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

自由黨(英語:Liberal Party/Liberty Party/Freedom Party)是世界各地政治組織很常用的名字,可以指:

自由黨 (日本1881年):由板垣退助創立的政黨,也是日本政治史上第一個政黨。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10/20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瑞典右翼政府甫上任即捨棄「女性主義外交政策」,稱該標籤恐造成反效果

「女性主義外交政策」一詞是由前外交部長華爾史特龍(Margot Wallstrom)所創造,目標包括推動經濟解放、打擊性暴力,並改善女性政治參與度。概念實施以來獲多國效仿,但也激怒了其他某些國家,尤其是中東地區各國。

TNL+ 2022/10/17 | 謝達文

20年前被視為「邊緣、極端」的歐洲極右派政黨,究竟是怎麼「正常化」的呢?

一個最具指標性的例子是,時任德國總理梅克爾在黨內的壓力下,就曾公開表示德國的「多元文化社會」已經「徹底失敗」,不同文化的人真的沒辦法好好一起生活,並且也說,在就業機會不足下,雇主應該優先聘僱德國的失業者。

2022/05/19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澳洲大選前夕執政聯盟民調落後,5大關鍵議題激烈交鋒

澳洲選民21日將投下神聖的一票。隨著選舉日逼近,領導保守聯盟、好鬥的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似乎正在迅速縮小差距。法新社整理出這次澳洲大選激烈交鋒的5大議題:

2022/04/13 | TNL國際編譯

澳洲大選開跑:總理莫里森民調高卻可能輸掉國會多數,「印太戰略」是否無以為繼?

部分專家認為,澳洲第一大反對黨「工黨」在處理與中國的關係上,其實與當前執政黨「自由黨與國家黨聯盟」所持的態度差異不大,外交政策通常也不是影響選情的重要因素。

2021/09/23 | TNL國際編譯

加拿大提前大選,自由黨國會過半如意算盤落空,杜魯道「白忙一場」

此次選戰的關鍵依然是在於疫情,相較自由黨,保守黨的防疫政策過於消極,黨魁奧圖爾甚至不要求黨籍候選人必須接種疫苗,並將接種疫苗描述為個人健康決定,但已有越來越多已接種疫苗的加拿大人對拒絕接種疫苗的人感到不滿。

2019/05/28 | 李秉芳

盟友於「不信任投票」反咬一口 奧地利32歲總理黯然下台

庫爾茨(Sebastian Kurz)原本希望藉醜聞作競選連任的跳板,在危機中將自己描述為「受害者」,而非縱容自由黨掌權的角色,但反對黨認為他難辭其咎,自由黨也幫口。

2019/05/28 | 李秉芳

被盟友在「不信任投票」反咬一口,奧地利32歲總理黯然下台

庫爾茨原本希望藉此作為競選連任的跳板,在危機中將自己描述為「受害者」,而非縱容自由黨掌權的角色,但反對黨認為他難辭其咎,自由黨也幫腔。

2019/05/19 | 李秉芳

澳洲大選「逆轉勝」 保守派總理:把中國當「顧客」

莫里森(Scott Morrison)主要針對年長富裕選民宣傳,這類選民擔心勞工黨上台後會縮減稅務優惠,為教育、醫療、遏制氣候變遷籌錢。

2019/05/19 | 李秉芳

澳洲大選「逆轉勝」:保守派總理說要把中國當「顧客」

莫里森主要針對年長富裕選民宣傳,這類選民擔心勞工黨上台後會縮減稅務優惠,為教育、醫療、遏制氣候變遷籌錢。

2018/10/27 | 羊正鈺

斯里蘭卡一日政變:現任總理「被辭職」,前強人總理可能「復辟」

「被辭職」的斯里蘭卡「前總理」在全國直播的記者會向記者表示:「我以斯里蘭卡總理身分向你們致辭。我仍然是總理,我會繼續擔任總理。」

2018/09/04 | 羅元祺

澳洲版「戊戌政變」:八年拉倒四總理,凌駕民意的黨魁選舉

2010年吉拉德政變是澳洲政治的分水嶺,也是民眾對政府失去信心的轉捩點,如同開啟潘朵拉之盒,讓「政變」成為澳洲政壇揮之不去的陰影。

2018/09/04 | 羅元祺

澳洲版「戊戌政變」:八年拉下四個總理,凌駕民意的黨魁選舉

2010年吉拉德政變是澳洲政治的分水嶺,也是民眾對政府失去信心的轉捩點,如同開啟潘朵拉之盒,讓「政變」成為澳洲政壇揮之不去的陰影。

2018/08/25 | 李修慧

澳洲總理支持減碳 被「逼宮」下台

如今被「逼宮」下台的原總理特恩布爾,當初也是在2015年9月的黨內「逼宮」時上台,自由派的他的推行「減碳政策」,如今成為壓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

2018/08/24 | 李修慧

10年來沒人能「做好做滿」:澳洲現任總理支持減碳,被「逼宮」下台

如今被「逼宮」下台的原總理滕博爾,當初也是在2015年9月的黨內「逼宮」時上台,自由派的他的推行「減碳政策」,如今成為壓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

2018/07/06 | Alvin

加總理「不記得」18年前涉嫌猥褻女記者,「兩性平權」形象破滅?

杜魯多自從2015年上任,不止一次自稱「女權主義者」,又反復強調「對性行為不檢零容忍」的政策,在國際上被尊為男女平權的提倡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