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3/19 | 精選轉載
李敖這樣的游士在台灣,恰是舊文明毀滅的標誌
按照劉仲敬的說法,每個人在社會上都有自己的生態位置。李敖在台灣,扮演的是日治時代已經積累出的土豪社會,在土崩瓦解的同時,游士突然佔據了舞台的中心。
瞿欣怡談《去你的心靈大師》:因為有所難過,所以能感覺幸福
這樣瘋狂的世界,讓他意識到,「人類世界的幸福,是因為自己不夠好、不夠幸福,所以才想要拼命的變更好。」帶給人類幸福的,除了幸福本身之外,還有幸福背後的種種苦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