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1/21 | 讀者投書
接受填鴨式教育長大的老師們,如何教育學生適應未來社會?
雖然教育部一直在推行跨域開課、雙師開課,但是實質推行下來會發現,大學教授大部分是把自己關在研究室做研究,或者專注於自己領域的教學和服務,加上常有的行政會議、招生、和計畫,幾乎沒有時間與其他老師一起共備課程、課後議課、或創新創課。因此最佳的一人課堂,還是有幾種建議的操作模式。
2018/01/18 | 讀者投書
各大學將英文畢業門檻外包,等於承認自己沒有能力判斷學生實力
學校卻往往將英文畢業門檻審查交給外部機構執行——這是個問題。在筆者看來,如果一個學校將審查交給外部機構,那等於是承認自己沒有判斷學生實力的能力。
2017/06/09 | 讀者投書
一名高中生的觀點:翻轉教室,還是「翻桌教室」?
翻轉教室,在筆者眼中是一座工廠,學生就是工人,老師就是管理員。這個工廠產出以知識為名的貨物,看起來很多樣,實際上還是一樣的內質。
2016/04/18 | 羊正鈺
補習盛行就是因為學校太弱!老師再不改變恐被YouTube取代
「為何從小學到高中花了十二年時間學習,大考過後,學生全把上課的知識忘光了,換來一場空?」
學生喜歡、校長也支持的老師卻想放棄「翻轉教育」...原因竟然是「學校太不重視考試」?
很多人以為台灣很重視考試,錯,其實我們太不認真嚴肅看待考試。如果我們重視考試,請問,老師用多少時間出段考考卷?用多少時間改考卷?我們讓學生用多少時間考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