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12 | 精選書摘
《失智行為說明書》:如何處理高齡者的「徘徊現象」?
如果不知道徘徊的原因而勉強把人帶回家,高齡者就會抵抗。雖然可以勉強把他們帶回去,但當事人會覺得「想回自己的『家』卻被勉強帶回去」,認為身邊的人在欺負自己,讓症狀或情況更形惡化。
2019/09/09 | 精選書摘
《當父母老後》:你有注意到自己的父母正在「失能」嗎?
當家中有了慢慢走向老、衰、病的雙親,他們也許不想讓子女知道自己的健康狀況,一方面又想在兒女面前維持良好的狀態,可能出於體諒,又或是並非刻意的隱瞞,只是子女跟父母在生活、互動上不再有緊密的連結。
2019/08/29 | 讀者投書
別讓「文組生」學非所用:如何在全球趨勢下找到台灣的文化定位?
教改後的世代與劃出了一大鴻溝,也具備不一樣的能力,但許多人卻都「學非所用」,在世界急遽變化之際,「年輕文組」的責任其實在於認清台灣的風格,搭建起世代和族群中的溝通橋樑,進而用這樣的共同意志帶台灣走入國際。
2019/08/08 | 精選書摘
《死亡的臉》:長壽的最佳保證,是選擇正確的父親與母親
科學的舞臺上出現過非常多的老化因素,我猜想它們應該都有某種程度的確實性。換句話說,老化很可能是這些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還要再加上另一個重要因素,我們每個人不同的個人構成要素。
2019/04/27 | 精選書摘
《抗氧化物的奇蹟》:為什麼陽光對皮膚的傷害如此劇烈而深入?
把你臉上的皮膚和平常很少照到陽光的皮膚做一下比較,就可以清楚的看到不同。大多數人臉上的皮膚看起來一定比較老,有著比較粗糙的質地,或許還有皺紋和一些晒斑。但是照不到陽光的部位,肌膚通常是平滑、柔潤、沒有皺紋的。
2019/04/27 | 眼底城事
城市設計忽略長者與輪椅族,令他們出門就像一場戰鬥
隨著醫療的進步,人類社會即將迎來史上第一次大規模的老化。到底老化有什麼問題?會帶來哪些影響?我們習以為常的城市空間又有什麼問題?
2019/04/25 | 眼底城事
城市設計對長者與輪椅族不友善,出門就像是一場戰鬥
隨著醫療的進步,人類社會即將迎來史上第一次大規模的老化。到底老化有什麼問題?會帶來哪些影響?我們習以為常的城市空間又有什麼問題?
2019/01/10 | 精選書摘
加來道雄《離開太陽系》:當人類終於能永生不朽,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倘若有一天,科技能藉由神經元對神經元、一點一滴複製你的大腦,保存你所有的記憶和感受,屆時會發生什麼事?
簡媜:重新學習「老病死」,在宅醫療是「天使在做的事」
簡媜形容,進入都會社群,人與人之間的連結處於脆弱的虛線狀態,不如以往農業社會盤根錯節、蜘蛛網式密集的網絡;如果在宅醫療理念順利實施,便能將虛線實線化、彼此連結,是很了不起的志業。
2018/11/30 | 精選書摘
《大腦的悖論》:語言與大腦——誤解的由來
「創新與例行」這假說,造就了許多極深遠的分支,而且它們也讓人們對於左右大腦半球的角色,完全脫離以往的認知。與過去賦予兩個腦半球固定角色的說法不同,「創新與例行」 假說,預測了左右大腦半球互動的狀況是會不斷改變的。
2018/11/30 | 精選書摘
《大腦的悖論》:心智退化或失智症,如何影響20世紀英雄與梟雄?
過去一個世紀以來,我們逐漸發現不少國家領導人有「神經衰退」、心智退化或真的失智的狀況。失智同時影響梟雄與英雄,沒人知道自己是否會受到影響。
2018/11/29 | 精選書摘
《大腦的悖論》:心智退化或失智症如何影響20世紀的英雄與梟雄?
過去一個世紀以來,我們逐漸發現不少國家領導人有「神經衰退」、心智退化或真的失智的狀況。失智同時影響梟雄與英雄,沒人知道自己是否會受到影響。
2018/11/29 | 精選書摘
《大腦的悖論》:語言與大腦——誤解的由來
「創新與例行」這假說,造就了許多極深遠的分支,而且它們也讓人們對於左右大腦半球的角色,完全脫離以往的認知。與過去賦予兩個腦半球固定角色的說法不同,「創新與例行」 假說,預測了左右大腦半球互動的狀況是會不斷改變的。
2018/10/06 | 精選書摘
《優雅的告別》:臨終病人在院死亡,就等同於「治療失敗」
我跟伊莉莎白醫師的立場相同,認為臨終病人待在醫院裡並不恰當。不過倘若我們要改變這個現況,顯然必須先讓醫師曉得該怎樣用更婉轉、恰當的詞彙向病患及其家屬談論臨終這個議題,因為恐怕沒多少人可以承受「不治之症」這類字眼的衝擊。
2018/09/21 | 精選書摘
《抗發炎》:氧化、糖化、發炎三大反應,加速人體老化
糖化不僅會導致肌膚鬆弛、出現皺紋,同時也會提高罹患疾病的風險。另外,糖化所產生的AGEs也會生成活性氧、造成氧化壓力,最終成為引起發炎的契機。
2018/09/05 | 精選書摘
《當代最新哲學應用》:再生醫療,可令人獲得永恆生命嗎?
近代科學的核心願望,也就是「克服老化」的夢想,如今正逐步實現,不老的身體早已不再是痴人說夢,而是有科學根據的現實。就某種意義而言,這可以算是人類史上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