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22 | 鍾喬
《這裡就是羅陀斯——鍾喬詩抄》:工人階級的革命詩篇
「毀滅」與「愛」成了馬克思詩篇的兩項重點;這同時,革命與愛,更成為馬克思與聶魯達詩風的永恆。是在這樣的情境下,我借用了前人的吶喊:「這裡就是羅陀斯」,寫成了這本詩集。
2018/11/27 | 李修慧
智利想用詩人「聶魯達」命名國際機場,卻被Me Too支持者抗議「別崇拜強暴犯」
聶魯達曾在回憶錄中自述,他曾在外派斯里蘭卡時,強暴一名女僕。這件事也促使人們重新評估聶魯達的文學價值,一名女性主義者表示,「是時候停止崇拜聶魯達了,他的藝術成就,並不能赦免他強暴的罪。」
2018/03/13 | 鍾喬
【鍾喬專欄】革命與攝影:重探切.格瓦拉的遺照與靈光
在切.格瓦拉罹難前被逮捕時,一身邋遢、失魂落魄地經過對他指指點點的農民,恰是他原本想透過革命而解放的對象⋯這樣的狀態,使格瓦拉在世人的面前活了過來,宛若復活的耶穌,在窮人面前重新昭示一個從未到來的新世界。影像所帶來的身體性烙刻著生動的詩行,在殉難者的身體上讓靈魂染上靈光。攝影師弗雷迪.阿爾波特記錄了格瓦拉的死狀,他後來回憶:「我當時沒想到會把他的形象拍成基督樣的救世場面,我只拍了當時的氣氛。不過在他的遺體周圍,確實有一種神聖與聖潔的氣場。」
2018/03/12 | 讀者投書
在馬尼拉的中心沈思:當代菲律賓詩人戴歐納
來自菲律賓的戴歐納是位善於沈思的詩人,如同愛蜜莉.狄金蓀,在生活的微細處、在大自然的運行中看到不凡⋯戴歐納在馬尼拉生長、工作,其詩作敏銳地捕捉這個城市承載的憂傷,這個城市裡西班牙、美國先後殖民統治所留下的問題,以及在歷史殘骸中人們的掙扎與夢想。〈街道哀傷的六合詩〉的敘事者回憶著他童年生長的街道⋯
2017/07/21 | Abby Huang
超現實畫家達利可能有私生女?辭世28年後依法被「開棺鑑定」
阿貝爾的律師表示,若阿貝爾證實是達利唯一的孩子,將可望從西班牙政府手中拿回,這位20世紀夙負盛名且多產畫家龐大遺產的25%,其中包含上百幅畫作。
2017/02/18 | 鍾喬
【鍾喬專欄】盜火者的身影
我們將明白他作為一位反殖、反帝思想下的文藝創作者,如何主張分裂國家的民族統一;又如何在一個左翼社會主義的思考下,引用聶魯達的詩歌來述說:「您讓我明白:個人的痛苦,如何在全民的勝利中消失。」
2016/11/02 | 精選書摘
《二十首情詩和一首絕望的歌》譯序:美麗與哀愁的青春情愛之旅
雖然女人帶給他許多美麗的愛的回憶,但是在更多時候卻是他哀愁的源頭。「女人是什麼?」、「愛情為何物?」是年輕詩人在這本詩集裡不斷追索的主題。
2016/11/01 | 精選書摘
聶魯達《疑問集》譯序:大哉小天問,詩人臨終前對生命的巡禮
在這本詩集裡,聶魯達不是政治詩人、自然詩人或愛情詩人,而是單純地回歸到「人」的角色,擁抱生命的矛盾本質,繼而以「藝術家」的靈視,巧妙地避開了矯揉淺顯或意識型態的陷阱,織就此一質地獨特的文字網罟。
2016/09/12 | 精選書摘
聶魯達秘密情詩《船長的詩》譯序:小我與大我之愛
在《船長的詩》裡,我們聽到了在大我之愛與小我之愛之間迴盪的戀人的聲音,戀人肉體夢土上吟唱的是和革命之夢同調的共和國讚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