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派

自由主義(英語:liberalism)是一種意識形態、哲學,以自由作為主要政治價值的一系列思想流派的集合。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5/27 | 精選書摘

《解讀川普現象(思想42)》:川普現象與華人自由派知識分子的分化

本期的「解讀美國大選」專輯,刊出5篇論文,「華人世界的川普論爭」刊出20篇論文,來自兩岸三地以及美國的學者,為去年的美國大選與川普現象做了最佳的詮釋與探討。

2021/02/23 | 李可心

拜登在諸多議題尋求中國合作,台美關係會因此受影響嗎?

拜登政府剛上任即開始恢復美國在國際議題上的參與,而要解決環境、核武等跨國議題,美國不得不尋求中國的合作,而在這樣的情況下,台美關係是否會受影響?過去四年好不容易提升的外交地位是否會倒退?

2021/01/22 | 黎蝸藤

華人川粉現象(一):所謂挺川的「華人自由派」,根本就不是「自由派」

共產黨自稱自己是「左派」,於是「自由派」就被視為「右派」。但是,在西方,「自由派」一般是「左派」,「保守派」一般是「右派」。這樣就出現了,西方的左派=中國的右派的倒錯。

2020/12/10 | 精選書摘

《家鄉裡的異鄉人》:如果我要寫信給路易斯安那州那些右派朋友,我會這樣說

這些底層右派白人原本自認能順利追逐美國夢,但在聯邦政府干涉下,讓他們覺得遭受移民、女人、黑人等弱勢群體的「插隊」。如今,政治正確的風氣卻讓他們飽受圍剿與嘲諷,不敢說出內心感受,使他們的處境宛如家鄉裡的異鄉人,直到敢言的民粹領袖川普為他們出一口氣。

2020/12/10 | 精選書摘

《家鄉裡的異鄉人》:從討厭騙子,一路滑坡到憎恨聯邦政府,為何有這種跳躍?

社會學家霍希爾德造訪路易斯安那州,該地是茶黨運動的重鎮,孕育出無數死忠的右派群眾,堪稱川普現象的推手。作者發現,她這些右派朋友的主觀感受,和他們的客觀處境往往相互矛盾:他們明明是最需要福利救助的社會底層,卻反對「大政府」又支持大企業。這種弔詭從何而來?

2020/11/25 | 黎蝸藤

【美國大選後的世界】拜登如何癒合兩黨撕裂的美國,以及猶如拼裝車的民主黨?

拜登固然贏了,但民主黨期望的藍色浪潮沒有實現:參議院沒能翻盤,眾議院中反而丟了好些席位,普遍認為,這是激進進步派的責任。但反觀共和黨,川普派無疑還會繼續佔主流,共和黨依然很大機會是一個「川普黨」。

2020/11/11 | 精選轉載

美國大選觀戰隨談:這個歷史時刻,對台灣人來說到底意味著什麼?

台灣人會把一場沒有票可以投的選舉當成自己的選舉來投入,反映出的是小國的命運逐漸被鎖進美國霸權興衰的現實。然而這個歷史時刻對台灣人來說意味著什麼呢?

2020/10/26 | 《思想坦克》

歐美防疫與經濟的角力,凸顯出古今自由派內涵的巨大差異

英美的防疫爭議,除了再次凸顯政治立場與防疫政策取向有密切的關聯,對照十九世紀的反傳染論爭議也可看出從十八世紀晚期到今天「自由派」一詞的政治內涵,已經有了多大的變化。

2020/10/23 | 林宜萱

美國參院司法委員會通過大法官提名、下周全院表決,終身職制度有可能改革嗎?

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22日通過大法官提名案,法官巴瑞特將可繼續提名程序,下周進行表決。美國大法官是終身職,影響長遠;有些人認為應該改採輪替制,或改用可以平衡兩種立場的提名方式。歐洲大部份大法官都有任期或退休限制,有些終身職大法官則是必須通過「試用期」。

2020/10/21 | 《思想坦克》

亞當斯200年前的「午夜法官」難題,為美國後世留下最好的司法制度

美國司法的保守傳統,讓美國避開了法國大革命的人民法院,避開了德國法官在納粹下的集體墮落,更不曾出現全民公審這種戲碼。也許這才是亞當斯徹夜不眠,利用最後一滴燈油提好提滿,留給後世這個不算完美,但目前最好的司法制度。

2020/10/05 | 湯米

【插畫】自由社會,別跟主流作對

雖然今天已經沒有片面決定是非善惡的國王皇帝,但人人心中仍有心照不宣的「政治正確」標準,一旦有人踩了現踩線就可能面臨被出征的命運,甚至整理出他這輩子所有不合當下時宜的發言,「收回」那些人的名聲。

2020/09/24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金斯伯格之死:保守派有機會在最高法院影響數代美國人的未來?

距離美國總統大選11月初投票不到一個半月,現任總統是否有權提名繼任人成為討論焦點。除了因為選戰正進入白熱化外,金斯柏格病逝後,最高法院自由派與保守派人數是3比5,若川普提名的繼任人順利上任,將擴大保守派勢力。

2020/09/23 | 李可心

被貼上「舔共」標籤的拜登,或許更像個「自由派現實主義者」

拜登往往會被冠上「舔共」、「親中」的標籤,台灣人對拜登的信任度更是普遍相當低,然而與其說拜登是親中舔共,自由派現實主義者的用詞更為恰當。

2020/07/16 | TNL 編輯

「推特已成報社最高編輯!」自由派不寬容,《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太「逆風」遭職場霸凌

近來左傾思想蔚為風潮,極左派興起,自由派不寬容(Liberal Intolerance)的現象越來越嚴重,中間派、保守派等聲音被壓低,甚至造成「取消文化」的出現。美國最大自由派報社《紐約時報》1名社論作家在辭職信中表示,現在推特才是報社內權力最大的編輯,且社內的自由派同事也容不得異議。

2020/06/04 | 李可心

佛洛伊德之死:揭開美國保守派與自由派的「種族分歧」

解釋暴力行為的原因絕非是要合理化該行為,而是要化解當前難以平復的民眾怒火,只有真正了解社會根本問題,並試著解決,才能杜絕類似的憾事再發生,而唯有這樣,才不會辜負了佛洛伊德的死。

2020/04/13 | 《思想坦克》

在這些改變世界的決定時刻,「瘟疫」卻很少被直接列為歷史的參與者

各級的首長平常其實都有相當大權力,但遇到瘟疫他們就變得小心謹慎,因為超越當代醫學知識的疾病不像戰爭與一次性的天災,沒有人知道這武漢病毒的威力到哪,沒有人知道收放權力的平衡點在哪?與平常權力爭奪的邏輯剛好相反,不願自己擴權挑戰病毒,反而希望對方先走。

2019/12/17 | 精選書摘

《在家不要談政治》:滿腔熱血的保守派擁護者,浪「父」回頭挽救女兒心

賽斯失去越來越多朋友,家庭關係對他來說變得比以前更重要了。所以,當他意識到自己的政治宣言以及發表方式已經使自由派的大女兒也疏遠自己,而父女關係因此岌岌可危,他感到非常沮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