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1/09 | 余杰

像季辛吉那樣「過於聰明」的知識分子,給美國外交帶來長久的傷害

二零一二年,當我剛到美國,在紐約的一個基金會發表演講時候,主辦方居然要求我將講稿中的一句譴責季辛吉的話刪去。在擁有言論自由的美國,批評季辛吉在四十多年前主導的「倒向中國」政策,居然是一件犯忌的事情。

2019/09/11 | Abby Huang

他是外交鷹派、也是親台派:美國國安顧問波頓下台,將如何影響美外交政策?

川普從未真正喜歡波頓,兩人除了個性不對盤,對政策也時常意見不合,波頓曾在決策後破壞政策,令川普大為光火。

2020/02/27 | 陳家韡(Mila)

慕尼黑安全會議:西方國家的「家族聚會」如何繞著美國轉?

慕尼黑安全會議在維繫全球共識上佔有一席之地;此外,我們也可由歷年會議各國代表發言及討論項目,來了解全球地緣政治及國防議題焦點的演變。尤其在美國、歐盟、俄羅斯、中國的相互競爭與制衡關係的變化,在慕尼黑安全會議各年的討論中便可觀察出世界未來的趨勢。

2019/09/11 | Abby Huang

美國親台鷹派國安顧問博爾頓下台,將如何影響美外交政策?

特朗普從未真正喜歡波頓,兩人除了個性不對盤,對政策也時常意見不合,波頓曾在決策後破壞政策,令特朗普大為憤怒。

2017/09/23 | 彭振宣

美國為何變得軟弱(下):「離岸平衡」節制國力,重建國際聲譽

美國必須要承認,美國的國力有其極限。縱使目前美國仍是保有全球最強的經濟與軍事力量,但若是漫無目的的分散在每個地緣政治衝突中,其實無法解決任何問題。甚至加深各國對美國影響力的疑慮,讓美國在各地更難以找到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