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4/19 | TIME
劍橋分析醜聞後,這些公司已與臉書斷絕關係
劍橋分析醜聞被揭發之後,臉書的股價暴跌,聯邦貿易委員會介入調查,許多公司也已經決定切割與臉書的關係。
2018/04/18 | FORTUNE
臉書的危機成為區塊鏈的新契機?
以區塊鏈為基礎的替代方案是推翻世界上最有價值的公司之一──臉書的其中一種方法。幾個最知名的分佈式帳本平台如比特幣和以太坊,仍有眾多議題待解,其中最重要的是他們如何擴展。但目前這些技術皆在積極發展中,並且未來有可能趨於穩定。
2018/04/17 | 精選轉載
臉書終究是消磨時間的玩意兒,不是摧毀世界的末日武器
青少年一方面很容易在社群網路上承受巨大的社交壓力,一方面又不得不在這些網路上取得資訊和求取認同。有手機的青少年,少有能長時間不上社群網路,一如吸毒一樣。
2018/04/15 | 精選轉載
針對臉書隱私外洩、假新聞和仇恨言論,美國輿論界提出幾種辦法
議員們很在意的是「臉書做的不夠,導致了這樣的結果」,不是合法不合法,技術不技術,而是隱私外洩這件事很嚴重,一切解釋、理由、說詞、技術問題⋯⋯都掩蓋不了隱私外洩這件事造成的傷害。
2018/04/13 | 圖發事件
【圖表】隱私是什麼?關於它的意義型態與相關法律
隱私是大眾常常討論的議題。不過,隱私到底包含哪些層面?讓我們從這次臉書執行長出席聽證會的情形,瞭解隱私的型態與可能限制。
2018/04/11 | FORTUNE
對抗選舉干預,臉書提出的四種作為
臉書高層在一篇包含他們評論的網誌中,標出了四項重點任務。
2018/04/04 | TIME
如果離不開臉書,使用者付費保障個人資料如何?
我們所能做的最好的事,就是注意加州總部的重大動態,當哪天Facebook開放讓你幫狗創一個假帳戶時,世界末日就來臨了。
2018/04/03 | Project Syndicate
應該收緊科技公司監管嗎?就像金融業那樣
Facebook面臨可想而知的政治壓力改變做法,但它真正需要的是新競爭對手,證明能夠在把隱私放在首位的情況下仍能盈利。
2018/03/31 | 精選書摘
顏擇雅:賽跑,在網中
臉書只有對用戶來說才是書,對臉書這家公司來說,它是一張網。用戶增加,就是網越來越大。按讚、留言、分享,就是網線越來越粗、越來越糾纏。
2018/03/29 | 創新拿鐵
爭奪「注意力」的戰爭:社群網站高層都不用自家產品?
除了馬克祖克柏,Facebook其他高層同樣的也沒有「正常」的Facebook頁面。我們看不到他們的好友數、時間軸,而且他們也極少公開的貼文。為什麼這群Facebook高層都不像我們這樣使用他們自己的產品?
2018/03/28 | Han Way
【國際大風吹EP3】5000萬臉書用戶個資遭濫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我該擔心嗎?
一家幫川普打選戰的政治行銷公司,違規取得5000萬臉書用戶資料,釀成臉書史上最大信心危機。
2018/03/28 | FORTUNE
「劍橋分析」並不如它所聲稱的具有影響力
臉書在大家發現數據政策有缺陷後隨即成為箭靶,似乎非常合理,但是事實是劍橋分析不過是間操著英國口音的數位行銷公司,根本不用引起大家對於數位化分析影響的焦慮。
2018/03/25 | 彭振宣
對「臉書戒嚴」感到失望?祖克柏其實比你還要灰心
從川普當選以來,可以看到很多自由派認為臉書有責任替這個平台上的出現的訊息負責。但無論是在理念上還是現實上,臉書無意、且無力替這些訊息負責。更重要的是,如果哪天真臉書的打算這麼做,恐怕將成為最可怕的反烏托邦寓言。
2018/03/20 | 李修慧
一個「心理測驗」讓5000萬FB用戶資料外洩:7招教你保護個資
這次臉書個資外洩事件中,大家登入填答的心理測驗應用程式表明「資料僅作為學術用途」,但卻被拿來提供給商業公司,而且設計者還是世界頂尖大學劍橋大學的研究者。
2018/03/08 | 英語島
Facebook再改演算法,行銷人如何見招拆招?
雖然Facebook上頭連結了超過十億人,的確是一個很方便的行銷管道,但我們不宜過度依賴單一的社群平臺,還是要設法建立自己的「主場」。
2018/03/07 | 李修慧
228慈湖靈柩潑漆後,台大學代會、輔大學生會聲援貼文遭檢舉下架
台大學代會及輔大學生會,前後在臉書發布聲明,聲援台大和輔大的潑漆參與者,但分別在4日及今(7)日,被臉書通知遭檢舉下架,連粉絲專頁都被封鎖。
2018/03/01 | 讀者投書
政府針對臉書廣告業者追稅:釣到的大魚怎肯輕易放手?
這次關鍵就在於,大規模的追稅受影響最大的是一般客戶,因為很多一般客戶都是中小企業,而且不大了解政府的繳稅規定,就以往電視台或是公車買廣告的經驗,應該是收到錢的人要繳稅,怎麼會是付錢的人繳稅呢?所以一欠都欠好幾年。
2018/02/28 | 精選書摘
未來的強權可能不再是某個政府,而是某間掌握大數據的公司
我們的數位資料不屬於我們自己,我們的資料被剝奪,科技業者免費便可占有。我們自身的一部分被偷走了,那正是我們的數位印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