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0 | 精選書摘
史諾登《永久檔案》:我們必須確保自己過去的紀錄不會被用來對付我們,或者我們的子孫
現在,我們稱為隱私的自由已獲得新世代擁護。他們在九一一事件時尚未出生,一輩子都活在這種無所不在的監控幽靈之下。這些未曾見識過其他世界的年輕人決心去想像一個那樣的世界,而他們的政治創造力與科技獨創性給了我希望。
2019/04/15 | 精選書摘
顧德莎《說吧。記憶》:我是被丟回海中的;重回,我的生命不一樣了
時間如河,渡舟其上,千山萬水匆匆過,無一留在掌心,但是那些交會時彼此交換的溫暖眼神,就像河面上一路陪伴往前的粼粼光影。
2019/04/15 | 精選書摘
顧德莎《說吧。記憶》:那些對食物的記憶,日後也跟對家的思念連結在一起
每次懷孕,媽媽就會做一甕「烏豆酒」,我問媽媽怎麼做的,她說早就忘記了。而我始終記得烏豆酒被媽媽拿來做月子之後,會有香甜帶著酒氣的烏豆,成為我們的零食。
2018/06/18 | 精選書摘
《提前看出好公司的非財務指標》:奢華的新辦公大樓,只會增加半調子的員工
最近,坊間出現了一種新生意,就是有人會主動上門,說服老闆自費出版自傳。有的老闆甚至還會加碼,把自傳繪製成漫畫。如果公司裡,有位興高采烈暢談自己過去辛酸史和成功故事的老闆,我絕不會想投資這家公司。
2018/04/11 | Harper's BAZAAR
「沒有什麼比硬要裝年輕更讓一個女人顯老」96歲時尚老奶奶的穿搭心法
高齡96歲的時尚老奶奶Iris Apfel,獨樹一格的穿搭風格不僅曾在博物館展出轟動一時,更是時尚圈內人公認的時髦指標。 本次,就藉由她的自述專訪,一窺她所奉行的獨到穿搭哲學。
2018/01/12 | 精選書摘
為什麼決定赴美念大學?成功申請MIT心法分享
像MIT這種美國頂尖大學,即便是SAT考到接近滿分的人,也只有約七分之一的錄取率;然而卻曾有申請者的自傳,讓入審會感動落淚,進而無視SAT分數直接錄取。可見成也自傳,敗也自傳。那麼這份自傳到底要怎麼寫,才能博得入審會的青睞呢?
為神秘首富霍華休斯寫「自傳」,出版界史上最大醜聞作家辭世
1981年,克利夫.爾文出版了自傳體小說《騙局》(The Hoax),講述自己瞞天過海的傳奇經歷。該書銷量突破百萬本,獲得書評高度肯定。爾文在書中為自己辯駁:「我從沒有意識到自己犯了罪,這認為這只是一場惡作劇!」
2017/12/12 | 精選書摘
毛姆《人性枷鎖》導讀:絕望就是希望,就像貝多芬《命運交響曲》最後樂章
《人性枷鎖》最令讀者感動的,莫過於菲力普的失敗論:「難道他都沒發覺,最單純的樣貌——出生、工作、結婚、生子、死亡——可能是最完美的圖案嗎?說不定,要得到幸福就得接受失敗,但這種失敗卻超越一切勝利。」
2017/12/12 | 精選書摘
這般精美的人生毯子,交織著一輩子的磨難與喜悅——評毛姆《人性枷鎖》
在我看來,他似乎是先替未來的讀者受苦,好讓他們能享受閱讀的樂趣。他不得不牽起生命的手,前往各個陰暗的角落,深刻體會悲傷和屈辱;他還逼自己舉起盛滿膽汁與艾草的杯子,一飲而盡。
2017/07/29 | 讀者投書
亞洲學生稱讚學校、陳述理想,但我看不到「你為什麼想唸哥大」
亞洲學生基本上生活經驗都非常雷同,因為教育體制還有父母的過度保護和不願放手,剝奪了孩子成長應該有的探索期。在這個體制下培養出來的孩子,就像工廠大量製造下的產物,規格相同,符合規定,但是沒有特質,想法,靈魂。
2017/07/26 | 讀者投書
亞洲學生稱讚學校、陳述理想、強調決心,但我看不到「你為什麼想唸哥大?」
亞洲學生基本上生活經驗都非常雷同,因為教育體制還有父母的過度保護和不願放手,剝奪了孩子成長應該有的探索期。在這個體制下培養出來的孩子,就像工廠大量製造下的產物,規格相同,符合規定,但是沒有特質,想法,靈魂。
2017/06/02 | 辜振豐
【辜振豐專欄】寫作、繪畫、學中文:日本明星的另類才藝      
看來歷經起起伏伏,如同搭乘雲霄飛車,日本影星應該是視為一種常態的訓練。但有些卻願意發展另類才藝,是值得大家深思和觀察。
2017/05/24 | 讀者投書
像流水一般不停流動:Oliver Sacks自傳《勇往直前》讀後感
薩克斯醫生長年來大量寫作,總是誠實面對自己,他教導我們擁有一顆富有同理心的好奇心之重要性,他的人生也因此更為豐富,像流水一般不停流動,不甘願滯足不前。
2017/05/24 | 讀者投書
像流水一般不停流動:奧立佛薩克斯自傳《勇往直前》讀後感
薩克斯醫生長年來大量寫作,總是誠實面對自己,他教導我們擁有一顆富有同理心的好奇心之重要性,他的人生也因此更為豐富,像流水一般不停流動,不甘願滯足不前。
2017/04/04 | 精選書摘
強納森法蘭岑:要成為能夠寫出故事的作者,我必須克服的兩個障礙
我的掙扎主要在於:克服羞恥、罪惡和憂鬱――我想,對於全心投入、與重重小說問題正面迎戰的作家來說,永遠都是如此。而且,當我忙著克服那些困擾時,又會有一些新的羞恥冒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