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癌症治療照顧團隊裡的心理師,不只是陪伴,更是深入的心理照護
通常最需要心理師協助的時機在病情發生變化時。以初診斷而言,病人及家屬在短時間內接收大量訊息,在沉重的打擊中,他們嘗試重新理解這個世界,同時擔憂著原本的生活,處於很高的焦慮狀態,常被急哭了。那我們能怎麼應對?
臨床心理師談《病人自主權利法》:這是社會的進步,現在我們有了談論生死的機會
許多病人因在生病時受到家人全心的照顧,可能會害怕讓家人失望而不敢堅持想要的醫療決策,或是雖然了解自己想要什麼,卻沒辦法與家屬溝通,即使想簽署預立醫療決定,但家屬仍可能會憤怒地認為病人想要放棄。當發生衝突時,所有人的目光就會投向心理師。
臨床心理師的孕期心理調適建議:我如何度過痛苦到想人工流產的懷孕期?
孕吐的日子是我人生的最低潮,在身心失調的苦痛裡,我每天都想要解脫,搜尋不下百種解除痛苦的方法,但每次嘗試都是失望。對抗了無數回,才認知到原來這過程終究是無法解脫的,於是我決定不再刻意「消除痛苦」。
躁鬱症作家X臨床心理師對談:精神疾病的汙名化如何阻礙治療?
初診確診躁鬱症後。我打電話給爸爸,爸爸說:「我不會傷害人,你沒有躁鬱症。」我對他大吼,說我會傷害自己,就把手機丟了開始哭。當年我很無助,沒有家庭支持,也不敢跟同儕說。
臨床心理師:「辯證行為治療」如何協助高危險、複雜型個案?
有自殺風險的個案容易激發治療師的情緒,也可能會做出一些讓心理師很擔心的事情,所以時間一久,心理師的目標就會變成是安撫個案的情緒,而不是協助他解決問題。但在DBT中,它有清楚的目標階層架構。
臨床心理師談思覺失調症:試著與患者的雙知覺系統接軌,讓他不致成為「孤兒」
思覺失調症患者必須面對兩個知覺系統,一個是我們共同認證的世界,另一個是只有他自己感受到的幻覺系統(但對患者來說兩者一樣真實),卻苦於無法分辨。當面對患者訴說他真實而恐怖的經驗時,第一步該要做的是聽他說,而不是否定他。
2020/05/03 | 精選書摘
《我們都有病》:專訪三位年輕精神疾病患者——思覺失調症、恐慌症、憂鬱症
以前,賀琪會責怪有些人怎麼這麼沒有同理心。現在,賀琪認為,在寬容別人之前,要先學會放過自己。放過那個選擇離開家裡的自己,放過得了憂鬱症的自己。「畢竟我只是生病而已,又沒做壞事。」
2020/03/15 | 精選書摘
《認真的你,有好好休息嗎?》:夜深了,你總是讓自己「主動失眠」?
這樣的故事,你熟悉嗎?或者,你也曾跟小碩一樣,該休息了,卻遲遲不肯上床睡覺?在現代的社會裡,這種「自找的」失眠,相信很多人都不陌生,甚至很熟悉。
2019/10/02 | 讀者投書
諮商心理師是台灣最奇葩的「醫事人員」,處處難容於現有法規
期待社會可以有面對心理健康不同的觀點,讓民眾們遭遇心理困擾時可以不用只靠自己孤軍奮戰,看看在這片土地上努力許久的的諮商心理師,究竟是怎樣一個東西。
2019/02/07 | 精選書摘
《人際剝削》:單身的她,永遠都是主管心中上火線的第一人選
人類的心理防衛機制幾乎是時時刻刻都在運作,種類繁多。有些幼稚,有些成熟,使用程度也會視情況而有所不同。若適度使用,能緩和情緒,避免內在的衝動付諸行動(acting out),導致因小失大及得不償失,例如無謂的人際爭執、摩擦及激烈衝突,甚至是傷害他人及自己。
2018/12/15 | 精選書摘
《人生障礙俱樂部》:逢年過節必備——長輩問候生存指南
親愛的,當你打開這份指南時,只代表一件事:那就是年節或連假又要到了,時間已經不多了,因此接下來你得專心應付接踵而來,花招百出的長輩問候攻勢——在那一刻,你會由衷敬佩人類到了一定的年紀,就會把僅有的創意用在開發這些問候上面。衷心期盼,逢年過節,你都能戰戰兢兢出門,平平安安返家。
2018/12/15 | 精選書摘
《人生障礙俱樂部》:別再叫憂鬱的人加油了,他們身上沒有加油孔 
不可否認,對於許多憂鬱症患者而言,鼓起勇氣踏進醫療體系,似乎只是為一場慢性抗戰吹響號角,然後把自己送進漫長的戰線。這確實令人苦惱,但不用絕望,因為憂鬱患者教會我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療癒往往是在日常中不知不覺地達成的」。
職場自我勒索:處在「三個我」的夾縫中,落入行動偏誤的空轉裡
問問自己想去哪裡?要去哪裡?並不會花自己太多時間,卻可以讓我們重新看看,自己這麼用力,到底有沒有往自己想要的地方去。這個地方,是自己真正想去的,而不是別人要你去的。
2016/08/20 | 麥志綱
觀《台北抽搐》:把自己不如人的地方,當成一種反擊的工具吧
《台北抽搐》讓我感受到的,即便你不是大家想像中的那種「標準答案」,但好在這個世界對於表達自己的許多方式已越來越能接受,只要能找到一個展現自己的自在方法,你依然可以在社會的普遍概念下成為一個重要的圖像,也能尋得屬於自己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