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異域、孤軍、亞細亞的孤兒?泰國北部美斯樂的華人與茶產業
泰北美斯樂的人絕大多數祖籍來自雲南,是國民黨軍93師的後裔。因為國共內戰失利,他們從雲南撤退至緬甸,並在此繁衍了第二代。在此我試圖透過泰北的茶產業、當地華人茶家的生產與生活,譜出這群人如何改造其所賴以為生的邊境之地。
2016/10/24 | STS多重奏
異域到茶鄉系列 III.包裝:從埋名併堆到彰顯身分
我並無法指出美斯樂的茶產業經營者是在帶有高度意圖的狀態下,進行茶葉包裝的形象轉向,不過,茶葉包裝的改變卻能指出泰北美斯樂人正移動著他們的「茶產業─身分」。包裝所呈現的,正是美斯樂人想對外說的言語:我們是誰。
2016/10/03 | STS多重奏
異域到茶鄉系列:II. 做茶「香」-雲霧茶與蟲咬茶
本篇要討論的是茶葉「香氣」的製造技藝,以及當中的社會關係。並不是在技術端上說明茶香製造的程序與化學變化,而是美斯樂茶家與遊客如何「理解」茶香、「製造」可被販售的茶香。
2016/10/03 | STS多重奏
異域到茶鄉系列:I. 茶葉製程-從紅烏龍到紅頂茶
本次《異域到茶鄉》的系列文章,特別著重於「茶」身上,從茶葉的製程、香氣與包裝三個環節,個別陳述臺灣茶在泰北美斯樂的發展樣貌,分享我在美斯樂的田野觀察後,對於技術與社會間互動的看法。
2016/10/02 | STS多重奏
異域到茶鄉系列:II. 做茶「香」-雲霧茶與蟲咬茶
本篇要討論的是茶葉「香氣」的製造技藝,以及當中的社會關係。並不是在技術端上說明茶香製造的程序與化學變化,而是美斯樂茶家與遊客如何「理解」茶香、「製造」可被販售的茶香。
2016/10/01 | STS多重奏
異域到茶鄉系列:I. 茶葉製程-從紅烏龍到紅頂茶
本次《異域到茶鄉》的系列文章,特別著重於「茶」身上,從茶葉的製程、香氣與包裝三個環節,個別陳述臺灣茶在泰北美斯樂的發展樣貌,分享我在美斯樂的田野觀察後,對於技術與社會間互動的看法。
2016/06/18 | 張硯拓
「亞細亞的孤兒」背後的真實故事:紀錄片「滇緬游擊隊三部曲」,如何修補對家的想像?
這些孤軍真正的根是在中國雲南,政治意識上的「祖國」卻是中華民國台灣——但更重要的是,佔了他們人生大半部分的場景,以及他們實際上的公民國籍,又是泰國當地。「這樣的多重認同和斷裂,非常的奇特。」
2016/06/18 | 張硯拓
「亞細亞的孤兒」背後的真實故事:紀錄片「滇緬游擊隊三部曲」,如何修補對家的想像?
這些孤軍真正的根是在中國雲南,政治意識上的「祖國」卻是中華民國台灣——但更重要的是,佔了他們人生大半部分的場景,以及他們實際上的公民國籍,又是泰國當地。「這樣的多重認同和斷裂,非常的奇特。」
2015/11/16 | 四方報
「他們不曉得,他們處理的是我們的人生」一個「孤軍」後代在台灣被踢皮球當黑戶的五年
按照復興家譜所規定,復興和美娟的孩子名字中必須要有「國」字;這個字對於兩人的生活再應景不過了,一個方框,一個或然的「或」,不就意味著在看似清楚的規則框架之中,其實每件事都充滿令人不安的不確定性嗎?
2015/11/16 | 四方報
「他們不曉得,他們處理的是我們的人生」一個「孤軍」後代在台灣被踢皮球當黑戶的五年
按照復興家譜所規定,復興和美娟的孩子名字中必須要有「國」字;這個字對於兩人的生活再應景不過了,一個方框,一個或然的「或」,不就意味著在看似清楚的規則框架之中,其實每件事都充滿令人不安的不確定性嗎?
我不是抱負遠大的志工,是美麗而溫暖的人讓我繼續留下在泰北教書
在泰北中文學校第一年期滿後,我又簽了第二年的約。是什麼讓我留下來?我會回答:是人,是美麗而溫暖的人。
我不是抱負遠大的志工,是美麗而溫暖的人讓我繼續留下在泰北教書
在泰北中文學校第一年期滿後,我又簽了第二年的約。是什麼讓我留下來?我會回答:是人,是美麗而溫暖的人。
我不是抱負遠大的志工,是美麗而溫暖的人讓我繼續留下在泰北教書
在泰北中文學校第一年期滿後,我又簽了第二年的約。是什麼讓我留下來?我會回答:是人,是美麗而溫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