糾纏。

2020/07/16 | 詹育杰

羅蘭巴特「走出 」催眠的電影院,當今的法國人「走出」瘟疫再「走進」影院

「走出」瘟疫危機,絕不是回到之前的生活方式,對人類文明即將面對的全面危機視而不見。只談瘟疫後的經濟危機,而不問背後更巨大更全面的氣候變遷危機,才真是集體自我催眠。

2020/06/13 | 方格子vocus

桑塔格《論攝影》(3):「日常奇觀化」、「奇觀日常化」如何影響我們看待世界?

桑塔格在《論攝影》第三章〈憂傷的物件〉開始,是針對第二章提到的「日常奇觀化」、「奇觀日常化」,去討論攝影對於現實物件的情感投射,是如何影響我們看待這個世界的。

2020/05/06 | 精選書摘

蘇珊桑塔格《土星座下》:緬懷羅蘭巴特——他極力為感官辯護,卻從未背離心靈

他熱切地擁抱生命,拒絕接受死亡。據他所述,那本來不及動筆的小說正是為了讚嘆生命之美、感謝能夠活著領受一切而寫的。在認真追求愉悅的使命背後,在其心靈的燦爛展現底下,卻總有一股令人哀傷的暗流隱隱流竄,而他令人痛心的英年早逝,更加深了這一切。

2020/04/16 | 方格子vocus

攝影的第四個角色:拍照打卡如何生產我們的世界

過去,我們生產照片;但是今天,我們卻反被照片生產著。照片主導我們要拍的照片該長什麼樣子,甚至決定了一個地方給我們帶來的感受——無論我們自己是否親身蒞臨過。說照片正在生產另一個現實世界以外的世界,似乎也不為過。

2020/02/11 | 方格子vocus

【讀書筆記】從《明室:攝影扎記》探討當代攝影

《明室:攝影扎記》一書雖然篇幅短小,但個人認為巴特用字濃度很濃、並不是可以很好理解他想要表達的意思,這一篇僅簡單描述他的主要概念,並且以巴特的思路去探討今日的攝影。

2019/10/11 | 精選書摘

《新神話學》:新夏娃——在「婊子」的細肩帶下總有一顆躍動的心

「婊子」其實仍是個謎:她和現行的規範標準如此格格不入,以致人家難免懷疑那是反叛行徑。她的舉止如此放浪,似乎有意投懷送抱、這樣反而顯得高不可攀。

2019/10/11 | 精選書摘

《新神話學》:時人——這一小撮人所從事的活動不超過三種

「時人」群的特點之一就是成員有限。若不是有雜誌作為喉舌、作為下游產業加以擁護、包裝、跟蹤、追逐他們(就這方面而言,雜誌因為較不具即時性,所以比電視這種「熱媒體」更形重要),他們即失去了意義、沒有生命。

2019/10/10 | 精選書摘

羅蘭巴特《神話學》導讀:在下一波神話新世,或者下一次大災難來臨前

就在今天,慘痛的歷史彷若重現、一件件似曾相識,洪水前所未有地氾濫,而熊熊大火四起,人們不禁想問:誰能射下那逼人的九道烈日……?此刻再讀《神話學》,能不深深感慨?

2019/10/10 | 精選書摘

羅蘭巴特《神話學》:就統計來看,神話是屬於右翼的

某些神話搖擺不定:它們會出現在各大報刊、郊區領年金者的家中、理髮廳或地鐵上嗎?只要我們對媒體的社會學分析做得不夠,神話的社會地理學便難以建立。但我們可以說其地位已經存在。

2018/11/24 | 精選書摘

李明璁《邊讀 邊走》:關於《戀人絮語》的,戀人絮語

Dear, 我寫下了一些斷裂的絮語, 從A到Z, 但是The only thing I “miss” is ─ U / you——是的,是你;因為總在想著你,所以無法說清你。

2017/07/09 | 精選書摘

《誰殺了羅蘭巴特?》小說選摘:占士邦的「〇〇七」代碼有甚麼含義?

占士邦是公家機關的冒險者。他進可攻退可守。他目無法紀、違章亂法甚至作奸犯科,但總是被赦免放行。沒有人會責怪他,正是所謂的『殺人執照』,他的編號所代表的就是殺人通行證,也就是那三個神奇的數字:○○七。

2017/07/08 | 精選書摘

《誰殺了羅蘭巴特?》小說選摘:詹姆士龐德的「〇〇七」代碼有什麼含義?

詹姆士.龐德是公家機關的冒險者。他進可攻退可守。他目無法紀、違章亂法甚至作奸犯科,但總是被赦免放行。沒有人會責怪他,正是所謂的『殺人執照』,他的編號所代表的就是殺人通行證,也就是那三個神奇的數字:○○七。

2017/07/08 | 精選書摘

《誰殺了羅蘭巴特?》導讀:如果你能獨家擁有語言神祕的第七種功能

一九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身兼文學理論家、哲學家、語言學家、評論家、符號學家等多元角色的法國知名學者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在與當時為總統候選人的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and)餐敘後,離開的路上被一輛卡車撞倒,之後昏迷,一九八○年三月二十六日,被宣布病逝於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