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17 | TIME
土耳其不是俄羅斯,用選票扳倒強人總統並非不可能
艾爾多安竭盡所能地將這次選舉定位為土耳其對抗反對派聯盟的生存戰,並聲稱該聯盟受煽動分子、外國人和恐怖分子所控制,並提出了美國人和歐洲人破壞土耳其經濟的陰謀論。
2019/04/01 | 李修慧
土耳其地方大選:首都安卡拉「變天」,伊斯坦堡「2人宣布當選」
地方選舉雖然讓執政黨「正義發展黨」非常挫敗,但短期而言並不影響總統艾爾多安的執政權力。不過,艾爾多安政權長期以來都慣常於透過「大型都會工程」來分配經濟資源,因此在丟掉首都安卡拉後,執政黨的綁樁工程很可能進一步遭受挑戰。
2018/12/20 | 張福昌
德土關係中的宗教因素:清真寺政治工具化,伊斯蘭還屬於德國嗎?
DITIB中央清真寺完工慶典上,坐上賓不是德國總理梅克爾,而是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清真寺四周飄揚的不是德國國旗,而是土耳其國旗,這完全不符合所謂的「伊斯蘭屬於德國。」
2018/10/31 | TIME
艾爾多安釋放美國牧師,讓土耳其成川普對抗伊朗的前線
川普在中東的關鍵方針是對抗來自伊朗的勢力。他希望能將伊朗勢力從敘利亞排除,並在這個地區中孤立該國。艾爾多安則是能替川普達成這個目標的人。
2018/10/02 | TIME
艾爾多安認為,國父凱末爾把土耳其變成歐洲的「下屬」
凱末爾在任期間欲使土耳其歐化的動機,來自於歐洲當時是2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最主要勢力。然而,以政治上怨恨為食的艾爾多安主義,強力的反對凱末爾的親近西方事蹟。
2018/09/20 | TIME
NBA球員Enes Kanter:我因為公開批評土耳其總統,現在回不了家
人們常常問我,既然這麼做會傷害我的家人,為什麼我仍要繼續公開批評當局。但這正是我必須發聲的原因。艾爾多安鎖定的對象是我的家人、朋友、鄰居和同學們。我必須發聲,否則我的國家將受苦於噤聲之中。
2018/08/24 | Project Syndicate
美土關係就像無愛的婚姻,但北約卻苦無「離婚」機制
美國增加土耳其鋼鋁進口關稅可能進一步破壞土耳其經濟信心,引發更廣泛的危機。此外,關稅讓艾爾多安能夠將國內經濟不利局面歸咎於美國,而不是自己的無能。
打壓異己又與俄交好,艾爾多安將把美土關係帶往何方?
身為北約成員,卻向俄國購買導彈系統,又以政治為由關押美國牧師,種種原因都讓美土兩國衝突越演越烈,引起土耳其國內的金融與政治危機,使得艾爾多安必須重新思考與西方的關係。
2018/08/11 | Abby Huang
「他們有美元,我們有阿拉」土耳其幣值暴跌26%的導火線是一名美國福音派牧師
雖然幣值狂貶,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仍然對民眾信心喊話,「他們有美元,我們有我們的人民,正義,還有我們的阿拉......我們會一天比一天更好,無須懷疑」。
2018/07/23 | 李修慧
什麼樣的差別待遇,讓「前」德國足球隊大將説出「輸了球,我就只是個移民」?
2010年,德國出版了一本書《德國正在自取滅亡》,以「優生學」的論點,論證因為德國人的生育率較低而移民的生育率高,所以德國本土的「優越」基因將被被外來較差的基因取代,這本書為後來出現的反移民、反伊斯蘭教運動鋪路。
2018/07/07 | TIME
艾爾多安真能如願成為「土耳其獨裁者」?
為了能夠享受被賦予的新權力,艾爾多安需要另一場選戰的勝利來達成目的,也就是今年的總統大選。艾爾多安現在可以依法發布新法律,並且在法庭中任命忠誠於他的法官。
2018/06/25 | 李修慧
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成功連任:他曾推動廢死,也曾整肅7萬人
2016年的政變是艾爾多安統治的轉折點,他在未遂政變後發動歷來最大規模的整肅,約有7萬7,000人被捕。
2018/06/14 | 劉彥甫
土耳其「弱勢的逆襲」,提前大選將終止艾爾多安連任美夢?
藉由外交與軍事行動轉移國內焦點,一直是艾爾多安迴避國內經濟困境的原因之一。然而土耳其關押外國記者與審查媒體播放,導致外國非常難以了解反對黨訴求的全貌。
2018/05/01 | TIME
看著普亭有樣學樣,土耳其提前選舉大搞威權
艾爾多安無法仰賴外國資金或是人才作為替代品:沒有人願意居住或是在一個YouTube與Twitter偶爾遭到禁止的國家做生意。
2018/04/06 | 精選書摘
加吉安特「從絲綢之路到聖戰之路」,但聖戰士基本上像宅男不出門
老闆隨即附和說:「對,我在這裡居住多年,生活如常,從未如美國或西歐媒體所描繪的恐怖,西方對這裡的報導實在太誇張了。」
2018/02/14 | TIME
轉向俄國跟歐美撕破臉,艾爾多安最好小心一點
對普亭來說,能藉由幫助土耳其這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最具戰略意義的成員,來達到削弱他們的目的,是再開心也不過了。
2018/02/11 | Project Syndicate
「橄欖枝行動」:美國製造的土耳其戰爭
美國釋放出的信號十分混亂,決策的總統不懂得政策的微妙之處也不懂得外交之道,結果弄糟了至關重要的關係,反過來也掣肘了消滅伊斯蘭國的戰鬥。
2018/01/23 | Project Syndicate
允許經濟上的民粹,是為了遏制更極端的政治力量
民粹主義者對制度約束的厭惡也擴展到經濟,意味著任何機構或規則,都不得為他們的橫衝直撞設立障礙。雖然政治上的民粹主義幾乎有害無利,但經濟上有時卻是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