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當「新熟齡」湧入志工服務現場,機構該如何給予協助與激勵?
退休者的人生舞台,通常會在志工場域發生,而這些社區據點、機構與組織的永續性,就是經營者的首要目標。倘若「奉獻助人」已非現代志工的主要目標,經營者如何能降低其參與過程的可能阻力、讓他們在純服務工作中找尋自我與學習成長並激勵他們持續參與,將會是未來重要的三大努力方向。
為什麼諮商師即使知道癥結所在,也不會直接告訴你該怎麼做?
諮商師最重要的角色在於,藉由諮商的過程中讓個案可以更了解自己完整的樣貌:是什麼造就了今天的我、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情緒、為什麼我的處理方式會這樣等等,並且賦予個案適當的應對技巧,如此個案在面臨另一個問題時,也能運用所學的技巧去有效的處理。
2018/08/22 | 讀者投書
未來的一百片拼途(三):這些年就像在念「鄉村研究所」,讀的不是書,而是人
李珊和宜融分別在四年和兩年前,展開他們為台灣而教的兩年計畫,到台東、屏東的偏鄉小學擔任老師。這一段路途中,他們除了陪著孩子們在學校裡探索、在生活中學習,也經歷了一趟深刻認識自我、探索自我的旅程。
2017/11/07 | 珮姬
《愛無能的世代》:我們是正在自我實現,還是正在失去自己?
「我是誰」這個問題,會不會其實並沒有那麼重要?它或許只是體制下的產物,但我們倒可以藉由這樣的質疑,好好思考自己真正的需求是什麼。
智利同志版《初戀那件小事》——《我的電影,我的愛》
導演艾德溫的新電影《我的電影,我的愛》,是一曲青少年與自我探索的同志愛情戀歌。在唯美特寫智利蒼茫的天空、畫面映滿湛藍的海洋、拍打著智利曲折壯闊的綿延海岸景色下,呼嘯的夏風吹著兩個年輕的身影,這段歲月獨享的微光,也使人靜靜的回到自己的初戀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