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17 | TNL特稿
《舉重若輕》的鄭明析牧師:那值得讚美的,始終來自於故事
《舉重若輕》這本書所訴說的鄭明析牧師,也是一位很會說故事的老師,更是一位以親身生命歷程創造了許多驚奇故事的老師。使得本書中的每一則故事,平時而精采動人,簡明而又意義非凡。
2018/10/21 | TIME
早期基督教致力於種族、階級和性別團結,可惜今非昔比
這些早期耶穌的追隨者決定採取不同的態度:沒有我們,就沒有他們。種族、階級、性別——這些東西不再算數。他們根本就不存在。
2018/09/18 | 精選書摘
《不過是具屍體》:「杜林屍布」真的包過耶穌嗎?
就像巴貝,祖契柏自製了十字架,除了2001年有幾天被送到外頭修理歪曲的架柄之外,這個作品立在他位於紐約郊區的車庫中已經40年了。和巴貝不同的是,祖契柏不用屍體,反而有幾百名之多且活生生的自願者。
2018/08/07 | 精選書摘
《猶太人和你想的不一樣》:一句話惹怒猶太人——「耶穌殺手」
除了不能對猶太人說「猶太人殺了耶穌」,也不能說「猶太人掌控世界」之外,猜猜還有哪些話題是禁忌?
2018/06/22 | 精選書摘
《與耶穌一起,談愛情》:福音主義的矛盾就是鼓勵結婚,卻說性是骯髒的
聖經多處經文清楚言明,沒有性,我們仍舊可以活得好好的;但如果沒有親密關係,我們將會難以存活。沒有性愛歡愉,我們也可以活得好好的;但沒有群體關係,我們將會難以存活。
2018/06/22 | 精選書摘
《與耶穌一起,談愛情》:「理想老婆」其實很不錯,但當年的我嗤之以鼻
我過去也曾為自己未來的丈夫禱告,但從未像此次這般認真而嚴肅。在這段求而不得的過程中,禱告是唯一使我撐下來的途徑。「單身」從未像此刻這般令我心亂如麻。
2018/06/21 | 精選書摘
《神與性》:猶太教與基督教的一致圖像,就是父權結構
即使耶穌確實容納女性在他的追隨者之中,而且與她們來往,顯然較那個時代的社會規範為自由,但十二門徒(他的核心圈)裡仍然沒有女性,也沒有任何一名女性在最後的晚餐中被提及。
2018/04/19 | TIME
「抹大拉的馬利亞」是唯一理解耶穌旨意的人
馬利亞在《福音書》中的核心角色,在歷史上已經被某些人用來證明教會有義務引入女性牧師──而自1969年當天主教會承認錯認抹大拉的馬利亞為性工作者,要求讓女性擔任教會領導職的聲浪只有日益增長。
2018/04/13 | 精選書摘
〈最後的晚餐〉是人類史上最出名的一頓飯,但耶穌和12門徒吃了什麼?
既然最後晚餐的菜單沒有定論,畫家們順應時代潮流或是個人飲食偏好,各自在畫布上為耶穌上菜。正統的桌上菜有:象徵耶穌血液的紅葡萄酒,代表耶穌身體的無酵餅,耶穌本人則成為被犧牲的羔羊。
2018/04/11 | 王陽翎
趙崇基談《中英街1號》:有演員拒演因為「耶穌教我們別跟當權者對抗」
香港電影《中英街1號》獲得大阪亞洲電影節最優秀作品獎,作者與導演趙崇基、編劇謝傲霜以不同角度回顧這部電影的製作歷程,以系列的形式與眾分別。
2018/03/23 | 精選書摘
宗教不只是「自我欺騙的秘方」,也和你的健康息息相關
宗教似乎不太可能從創立之初到最新宗派的種種都是為了自我欺騙,但即便只是理論上有此可能,都透露出宗教已被自我欺騙的力量感染的程度。多數宗教就算隨便看上一眼,也能看出其中荒誕無稽遠多於天啟真理。底下是西方宗教(以及某些東方宗教)的幾個關鍵特徵。
2018/03/13 | 鍾喬
【鍾喬專欄】革命與攝影:重探切.格瓦拉的遺照與靈光
在切.格瓦拉罹難前被逮捕時,一身邋遢、失魂落魄地經過對他指指點點的農民,恰是他原本想透過革命而解放的對象⋯這樣的狀態,使格瓦拉在世人的面前活了過來,宛若復活的耶穌,在窮人面前重新昭示一個從未到來的新世界。影像所帶來的身體性烙刻著生動的詩行,在殉難者的身體上讓靈魂染上靈光。攝影師弗雷迪.阿爾波特記錄了格瓦拉的死狀,他後來回憶:「我當時沒想到會把他的形象拍成基督樣的救世場面,我只拍了當時的氣氛。不過在他的遺體周圍,確實有一種神聖與聖潔的氣場。」
2018/03/11 | 精選書摘
使徒保羅:不管猶太人還是外邦人,任何自以為高人一等者都是傻瓜
保羅深信,他的信眾社群會突然恢復和諧與順利完成募捐工作,都是上帝動工的結果。也許(應該說大概)正是這個信念要了他的命。
2018/03/11 | 精選書摘
使徒保羅發現羅馬體制的不公義,看似和平卻靠兇狠暴戾維持
保羅很快就意識到,羅馬體制的結構性不公義已在貴族統治階級和普羅大眾之間,創造出一條無法橋接的鴻溝。貧富雙方穿著不同,飲食內容不同,說的也幾乎是不同的語言。
2018/02/14 | 精選書摘
聖杯是什麼?達文西把密碼藏在〈最後的晚餐〉裡
「耶穌獲定位為上帝之子,就是在尼西亞大公會議時正式提出表決的議題。而且僅險勝幾票,」提賓補充說。
2017/12/14 | 精選書摘
基督教的創生:耶穌是哲學家、革命家還是邪教頭目?
史書是人寫的,一般是為當時統治者的利益服務。後人應當多動點腦筋,有時候只需要計算一下年份就知道可能不是這麼回事。無論如何,尼祿這個暴君迫害基督徒劊子手的形象被「維護」了近兩千年,不管跳進什麼河也洗不清了。
2017/11/03 | 王偉雄
人活著不單靠食物,那還靠甚麼?
孟子和耶穌都認為,人之為人的生活與其他動物不同,不只是為了生存,否則有足夠的食物、能存活下去便可以了。
2017/06/22 | 精選書摘
《上帝創造性・慾》:抹大拉的馬利亞,一個自由的女人
與耶穌發展出親密關係的抹大拉的馬利亞,與聖經世界中其他的女人不同。她們沒有學習的資格,必須保持安靜,並待在自己家中,因為一個受尊敬的女人是隱形的。抹大拉的馬利亞拒絕這樣的區隔。她讓人注意到她,有學養且獨立,並打破了父系主義的社會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