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8/23 | 湯米
【插畫】「討厭」是個人偏好,但怎樣才算「歧視」?
主觀的好惡評斷一定有,但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都有自己的故事,我們應該尊重與自己不同的特質,了解造就他們今日的喜惡立場背後的前因後果。
2018/08/06 | 書生百用
我們能選擇嗎?沒有自由意志對人類的三項影響
人沒有自由意志的話,將會對我們產生巨大影響,包括道德責任問題、令我們更放心做壞事以及撼動個人自由權利的觀念。
2018/05/14 | 精選書摘
《影響孩子一生的慢思妙答》:為什麼霍布斯認為你沒有「自由意志」?
人類所有的行為如果都是肇因造成的結果,那麼因為別人做的行為而懲罰他們是否公平?你能不能想出一個理由,說明為什麼在社會中對於做出特定行為的人施以懲罰,仍然是公正的做法?
2018/03/20 | 王偉雄
人類到底有沒有自由意志? 這本小書告訴你︰科學還沒有答案
人類是否有自由意志?哲學家Alfred Mele的小書指出,目前的科學實驗結果,遠遠未能證明人類沒有自由意志。
2017/12/14 | 精選書摘
牛頓的「自然哲學」研究掀起巨大革命,權威終於成為可以公開批評的對象
這在人類歷史上,是一個特殊的啟蒙時刻。如同亞歷山大.波普(Alexander Pope)著名的詩所述:自然與自然定律隱藏在黑夜中;上帝說,讓牛頓來。於是,一切頓時光明。
2017/12/09 | 精選書摘
完全合法縱慾指南:如何不因為幾分鐘的愉悅燕好,而面臨牢獄之災?
人類對於性的慾望會以千百種方式展現,但是在法律上卻沒有管那麼多,大抵上就分成「性交」、「猥褻」、「性騷擾」,三種類型。
三個《銀翼殺手》(下):有時候,人類也不免像複製人那樣活著
在下篇裡,讓我們來看看雷利・史考特《銀翼殺手》和丹尼・維勒納夫執導的續集《銀翼殺手2049》裡,那些延續與延伸的電影主題,那些關於存在、選擇、記憶與真實和自我實踐的故事。
2017/11/05 | 陳娉婷
《解憂雜貨店》:生命的謎底,是一張白紙,還是早已寫好?
《解憂》以慎思精密的佈局,滲透出人與人之間的羈絆,充滿溫情及人味,又能刻劃出命運隨時在身邊的懸疑感,是一部沒有殺人犯的推理劇、只有善意靈魂的「鬼故事」。
2017/09/19 | 精選書摘
看似美意的尊嚴死立法,為何遭日本各界批判、甚至發起反對運動?
日本在2012年曾經提出法案計畫尊嚴死立法,但是各地的身心障礙者、罕見疾病患者組織、日本律師聯合會都陸續批判這兩份法案,還發起反對運動。以下簡單回顧關於尊嚴死的幾個論點。
2017/09/19 | 精選書摘
「死亡自決權」是把痛苦的責任丟給患者,換來社會免責
我們該思考的不僅是自己生病到末期時,能不能「不要多做無謂的治療,爽快地死」,更該思索希望留下什麼樣的社會給未來的子子孫孫吧!
2017/09/07 | 精選書摘
誰是真正的操盤手?消費者「自以為理性」的背後真相
我們喜歡自認是有理性有邏輯的生物,也會想要做出面面俱到又審慎的決定。不過我們有數十年的研究可以證明,人多半無法做出最佳選擇。雖然這是一個既定事實,但我們還是不願拋開理性的錯覺。
2017/09/05 | TIME
年輕一代美國人並不如你想像的「進步」
跟上個世代在年輕時所接受的全國性調查相比,i世代比較支持墮胎權、同志婚姻、大麻合法化,比較不支持死刑,這些通常被認為是自由主義理念。但他們對於諸如槍枝管制、健保法案和政府環境法規的支持度也比較低,而這些通常被認為是保守主義的想法。
2017/08/17 | 精選書摘
《地理的復仇》導讀:噴射機與網路不能使我們喪失地理與歷史的敏感度
縱貫卡普蘭《地理的復仇》,有四條相互交錯的軸線,分別是地理、歷史、陸權、海權。四條軸線上密布著理論的透視、史家的智慧,和旅人的見聞。
2017/05/31 | 精選書摘
「面對一個蠢貨,我們哪裡來的力量以仁慈對待呢?」三個朋友的人生智慧大哉問
面對令人不快、粗野、凶惡的人,如果保持仁慈的態度,我就得勝。保持冷靜、有禮、對他人開放的態度,就等於是讓他的敵意失去作用。
2017/04/19 | 王陽翎
你還信21天養成新習慣的迷思嗎?認清致肥的重要成因
導致人身心問題的成因很多,對於不少人來說解決肥胖問題並不容易,要多加體諒,絕不應無情指責他們,更甚,社會流傳已久「21天養成新習慣」,藉此改變人生根本毫無根據。作者綜合不同角度加以剖析。
2017/03/01 | 精選書摘
將業力法則解釋成所有一切命中注定,便是選擇放棄自己的自由意志
釋迦牟尼所說的業力法則,只能用在自己身上,不得用以評斷他人他事;並應該用來指引自己,使個人能保持正面積極的思想言行,努力使生活朝向正面發展。而且,只要開始,永遠不會太遲。
2017/02/24 | 黃以曦
關於未來的記憶:《異星入境》(Arrival)
《妳一生的預言》比《異星入境》聰明,小說讓變分原理的某種反悖與層次,精緻地勾勒出人與未來的關係。但小說沒有電影那個流淌的憂鬱。在影像的流動裡,我們從不需要誰來說明「過去-現在-未來」的切割只是個粗暴的化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