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28 | 傅紀鋼
他不接受世界,這世界也不接受他——《大象席地而坐》導演胡波
如果胡波還活著,看到《大象席地而坐》得金馬獎後的眾人反應,絕對會更加深這世界爛到谷底的感覺,並用他一貫對人的惡劣態度大諘特諘。另一方面,胡波則會被喜愛「溫良恭儉讓」、認為藝術家要有該有樣子的人討厭,再被一些盲目崇拜,又不見得是知音的專家與文青,過度吹捧其言行,當成神來拜。
2018/11/28 | 傅紀鋼
胡波《大象席地而坐》:那頭不存在的大象,除了諷刺中國政權還有其他
胡波做出極其驚人的表現,他的首部長片《大象席地而坐》,有一半跟劇情的推進毫無關連,手法上承襲歐陸存在主義藝術片的風格。但除了極具文學性且關乎思想與哲學概念的對白外,片中人物的對話,卻走了中國第六代導演的鄉土寫實路線。靠著他精彩的場景調度,讓人物透過極其日常的行為,傳達出一種被活著所困的狀態。
2018/11/17 | 精選書摘
《大象席地而坐》改編原著《大裂》:我要看清楚那頭大象為什麼要一直坐在那兒
「什麼?」「你要待在家裡嗎?」他老婆顯然很慌張。於是黎凱先走到廁所看,又去臥室,他還特意翻了翻衣櫃。我不知道他最後怎麼知道的,反正他打開了他們家那個大得不像話的洗衣機,因為她老婆每週都要把床單被罩洗一遍。他打開之後,我正坐在裡面。
2018/11/17 | 精選書摘
《大象席地而坐》改編原著《大裂》:自己已經夠糟糕的時候,別人還要向你解釋什麼呢?
我還是找到機會跟師兄說了幾句話。他告訴我:「今天是我們老大的婚禮,大家都很高興。」我以為他得給我幾句人生忠告呢,或者他的武術現在用在什麼地方。有什麼人要給我解釋什麼呢,當我意識到,自己已經夠糟糕的時候,別人還要向你解釋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