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聯合國獨立調查團:官方制度性打壓,羅興亞難民重返緬甸不安全
由於仍留在若開邦的緬甸羅興亞人生活狀況不佳,加上緬甸軍與若開軍有武裝衝突,因此聯合國獨立調查團稱當緬甸政府未改善當地人權、安全條件情況下,從孟加拉重返緬甸的羅興亞難民人身並不安全。
2019/09/12 | 人權觀察
驅逐行動兩週年:回家也會被當成外國人,羅興亞人無路歸鄉
多位難民接受人權觀察訪問時表示,他們也想回家,但當前情況令他們感到憂慮。根據目前的遣返程序,返國人員必須簽領一種數位國民身份證(NVC),上面註明他們是在緬甸居留的外籍人士,並不保證未來能取得公民資格。
【東南亞週報】大馬東海岸鐵路計畫復活、越南完成首座5G基地台、菲呂宋島發現新種古人類化石
去年到今年初馬國政府曾多次宣布將取消該計畫,但今年二月外長賽富丁宣布雙方對於金額談判進展到「最後一哩路」,似乎露出一些曙光。如今雙方在即將於4月25至27日舉行的第二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前達成協議,無疑讓北京鬆了一口氣。
羅興亞危機:孟加拉不再接受庇護申請,聯合國展開失職調查
孟加拉外交部長哈克1日於安理會的會議表示,他們將不再接受來自緬甸的難民,還說數十萬名羅興亞人在孟加拉尋求庇護的遣返危機正在惡化當中。
翁山蘇姬籲外界投資若開邦,避談重創此區的羅興亞人議題
緬甸實質領導人翁山蘇姬22日出席若開邦投資論壇,大誇若開邦未開發的經濟潛能,不過她卻避談重創此區的羅興亞人議題。
緬軍及若開邦叛軍衝突加劇,邊境落腳的羅興亞人恐慌無助
緬甸安全部隊和若開邦(Rakhine)叛亂分子衝突天天上演,過去兩週,若開邦北部更爆發一連串不明人士的攻擊和謀殺事件,這個地區也仍因不同種族和宗教人口而深受撕裂。
2018/12/21 | TNL 編輯
臉書刪除反穆斯林仇恨言論,砍緬甸軍方假帳號以挽聲譽
對於先前聯合國調查員與人權組織,指控臉書(Facebook)放任有關反穆斯林的仇恨言論和假新聞流竄等相關事件,臉書於星期三(19日)表示,已經刪除了包含425頁網路頁面、17個群組、135個社交帳戶和15個Instagram帳戶,這些雖然看起來像是娛樂、美容和生活等不相干的訊息,但實際上已經連結到緬甸軍方或已遭刪除的相關網頁,秘密替軍方宣傳。
跨海逃亡潮再度掀起:羅興亞難民欲逃往馬來西亞,緬甸扣船逮人
上月雨季雨勢收斂而天氣趨於和緩以來,意欲前往馬來西亞但在緬甸水域就被攔截的第3艘船,令人擔心,經2015年掃蕩人口走私後,會出現新一波危險的航行外逃潮。
2018/11/28 | TIME
若只關注究責問題,將讓羅興亞危機失焦
在緬甸,西方世界實施針對性的制裁在很大程度上只是象徵性的(而且被制裁對象不包括緬甸的總司令),而最近由歐盟提出的貿易制裁則可能會適得其反。
恐懼返鄉、擔心被強行遣返,羅興亞人紛紛逃離孟加拉難民營
緬甸羅興亞人的返鄉計畫已在難民營引發恐慌,首批獲安排遣返的羅興亞人,已有若干家庭逃離難民營。
緬甸、孟加拉同意11月中開始遣返羅興亞人,聯合國強調勿強制執行
緬甸與孟加拉達成協議,緬甸穆斯林少數族裔羅興亞人將自11月開始返回緬甸。聯合國調查人員不到一週前才警告,對羅興亞人的屠殺仍持續中。
【羅興亞危機】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長籲創「新機制」起訴緬甸
聯合國真相調查小組(UN Fact-Finding Mission)上月發表一份證據確鑿的報告,指已掌握充分證據,足以對羅興亞人的違反人道和種族滅絕罪行,起訴緬甸軍方最高首長和其他5名高階軍事指揮官。
回應羅興亞危機,聯合國人權首長籲創「新機制」準備起訴緬甸
聯合國真相調查小組(UN Fact-Finding Mission)上月發表一份證據確鑿的報告,其結論指出,已掌握充分證據,足以就針對羅興亞人的違反人道和種族滅絕罪行,起訴緬甸軍方最高首長和其他5名高階軍事指揮官。
2018/09/03 | 周雪君
報道羅興亞人慘況兩路透記者遭緬甸法庭重判囚7年:無畏無懼
緬甸法庭判決兩名路透社記者洩露國家機密罪成,判監7年,路透社總編表示會立即研究下一步行動,包括向國際社會尋求協助。
羅興亞危機一週年,流亡難民淚求聯合國伸張「正義」
緬甸軍方鎮壓羅興亞人25日屆滿週年,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已經收容約30萬名無國籍的羅興亞人。 25日,數以千計羅興亞人展開和平遊行並參與集會,高喊「我們要求聯合國伸張正義」。
「他們點燃塑膠袋,滾燙地滴在我身上」 返鄉羅興亞人遭軍方酷刑虐待
人權觀察呼籲,這些不當對待使得羅興亞難民更加需要國際保護,包括聯合國實地監測,才能安全返回緬甸。
「他們點燃塑膠袋,滾燙地滴在我身上」返鄉羅興亞人遭軍方酷刑虐待
人權觀察訪問了六名曾受虐刑的羅興亞人,人權觀察呼籲,這些不當對待使得羅興亞難民更加需要國際保護,包括聯合國實地監測,才能安全返回緬甸。
緬甸「歐威爾式」政權:報導羅興亞屠殺,路透記者恐被關14年
2017年底,兩位路透社記者因為可能看見了「不該看的東西」而遭到逮捕,並被緬甸政府以違反國家秘密法為由起訴,至今仍未被釋放。但他們到底看到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