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看似意思相似的「finish」和「end」,用法怎麼分?
「I'll end this project by Friday.」Zack想表達的意思是「我這禮拜五之前會完成這件事。」中文想起來好想沒什麼問題,但在場的外籍同事都不禁納悶:「Are we gonna stop doing this?」(不做這個專案了嗎?)原來問題出在這句話用finish會比end來的恰當。
如何分辨老外現在說的是「真話」還是「反話」?
英文表達如果真的好,多半會「直接」誇讚。如果覺得不夠好就會「模糊」,拐彎抹角、點到為止。
當你報告時,老闆回應「I’ve been there」是想表達什麼?
Mark和我們分享這次的差旅,他說這不只是完成工作任務,也是道地英文大挑戰。
2019/03/11 | Madeleine
善用這8個英文句子,讓你在年後轉職更上一層樓
英文好不代表溝通能力好,但英文好是基本的溝通能力,既然都下定決心要換工作了,就應該要重視溝通成本,把職位越換越好。
韓國瑜「瑪麗亞」說引爭議,但菲國早已是英語經濟人才的輸出大國
韓國瑜「瑪麗亞」一說引發爭議,但你知道菲律賓近年來已成為全球最重要的英語教學輸出國之一了嗎?
經常翻譯不出來、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then」
別看then這個字這麼簡單,但這樣飄忽的虛字用法也沒那麼簡單,這樣的字意思經常翻譯不出來,只能意會,不能言傳。
「你覺得怎麼樣」,英文是「How do you think」嗎?
問別人意見,中文裡我們會說「你對計劃案想法如何?」因為有如何兩字,很自然就會聯想到how,其實這樣問是錯的,因為how是問方法、程度,用how問的話,會變成「你怎麼思考……」「你如何想到……」,與原意不符。
motel、brunch、skort⋯⋯英文「混成詞」與「複合詞」有什麼不同?
以下將介紹英文混成詞(portmanteau),像motel、brunch、skort這些單字是由兩個詞各取一部分結合而成的詞語。此外,混成詞與複合詞不能混為一談。
換了新工,說 “changed my job” 不對嗎?
Change是改變,當你說change company,company是改變的對象,change company會讓人以為你是老闆,想要大刀闊斧改革公司,而不是換工作。Change job也有相似的含意,是想要改變工作的本質,不一定是換工作。
換了新工作,用「changed my job」有什麼問題?
Change是改變,當你說change company,company是改變的對象,change company會讓人以為你是老闆,想要大刀闊斧改革公司,而不是換工作。Change job也有相似的含意,是想要改變工作的本質,不一定是換工作。
「I'm all over you」——少說一個字,讓你告白變分手
講英文有時候漏個字無傷大雅。但有些字一旦漏掉,意思會完全不同。漏了being,句子從好話變壞話。being看似無關緊要,中文甚至不會特別解釋,但它卻對句意產生直接影響,being代表著某一刻的暫時狀態。沒有being,這兩句話則是指人或事的本質。
「You are an easy person」,可不是稱讚你很隨和
常看美劇或電影,對這句話應該不會陌生。想要和對方結束一段關係,「We need to talk」就會派上用場,可能是夫妻、男女朋間最不想聽到的一句話。
2019/01/18 | 精選書摘
《英語研究室》:「上海」成為動詞,將有損城市形象
shanghai這個字畢竟有損已經成為代表中國近代發展都市的上海形象,讀者在使用時最好低調一點。之所以在這裡做介紹,主要是基於保護瀕臨死語的心態。
2019/01/17 | 精選書摘
《英語研究室》:當「上海」成為動詞,將有損這座城市的形象
shanghai這個字畢竟有損已經成為代表中國近代發展都市的上海形象,讀者在使用時最好低調一點。之所以在這裡做介紹,主要是基於保護瀕臨死語的心態。
灼痛感、龜裂、刺痛⋯⋯身體各種不適的英文怎麼說?
除了頭痛以外,身體其他部位不太舒服,有可能是肌肉的僵硬感,有時候是灼痛感、強烈刺痛...等,有這麼多不同的不適,去看醫生的時候應該怎麼描述,才能正確且貼切地表達呢?
2018牛津詞典年度代表字:Toxic
英文在各個不同地方或時間,用字遣詞也都會不一樣,因此學習英文一定要與時俱進,跟上時代的腳步。基於這個理由,每年牛津詞典公布的年度代表字,就變成我一定會注意到英文年度大事。
2018牛津詞典年度代表字:Toxic
英文在各個不同地方或時間,用字遣詞也都會不一樣,因此學習英文一定要與時俱進,跟上時代的腳步。基於這個理由,每年牛津詞典公布的年度代表字,就變成我一定會注意到英文年度大事。
來是「康姆」,去是「谷」:中式洋涇浜英語從何而來?
當時英商相繼湧入上海,與華人缺乏共同語言,又亟需彼此交流經商,於是產生了一種混雜著漢語的簡單英語,語法不符合英語習慣,語音受漢語影響,多用於沒有受過正規英語教育的洋行職員、洋商幫傭、人力車夫、街頭小販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