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5/16 | 讀者投書
公視戲劇技驚四座,但離「公共媒體」的目標卻還很遠
公視近期數個優質的影劇節目得到觀眾群的一致讚賞,但這個以「公共利益」為設立目的的電視台,至今卻仍大量的參與政府標案,與製作團隊的合作模式也多以「買斷」而非「分潤」的方式進行,恐有造成在內容中無法中立,國家資源無法下放茁壯創作能量的疑慮。
《我們與惡的距離》的心理學,讓我們多想一下別人處境
《我們與惡的距離》劇情雖是在描述社會重大刑事案件中,加害人與被害人家屬的心理狀態變化,但卻也讓我們透過戲劇,更了解人性以及主客觀之間的差異。
《我們與惡的距離》與心理學:「正義世界信念」是一種認知偏誤
個體不糾結於過去,讓未竟事宜能夠好好的處理,人才可以繼續向前,所以當人想躲的時候,一定有不得已的理由,因為人生本來就很難,有些事情並不是不知道怎麼處理,只是需要一些時間。
2019/04/28 | Madeleine
《我們與惡的距離》:「換位思考」很重要,但我們真的做得到嗎?
我們追求自己認為正義的過程中,是否傷害到別人?除了看媒體的報導跟著評斷之外,我們有沒有收集資訊,查證,並且整合的能力?又能不能站在所有當事人的角度思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