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9/06 | 讀者投書
從符號學看古文之爭:如果我們只能用淡水河想像「大江東去」
當然不是生長在台灣就永遠無法藉由閱讀理解大雪或其他古文詞彙對應的所指,然而要做到藉由閱讀精確理解自身未經歷過的經驗,閱讀量必須要大。於是我們需要思考的是,對於國高中學生,這樣的投注時間精力是否有必要,且是否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