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24 | 伊佳奇
三項重要研究結果可達成健康長壽效果,國健署的「健康促進課程」無助於目標
如果放眼世界相關研究,有三項重要研究結果,的確告訴世人,可達成健康、長壽的效果,自然遠離失能與認知症(Dementia Disease)的困擾,但這些內容與國健署一周兩次活動明顯差異很大。
洄游鮭魚 vs. 水力發電廠,芬蘭人如何兼顧環境與能源?
令人訝異的是,政治色彩從左到右的9個黨派,除了其中一個臨時缺席的以外,剩下8個竟然全都說:我們同意這議題很重要、下個會期會納入水法的修正案的討論等等,非常一致的說法。
2020/05/16 | 英語島
「佛系防疫」逐漸失守,芬蘭的公衛戰場還缺了什麼?
初期謹慎防疫,遠勝過後來的亡羊補牢,這回歐美防疫就是敗在最初的輕忽態度。本來擁有地理位置邊陲、人口密度低等一手好牌的芬蘭政府,卻因為輕忽病毒嚴重性,差點釀成大災禍。
2020/04/14 | TNL 編輯
與德國、紐西蘭多國女性領袖並列,蔡英文登《富比世》被稱讚「防疫最早也最快」
各國領導者在防疫表現上受到矚目,外國媒體專文指出,部分防疫佳的國家領導者都是女性,但也強調非指涉由女性來治理世界,就可以預防武漢肺炎的災難。
2020/04/07 | 林_洺宥
在芬蘭失敗的「無條件基本收入」,350萬人失業的西班牙會成功嗎?
無條件基本收入將由政府給予民眾基本收入,使民眾不用工作也能有個收入來源。最近一次實施「無條件基本收入」的國家是芬蘭,僅實施2年就於2019年停止。
我們並不想把人關一輩子:芬蘭開放式監獄,讓受刑人擁有牢房鑰匙
Kerava開放式監獄的所有受刑人均經過申請進入,他們的工資大約每小時八美元,擁有手機,可在市鎮中採買生活用品,每幾個月還有三天假期。他們需要付房租給監獄,若他們選擇在鎮上的大學唸書而不工作則會得到補助。
賈德戴蒙《動盪》:這七個國家過去曾面臨的生死存亡危機,能夠成為台灣的借鑑嗎?
雖然是寫給一般而言地理概念很差的美國人讀,然而這七個國家中,過去面臨的各種生死存亡危機以及國家認同難題,也值得在夾縫中頑強生存的台灣借鑑。
2020/01/02 | 英語島
芬蘭的鄉村升級計畫:獲選為「年度最佳村莊」的350人小村落
芬蘭雖然城鄉差距與其他大國相比之下較小,卻依舊無法避免這一波全球都市化的浪潮,選擇留在芳蘭鄉村的住民們努力突破各項傳統,期望能吸引都市人回流至鄉村,這些做法也值得我們台灣作為借鏡。
2019/12/09 | 李修慧
全球最年輕!被同志家長養大的芬蘭新總理馬林:「從沒想過我的年紀跟性別」
芬蘭不只選出全球最年輕總理,芬蘭女性參政比例也特別高,新政府的部長有58%是女性,而共同籌組聯合政府的五個政黨,黨魁通通都是女生。
2019/11/28 | TNL特稿
【圖表】台灣義務役四個月會太短嗎?比較新加坡、芬蘭與南韓的訓練期
台灣的徵兵制已經崩壞,但參考各國的徵募兵做法,從服役時間和工作分層進行一些計畫性調整,問題仍有機會順利解決。
2019/11/22 | 讀者投書
台灣埋核廢料的方式學習瑞典,但他們是怎麼處理的?
核燃料在進入乾式貯存階段時會被安全封固,配合長期監測的手段基本上無安全疑慮,但既然沒有安全疑慮,那麼用過核燃料為何不能到乾式貯存之後就停止,好好地待在核電廠就好,而要有後續的最終處置呢?
新媒體時代的傳統電視台:芬蘭公視如何改變組織文化?
新聞媒體工作者發佈的報導常被社會認為是時代變動的記號,引導大眾價值觀和生活對策。記者的進步當然非常重要。當基本功不足以因應工作挑戰,和服務品質要求越來越高,內部繼續教育重要性不言而喻。
留學生直擊:芬蘭選市議員不用繳保證金,我的同學就是候選人
在選舉時如果政黨要出去造勢或是辦活動,在芬蘭真的又貴又不實際又沒有效益,所以幾乎沒有什麼大型又熱鬧的造勢活動。芬蘭選民大部分都是透過「選舉機」來選價值跟自己速配的參選人。
2019/09/28 | 讀者投書
你聽過「民主教育」嗎?培養學生不被機器人取代的能力,其實跟工業時代一樣
「教育不是培養學生適應未來、不被機器人取代,這與過去工業時代要培養工廠所需的人才並無二致。真正重要的是讓學習者成為他自己,當他掌握對自己的認識,他便有意識和能力去學習、甚至為社會創造價值。」
2019/07/06 | 英語島
投手站在打擊者旁邊發球的「芬蘭式棒球」
芬蘭人最喜愛的3項球類運動,分別是「冰上曲棍球」、「足球」與「Pesäpallo」。這3項運動中,又以受到「美式棒球」啟發而發明的Pesäpallo,芬蘭式棒球,最受歡迎支持。
2019/04/15 | 李秉芳
芬蘭大選16年來首次左派當總理 反移民極右翼獲第二高票
雖然獲得第二高票的是右翼民粹主義政黨,不太可能成為新政府的一部分,但這次大選結果將讓它掌握更多發言權,而是次結果亦反映選民日益分裂。
2019/04/15 | 李秉芳
芬蘭大選16年來首次左派當總理,反移民、氣候行動的極右翼拿下第二高票
雖然拿下第二高票的芬蘭人黨是右翼民粹主義政黨,不太可能成為新政府的一部分,不過這次大選結果將讓它掌握更多發言權。而這次的投票結果也反映了選民日益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