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審查

自我審查是指特定政權下的媒體機構在向公眾發佈訊息前,部分內容已受到媒體內部自己的審查。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8/04 | 讀者投書

從胡適文集、殷海光文集到余英時文集,象徵自由意識在台灣的薪火相傳

就推廣度與親近度而言,全集雖完整但過於龐雜,因此後續便有選集的出現。胡適的文字有胡適文選的出版,以及李敖所編胡適語粹;殷海光的著作,台大出版中心也推出了殷海光選集上下冊。隨著這次余英時文集的出版,若能有選集出現,也能相當程度提高作者與民眾接觸的機會。

2022/07/24 | BBC News 中文

國安法下的2022香港書展:「巨靈之掌」壓下來,拍死一切

鄧小樺認為,香港書展如今還要面對另一問題,就是作為促進貿易的活動,卻做不到自由貿易,百貨應百客,已到了「得其形而失其實」的境地。她只能希望以後不會再出現任何「反應過敏」的情況。

2022/07/22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香港書展復辦第二年,政治敏感書籍繼續消失

一年一度的香港書展正在舉行,在國安法之下,今年書展找不到過往被指是「反中亂港」的敏感書籍。

2022/07/01 | BBC News 中文

香港國安法2周年:「紅線」下記者、NGO工作者、教師的掙扎和妥協

北京是故意不劃明紅線的,但她會清清楚楚讓世界知道中國是有紅線的,留予眾人自行猜想紅線在哪,「這樣,大多數人會選擇謹慎為上,作自我審查」。

2022/06/06 | TNL香港編輯

香港晚報:韓駐港領事館旅簽申請今起開放網上預約

本月起韓國重開旅遊簽證,連日來多人在香港韓國領事館排隊申請。今天韓駐港領事館在Facebook貼文稱,即日起提供網上預約服務,並且將增加每日申請名額。

2022/06/01 | 王祖鵬

好萊塢受夠審查開始反擊,《捍衛戰士:獨行俠》出現中華民國國旗挑戰中國敏感神經

《捍衛戰士:獨行俠》將中華民國國旗重新置入的決定,顯示了好萊塢某些高層在面對中國審查時,逐漸改變作法,翻開新的一頁。而前電影主管芬頓就表示:「好萊塢正在反擊,不值得為了討好中國審查,而再讓市場惡化。」

2021/12/24 | TNL香港編輯

中大民主女神像、嶺大六四浮雕遭「鬼祟」移除,各大學或將清除六四政治標記

前嶺大學生會幹事會外務副會長鄧建華批評校方行動「鬼鬼祟祟」反映「有一段歷史(政權)唔想香港人繼續講」;前中大學生會會長也批評中大「閃縮」,選擇在外國媒體較少關注的聖誕前夕時行動,做法拙劣。

2021/07/14 | TNL香港編輯

香港書展「政治清零」,書商自我審查:盼執法部門高抬貴手

2020年香港書展因COVID-19疫情而停辦,今年在當地疫情緩解下恢復舉行,卻成為「港區國安法」實施後的首屆香港書展。

2021/06/21 | 柳金財

以「軟實力」包裝「銳實力」?日本加入西方「審查」孔子學院行列

針對西方國家藉由批判孔子學院,質疑中國政府的政治動機,中國官方媒體則是以「對外來文化的不包容、不自由、不自信」的指控回應,兩方進入一種「文化衝突」的領域。

2021/05/07 | 德國之聲

六四報導提案遭否決,港台《鏗鏘集》監製離職

《香港電台》近日風波不斷,繼日前自由記者蔡玉玲因製作節目被法院判定虛假陳述罪後,該台節目《鏗鏘集》的監製李賢哲傳出因被告知往後只能報導民生議題而決定遞出辭呈。

2020/12/20 | 精選書摘

《偉大的俄羅斯回來了》:普亭神速修法侵害人權,被稱為「蘇聯時代以來最惡劣的鎮壓」

這些修正案將違反公眾集會法令的罰款,大幅提高到相當於一千五百美元——對多數俄羅斯人來說都是極為沉重的負擔;同時將「公眾集會」的定義修改到了讓警方得以隨意把任何人群都歸類為公眾集會的地步。

2020/10/31 | 周雪君

The Whole World is Watching

活在竟然有人相信「各人有各人的良知」的時空,難免悲觀,卻毋須絕望。大抵任何大時代,沒風骨的人總是太多,但時代從不退步,文明仍在向前,靠的當然不是天在看,而是人在看。

2020/08/06 | TNL 編輯

美國筆會報告:好萊塢電影「自我審查」迎合中國市場,將影響全世界

在面臨被打入黑名單等報復措施之下,好萊塢(港譯「荷里活」)製作人甚至開始審查非中國市場導向的電影,以免影響其他排定給中國電影院的企劃。

2019/10/18 | 德尼思化

齊心反抗洗腦滅聲香港出版界「CCTVB」——三中書商

專制獨裁政權直接介入香港文化事務,如今回首,「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紅色謊言,伏筆久矣。

2019/08/30 | Lo's Psychology

團體迷思——香港正在上演的決策失誤之禍

在群體決策過程中,往往會充滿錯誤充滿偏頗。今天,就說說造成這個團體決策失誤的心理學現象——「團體迷思」(groupthink)。

2019/08/09 | 謝宇棻

哈拉瑞俄文版新書「自我審查」爭議:「批評,不用翻譯」?言論自由的弔詭

追求零審查,固然是高尚的理想;卻不見得是可能的。承認這個極限,時常留意自身、社會與他人,是否無意間助長或參與了審查,反而有可能以點滴的力量促進言論自由。

2019/05/31 | 精選轉載

【插畫】法家的理想情人,是「S底」?

有功者獎,破壞規矩者罰,人逐漸會被養成一種「被虐」的性格,對方只要一句「你得聽我的」,就可能變得千依百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