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機介面


  • 確認
  • .

2020/09/13 | 蓓欣

馬斯克的「Neuralink」用小豬示範腦機介面,為何神經科學家看完卻狂翻白眼?

其實我之所以會看到這段影片,是因為影片被好幾位我身邊的神經科學家朋友們分享,但分享的人卻幾乎個個不爽。更不用說我所屬的靈長類研究社群中,不少人就是在做(猴)腦機介面的,許多人白眼直接翻到後腦勺。

2020/05/13 | 精選書摘

《2030世界未來報告書》:從基改蚊子到腦機介面,四項在2020年正式展開的生技革命

再更深入來說,2020年可能會發展到不需要腦機介面和神經調節器之間的「線」,即不用外部的監控,電子也將能自行在大腦裡運作,而為了降低副作用,只在需要的時候對電子進行刺激即可。

2017/09/23 | 精選書摘

《銀翼殺手》中的科技預言:人工智慧會發展出「同理心」這類情緒嗎?

《銀翼殺手》作者菲利普・狄克的這個想像相當有趣,卻也延伸出了一個值得討論的問題:人工智慧發展下去,會發展出同理心之類的情緒或道德感覺嗎?

2017/02/01 | Kayue

科學家讓「閉鎖綜合症」患者跟外界溝通,有望令他們不再「被困」

有科學家首次成功讓全身癱瘓、難以跟外界溝通的病患,僅透過大腦活動來回答是非題,表示對活着感到高興。

2016/10/22 | 意識物 Consciousness

藥物戰爭【 Vol. 1 】:嗑藥與認知自由 ── 大麻哲學中的倫理探問

此為《藥物戰爭:從認知自由、猜火車到藥物除罪爭議》的第一部分:神經倫理學家萊爾 · 山田希雅(Wrye Sententia)以及法學家波伊爾(R. G. Boire)提出「認知自由」的概念,然而由此衍生的「認知提升」與其倫理爭議,說明了在我們決定享有更多認知上自由的同時,必須更加仔細地考慮政治、法律、倫理以及哲學等其他場域的衝突與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