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白

口供(台灣外華語地區法律用語)或自白(中華民國(台灣)法律用語),是犯罪嫌疑人或被告與案情相關的口頭陳述(供述)的簡稱,是刑事訴訟中證據的一種。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1/17 | 法操FOLLAW

不擇手段的正義還是正義嗎?談電影《緝毒風暴》裡的法律爭議

《緝毒風暴》裡的警官急於追緝毒梟,也不斷使用硬派的作風逼出訊息。但這些做法若依我國《刑事訴訟法》的規定,這些是屬於「不正訊問」。不正訊問是什麼意思?

2019/12/30 | 法操FOLLAW

《陪審員們》:若被告一半機率有罪,一半機率無罪,那是有罪還是無罪?

本片以韓國2008年第一次人民參審的案件為主軸,雖然片名叫《陪審員們》,但事實上,韓國這套制度兼及參審和陪審制,並不完全和英美法國家的陪審制度相同。

2019/02/27 | 法操FOLLAW

不正訊問禁止:如果我自己被檢警訊問時,該如何自保?

「不正訊問禁止」可以說是《刑事訴訟法》上最重要的一個原則,然而事實上,這個理應消失的不當行為,直至今日仍然可能換張不同的臉孔,出現在被告的面前。以下將討論不正訊問的相關問題。

2018/12/14 | 法操FOLLAW

法官心證與「兩條鞋帶」下的重大爭議刑案——盧正案

回顧盧正案,我們可以發現,法官對於盧正都是以最不利的態度,去看待全案的事證。在有罪推定的狀況下,就用兩條不能確定是否真正為凶器的鞋帶,以及被告不能確定是否受到利誘、威脅的自白內容,判處被告死刑。

2018/11/15 | 法律白話文運動 PLM

侯友宜是「正義神探」?回顧徐自強冤獄案刑求爭議

「徐自強冤獄案」被認為與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有關,侯友宜卻多次表示,他當時在北市刑警大隊,只支援辦案,未負責偵訊,連徐自強長什麼模樣都沒看過。然而,侯友宜如此的說詞其實是避重就輕。我們先從與徐自強切身相關的「黃春樹命案」說起。

2018/08/16 | 台灣人權促進會

對沒有明天的死囚而言,鼓勵的話語也是諷刺——謝志宏案演講側記

台南曾發生一名女子及老農遭人刺死的案件,犯罪嫌疑人謝志宏與郭俊偉均被判死刑。然而,本案無科學證據顯示謝志宏犯下罪行:兇刀並未做指紋檢驗、謝志宏的衣物並無血跡、謝志宏的機車亦無血液反應、謝志宏的自白亦有可能受到刑求。謝志宏至今已被關了6600多天。

2018/05/08 | 法操FOLLAW

法律小學堂:什麼是「緘默權」,何時能夠行使?

「緘默權」,白話來說,就是可以在應訊時不回答問題。緘默權源自「不自證己罪原則」,亦即犯罪嫌疑人或被告沒有自己證明自己無罪的義務,而緘默權如此重要的權力,行使的時間點為何呢?

2018/02/23 | 法操FOLLAW

供出主謀以換取減刑的制度設計,造成蕭明岳案裡的囚徒困境

一位男子在接受檢察官的訊問,檢察官數次提到減刑利誘,要求男子供出「首謀」。其他被告供出集團的首腦——蕭明岳,被最高法院認定運輸第一級毒品,判處無期徒刑定讞。判決有罪的原因,就是依據其他5位共犯的證詞。

2016/10/18 | 法操FOLLAW

徐自強案無罪確定:21年的纏訟血淚,能給我們什麼啟發?

如果沒有任何證據,只因別人也說「你有犯案」,你就要開始努力證明自己的清白了嗎?徐自強案正是這樣一個狀況,他人證言、自白,到底能不能當作定罪的證據呢?

2016/07/30 | 精選書摘

《絕歌:日本神戶連續兒童殺傷事件》書摘(一)

1997年,日本神戶發生多起小學生遭刺傷及殺害案件。其中一名受害男童「淳」,被勒斃後,頭被割下放於學校門口。這本書的作者,就是當年年僅14歲的兇手-「少年A」。

2016/07/29 | 精選書摘

邪惡是與生俱來的嗎?為了避免更多悲劇,你是否願意直視人性的深淵?

1997年,日本神戶發生多起小學生遭刺傷及殺害案件。其中一名受害男童「淳」,被勒斃後,頭被割下放於學校門口。這本書的作者,即是當年年僅14歲的兇手-「少年A」。必須先提醒,這本書被歸為限制級,同時部分內容可能引起讀者的不安。然而您若有興趣探討邪惡是否與生俱來,同時為了避免更多悲劇的發生,您可藉由本書了解少年A的經歷,直視人性的深淵。

2015/06/30 | 阿Ken

空軍女童命案許榮洲獲國賠159萬 真兇成謎

司改會指出,從江國慶、許榮洲乃至於蘇建和案可以發現,其自白都來自違法的不當取供,因此對於這類行政的瑕疵,司法單位不應漠視,應該積極追究相關責任,還給受害者一個公道。

2015/06/19 | 雨蒼

旁聽徐自強案:被刑求還得自己證明?

在會後的說明上,尤伯祥指出,台灣的司法沒有經過轉型正義,所以台灣司法其實並不尊重人權。比如台灣的司法高度採信偵訊筆錄、自白,但這些東西都有很高的機會有刑求、不正訊問。

2015/06/12 | 蒂瑪小姐咖啡館

刑求取得供詞的證據力早應排除,為什麼台灣還可以藉此將人判死?

我覺得支持死刑的人,更應該要去關注瞭解像是徐自強、邱和順這些案子的判決過程。推動司法改革,不應該只是少數律師或非政府組織的事情,只有當有更多的人一起關注,也一起親身去體驗台灣的法官判案是怎麼回事,只有這樣才能真的給這些在司法體系的人有真正的壓力。而在這個關注瞭解的過程,我們才會長出更深的思辨能力,去想出可以讓台灣司法更好的作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