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30 | 謝東霖
【插畫】你才美工你全家都美工
即使台灣的企業已經逐漸重視設計的重要性,但只要人們還把設計師當成「美工」,那我們離好設計還是很遠很遠。
2018/09/02 | 精選書摘
席勒《美育書簡》第十封信:美是人性的必要條件 
一言以蔽之,美必須展現為人的必要條件。我們必須使自己提升到人性的這個純粹概念上,經驗為我們展示的只是個別人的個別狀態,從未是整體人性,所以我們必須在這些人性的個別和可變化的現象中找出絕對者和永存者,並藉由揚棄所有偶然的限制,來嘗試掌握人類存在的必要條件。
2018/08/03 | 精選書摘
《書上設計展3.0》:美感並不是美,而是思想上的突破
一個好的設計,需要拋棄成見並保有反思的態度。保持開放的心胸,並試著放下自己,如此更有遇見多元設計觀點的可能性。透過視覺傳達,引發關注外,更能藉此找到自己的定位。所謂的美學,更是獨立在設計原理外,思想上的突破。
2018/03/22 | 精選書摘
我們面對的不再是消除文盲的挑戰了,而是消除「文化盲」
當我們在科技、經濟生活與流行文化和最先進的社會幾乎比肩同步、零時差時,我們的審美教養是否也跟上來了呢?
2017/09/23 | 精選書摘
為什麼會有人綁架11歲的孩子,接著逼她化妝、穿高跟鞋,為她盛裝打扮?
經歷過太多事情的我,對於所謂的漂亮,已經不像六歲時那麼天真單純,那麼理所當然。我的美感受到污染了嗎?好吧,我得說,確實如此。當一個心理變態的男子綁架你,奪去你認知及熱愛的一切,為了滿足自己跟小孩性交的癖好──一個驚恐萬分的孩子──然後逼你化妝、逼你「打扮」,你的價值觀會有所改變。
2017/02/25 | Heaven Raven
當台灣設計師走入倫敦時裝週、獲得LVMH青睞,鄉民是這樣對待他的
有人說,跟鄉民認真就輸了,但如果這就是台灣民眾對待台灣本土設計師的方式,試問我們又憑什麼能夠要求時尚產業在台灣可以如何發展?
2017/02/23 | 李修慧
花蓮得獎建築變成「鐵皮拼裝屋」,建築師:台灣美學教育待改進
也有網友表示,台灣設計界吹捧溫帶地區的美學觀其實很可議,台灣常有颱風豪雨,不能把國外的建築概念整個水平移植過來。
蘊藏記憶、生產經驗、凝聚城市共同體:為什麼我們應該和老屋一起唱歌?
當一棟有歷史價值的建築被保存,並慢慢上軌道之後,他會提供這座城市一個專屬於他的美感經驗。而透過這個美感經驗,光是「存在」本身,就可以對社會造成影響甚至改變。
2016/10/25 | 羊正鈺
半吊子的哈日?日月潭纜車推出「詭異的鳥居」和「亂穿的浴衣」
日本觀光局網站介紹,鳥居是神社的象徵,聳立於神社的入口處,表明從此處開始進入神聖地帶。
2016/10/09 | 精選書摘
人類為何會做出手淫、廢寢忘食、自殺等不利於生存繁衍的行為?
如果大腦拋棄了生殖就一定會被演化淘汰,為什麼人類在歷史上仍然會陸續不斷的出現各種為了愛情、知識,或藝術而「昇華」的事例?為什麼人類寧願冒著被演化淘汰的風險,也要前仆後繼的追求精神上的滿足?
2016/09/19 | 非常木蘭
不好好讀書長大就撿破爛?頑童校長:美感教育,從垃圾改造開始
「隨手,丟了,變成垃圾;隨手,收了,變成資源。」什麼是垃圾,又什麼是資源,取決於你是用什麼方式看待、用什麼工具改造。
2016/08/26 | Sid Weng
新銳設計師黃薇操刀國家歌劇院制服 精緻工藝打趴奧運服
台中國家歌劇院制服初期曾被指出一套制服要價1.2萬太貴,但作為國家級的音樂廳,工作人員就是門面,畢竟這不只是國家級,也是世界級地標場館,是國家人文藝術門面的象徵。
2016/08/18 | TJ
設計師要的其實很簡單:不要指指點點,把我當成無酒單的調酒師好嗎?
你今天點了一杯酒,送來之後你跟調酒師說杯口的鹽應該要多一點,想換一個比較圓的杯子,能不能把基酒的Gin換成Vodka,還是你教我我自己來調好了。這個畫面看起來荒謬萬分,但其實,就是很多設計師的日常。
2016/07/19 | 精選轉載
以醜為行銷的「國家級設計」:為何奧運代表團服這麼重要?
關於美感提升的議題,在花燈福祿猴就已經炒過一次,才過半年,這種以醜為行銷的「國家級設計」依舊層出不窮,而這次笑完、罵完,那下次呢?
當韓國政府傾國之力扶植「韓流」,新政府也該一改「無為而治」的文化政策
文化需要長期耕耘。從長遠的眼光來看,政府的最佳文化政策便是從教育紮根─讓文化成為小朋友生活的一部分,培養每一個體對美、對多元藝術的欣賞與創作能力,以及尊重智慧財產權。
2016/07/02 | 讀者投書
讓「顏值」物化你我?改不掉貼標籤的慣性,那就先從看清楚標籤開始
我們當然無法立刻要求別人撕下所有貼在我們身上的標籤,也很難馬上改掉自己貼人標籤的慣性,但最起碼我們能從把標籤看清楚開始。
穿不穿制服交給兒童及青少年決定,是教育單位的失職與失責
如果讓兒童選擇,我相信絕大多數的兒童會選擇不用上學,每天打電動,看電視,吃冰淇淋當午餐,在遊樂園玩,但這樣的選擇就叫民主和尊重兒童的自主權嗎?這沒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