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6/24 | 讀者投書
從《年輕的阿罕默德》和《告別之夜》看當下遍佈歐洲的認同危機
一個看似如此普通的年輕人,眾人無法理解地選擇投身於聖戰組織,渴望在敘利亞的戰鬥中死去,這不正是一種理性和文明的「日蝕」!不連續的表象背後,這些年輕人事實上是基本教義派的犧牲品。
2019/05/03 | 李秉芳
斯里蘭卡爆炸案9嫌犯身份確認,不只底層窮人,還有3名富二代
斯里蘭卡4月21日發生連環爆炸恐攻,造成超過250人罹難,斯國當局確認這此恐攻與一個名為「伊布拉欣真信會」的組織有關,這個組織鎖定都會區的富裕男性為吸收對象。
2019/03/23 | 李修慧
特朗普:成立5年的「伊斯蘭國」已被消滅
在伊斯蘭國國力頂峰時期,它控制了從敘利亞西部到伊拉克東部,綿延的8萬8000平方公里的領土,統治近800萬人。
2019/03/23 | 李修慧
川普宣稱:成立5年的「伊斯蘭國」已被消滅
在伊斯蘭國國力頂峰時期,它控制了從敘利亞西部到伊拉克東部,綿延的8萬8000平方公里的領土,統治近800萬人。
2019/02/21 | 李秉芳
「我後悔了,想回家」伊斯蘭國新娘「返國之路」如何成為歐美各國難題?
貝岡的案子讓許多歐洲國家陷入兩難,在伊斯蘭國瓦解後,是要允許聖戰士和IS同情者返國面臨司法起訴,還是要以安全疑慮為由,禁止他們歸國。
2019/02/21 | 李秉芳
「我後悔了,想回家」伊斯蘭國新娘的「返國之路」如何成為歐美各國的難題?
貝岡的案子讓許多歐洲國家陷入兩難,在伊斯蘭國瓦解後,是要允許聖戰士和IS同情者返國面臨司法起訴,還是要以安全疑慮為由,禁止他們歸國。
2018/08/19 | 李修慧
伊拉克女孩逃到德國,卻再度遇上曾性侵犯、奴役她的IS士兵
但今年二月,伊許瓦克在附近超市再度遇上當初奴役她的阿布胡曼,阿布胡曼對她說,我知道你是伊許瓦克,隨後對方說出她的地址,和其他在德國的生活細節。
2018/08/18 | 李修慧
伊拉克女孩逃到德國,卻再度遇上曾性侵她、奴役她的IS聖戰士
但今年二月,伊許瓦克在附近超市再度遇上當初奴役她的阿布胡曼,阿布胡曼對她說,我知道你是伊許瓦克,隨後對方說出她的地址,和其他在德國的生活細節。
2018/04/21 | 精選書摘
這些人並非虔誠信徒甚至不是穆斯林,為何願意加入ISIS這個死亡邪教團體?
本書許多受訪者都曾熱切地向我們指出,伊斯蘭國傳講的深奧教義讓他們心神激盪,感覺好似成為祕密社團的一分子,加入伊斯蘭國便能成為先知預言的一部分。
2018/04/21 | 精選書摘
ISIS奸細的自白:年輕人前仆後繼想要殉道,以便盡快上天堂
哈立德曾接觸過數百位投身伊斯蘭國的海外戰士,其中某些人已經返國,祕密培養成員,隨時伺機發動攻擊。
2018/01/31 | 精選書摘
《消失吧,紙本世界》導讀:知識屬於所有人?一個網路工作者的省思
作者薛伯樂對於時代變局由傳統紙本閱讀變為電子視聽媒體,看法並不樂觀。原是撰寫專業書籍的他,早年為了鑽研吉哈德聖戰士的生活及社會文化背景,親自深入遊歷以色列、巴勒斯坦做實地調查,後來眼看這些書本知識皆為網路媒體拷貝、壟斷。
2017/11/19 | TIME
ISIS的「虛擬哈里發國」:恐怖主義為什麼這麼容易在社群媒體上散播?
事實證明,這些公司的努力完全不夠。是政府介入修法的時候了,要讓偉大的社群平台知道,在這個時代,什麼樣的事情作不得。假如違反了規矩,必將課以重罰並公開譴責。
2017/07/10 | 周雪君
伊拉克政府宣布「光復」摩蘇爾,受難百姓:「我已經被IS永遠摧殘」
伊拉克政府終於攻克被IS占領長達三年的摩蘇爾,全城遍布屍體,沒有一座建築物是完整的,部分飽受戰火摧殘的老弱婦孺對於「自由」的來臨一臉茫然。
2017/04/10 | 精選書摘
在他看來,難民營完全不像苦難的化糞池,反倒歡天喜地,充滿「民族色彩」
「我痛恨西方對東方國家的宣傳:你知道,就像化緣缽。要是有人真的快死了,你就得幫他,但要是他們看起來安然無恙,阿拉丁,你就不必插手了。就是這種態度,導致各種發展都落空。」
2017/04/10 | 精選書摘
在他看來,難民營完全不像苦難的化糞池,反倒歡天喜地,充滿「民族色彩」
「我痛恨西方對東方國家的宣傳:你知道,就像化緣缽。要是有人真的快死了,你就得幫他,但要是他們看起來安然無恙,阿拉丁,你就不必插手了。就是這種態度,導致各種發展都落空。」
2017/02/09 | 精選書摘
戰地記者中東20年採訪實錄:華府「提油救火」——恐怖主義是火,伊拉克戰爭是油
華府不是標榜伊拉克是全球反恐作戰的偉大典範?不是不惜付出數十名美國軍人的生命與每個月數十億美元的軍費,也要保障美國人的安全?但在美國主掌反恐事務的官員卻是有口難言?
2017/02/08 | 精選書摘
戰地記者中東20年採訪實錄:華府「提油救火」——恐怖主義是火,伊拉克戰爭是油
華府不是標榜伊拉克是全球反恐作戰的偉大典範?不是不惜付出數十名美國軍人的生命與每個月數十億美元的軍費,也要保障美國人的安全?但在美國主掌反恐事務的官員卻是有口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