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11/05 | 精選書摘
廖偉棠:從聖約到進化論,《異形》顛覆著人類的什麼?
人類是必然的「萬物之靈」嗎?為什麼「異形」就必須是「異」的、生化人必須是複製品、僕人?
2017/11/04 | 精選書摘
廖偉棠:從聖約到進化論,《異形》顛覆著人類的什麼?
人類是必然的「萬物之靈」嗎?為什麼「異形」就必須是「異」的、生化人必須是複製品、僕人?
2017/06/26 | TIME
《異形:聖約》:噁心生物和二合一米高法斯賓達
《異形:聖約》充滿了急促的理念,但到了電影尾聲卻失去了戲劇的重量。但沒人能夠批評法斯賓達這個二合一的角色,我們只能問,為什麼我們會只滿足一個(法斯賓達)呢?
2017/06/26 | TIME
《異形:聖約》:噁心的生物和二合一的麥可法斯賓達
《異形:聖約》充滿了急促的理念,但到了電影尾聲卻失去了戲劇的重量。但沒人能夠批評法斯賓達這個二合一的角色,我們只能問,為什麼我們會只滿足一個(法斯賓達)呢?
2017/05/27 | Alex Cheng
《異形:聖約》:你看到的是異形肆虐,我看到的是領導決策失當的災難
當歐蘭繼任艦長之後,他的內心其實是惶恐而擔心大家對他不信任的。自己知道會有這種狀況發生的可能,但歐蘭卻用更強勢的「我說了就算」來發號施令。表面上,他是用自己是是以大局為重、來合理化自己的作為,但在內心深處,其實正是自己對自己也難以信任的不安全感作祟。
2017/05/19 | 精選轉載
《異形:聖約》配樂所描繪的異形——有如氣流風動的電子音訊,飄忽陰森
相較於主題旋律或抒情描寫的平淡,Jed Kurzel的驚悚或動作音樂,同樣兼具強悍壓迫,扭曲威脅的不和協管絃與黑暗電音,作風算得上穩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