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能源轉型不是免費午餐:德國「以核養綠」為何失敗?
對於台灣而言,德國的故事有什麼啟示?首先,政黨輪替是有可能帶來能源政策的翻轉。重大國家政策的反覆與修正,雖然帶來社會與政治成本,然而,這也是民主國家不可避免的常態。
阿貴走了,觀塘過了,《環評法》圖利企業的疑慮仍未解決
賴清德以解企業困境為由,提出凡是通過政策環評者,開發案的環評將都回到目的事業主管機關的主張,與詹順貴過去認為的想法相反,環保署至今也沒將的《環評法》修法母法送進行政院,更別說詹順貴有意新增的社會影響評估技術規範了。
中國能源轉型的現狀、前景,以及阻礙
根據國際能源署的模型推估,到2040年時,中國的煤炭佔所有發電比重可能將降至40%以下;中國也將超越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的石油消費國,電動車、太陽光電、核能發電發展,空氣污染也將獲得改善,然而,這樣的理想路徑仍有可能受一些不確定性因素影響。
從公民走向企業,德國能源轉型面臨十字路口
德國的再生能源收購是由政府保證收購綠電20年,這些合約再過兩三年就會陸續到期,風機的拆除或重新簽約、更新將緊接著上場,而原本以農民、家庭、合作社和小型能源為支柱的現況,也正在改變。
充斥「後事實」論述的工總白皮書,正是能源轉型的絆腳石
面對政府綠能政策上,工總批評其太陽光電與風力無法作為基載,甚至提出了「用多少量的風電與光電,就需多少量的火力發電備用」的奇異觀點,悖離真相,可能將遭成能源轉型的阻礙。
搶救大潭藻礁事件反思:環境受害者的矛盾情結,與公民參與的匱乏
搶救大潭藻礁與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開發案當中所突顯的爭議,顯現出政府、企業、科學家的知識生產、以及公民等彼此間的利益,鑲嵌在一個連動的結構當中。
能源轉型的最後一哩路:與產業界結盟的民間基金會與智庫
台灣的能源議題常流於爭論,由公民或社區發起的議題,反而多難有效影響政策,具有串起產官學資源能力的民間智庫和基金會,就應該有效扮演中介的角色,由這種「分散式」的能源轉型,成為成為公共政策進入基層的最後一哩路。
2018/06/04 | 精選書摘
能源轉型一定要犧牲生態、提高成本,甚至「以煤易核」嗎?
報章雜誌斗大的標題,總描繪出「以煤易核」、「電價飆漲」、「缺電危機」、「沒有生態的非核家園」等四大質疑,但這真是能源轉型的必然結果嗎?
2018/06/04 | 精選書摘
從政府開放的電力資料中,我們能看見什麼?
以台電公司的開放資料為基礎,將電力資料進行空間化處理,並將其以各種空間單元進行整合及分析,並利用GIS進行的視覺化呈現,檢視各項電力數據的空間分布特性,從而比較不同能源資訊的空間差異。
2018/05/20 | 羊正鈺
蔡英文就職兩週年開直播:民進黨是否「自我感覺」良好?
另外,民進黨也從18日開始發布執政兩年的成績單,標題還寫上「國民黨做不到的,我們一起做到了!」
2018/04/16 | Abby Huang
德國版「台電」的非核家園,真的只能靠燃煤、和法國買核電?
德國預計2022年將終結核能,如何做得到?從像是德國版「台電」的能源公司身上,我們可以看見當地正在發生的能源轉型。
能源轉型除了資料開放,空間尺度更需精準
資料的公開是能源轉型過程中重要的一步,也是全球的趨勢,但台灣政府目前開放的資料中仍有許多盲點,應當尋找適當的空間尺度,並輔以其他的社經及產業統計,才能真正以資訊公開帶動能源轉型。
「能源民主」如何遍地開花?地方能源委員會的三個類型
許多人認為永續環境的發展是中央政府的責任,但從新北市到雲嘉,由地方政府發起的能源政策,反而更可以達到效果,公民參與的委員會,更是參與國家能源治理的前哨站。
【2017回顧】815大停電:能源轉型的艱鉅之路
經過紛紛擾擾的一年,讓我們一同回顧2017年與能源相關的各個重點大事。
2017/12/07 | Project Syndicate
梅克爾應盡快促成執政大聯盟——為了德國,以及歐洲
如果歐洲採取正確策略的話,歐洲(以及中國)的科學和技術將因此繁榮。否則,未來我們都將開著靠中國光伏發電提供動力的中國電動汽車,而德國汽車業將成為歷史的註腳。
為何311後繼續擁抱核電?台日韓學者談能源轉型障礙與未來
對日韓而言,核電是重要出口產業,與政經關係緊密難以撼動。相對之下,台灣的擁核勢力並不大,這也是台灣走向能源轉型相對順遂的原因之一。不過,台灣因電力供應緊澀,在經濟掛帥的思維下,重啟核電仍是一個選項。
看看丹麥與德國經驗,台灣能源轉型的方向對了嗎?
換言之,目前蔡政府的能源政策仍緊抱傳統的經濟發展思維,這個國家的「船長」帶領台灣邁向能源轉型的能力,仍需要同在一艘船上的社會各界,持續關注、督促與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