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從英雄崇拜的1930年代德國,認識「法蘭克福學派」的大眾文化批判
21世紀的現在,經濟危機、英雄崇拜、網紅、2018年台灣公投所顯現的民主亂象,不正像本文開頭提到的1930年代的2.0版嗎?那個時候,法蘭克福學派看到的,是新媒體的出現對人類社會的衝擊。
因「英雄崇拜」而選系,會有好結果嗎?
60年代與70年代的高材生,認為進入物理系就可以和楊振寧、李政道一樣光宗耀祖,可以繼續扮演國家第一流人才的角色。這和神風特攻隊以為駕飛機對敵人進行「自殺攻擊」就可以讓他流芳百世,雖然激烈層次有異,但豈不是殊途同歸的類似謬誤?
因「英雄崇拜」而選系,會有好結果嗎?
60年代與70年代的高材生,認為進入物理系就可以和楊振寧、李政道一樣光宗耀祖,可以繼續扮演國家第一流人才的角色。這和神風特攻隊以為駕飛機對敵人進行「自殺攻擊」就可以讓他流芳百世,雖然激烈層次有異,但豈不是殊途同歸的類似謬誤?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十一):如何消滅烏合之眾的英雄?
在當代,英雄的死亡與重生並沒有離我們遠去,而是用另一種方式,在人類社會當中留存下來。當代的領導人物無一不是把自己放上神壇供信徒們膜拜,從電影明星、政治人物到作家皆然,這種對偶像的狂熱是沒有辦法用理性的方式去消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