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東沒有派對

草東沒有派對(英語:No Party For Cao Dong)是一支臺灣的另類搖滾樂團,成軍於2012年,成員共4人。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19/06/12 | 鹹派

在「覺醒」前回顧「大港開唱」:你還有在喘氣喔?來自南部樂迷的親切問候

大港開唱、春吶以及覺醒為台灣的三大音樂祭,其發展脈絡、表演形式上都有所不同。在六月底「覺醒」即將開場之前,讓我們再一次回顧「大港」。許多樂團在音樂祭中有許多更新的嘗試,樂迷或許也為自己開發除了音樂季之外更多的聆聽方式及可能。

2017/06/28 | 沈政男

從紀露霞到草東:唱出時代精神與集體認同的當代流行金曲

今年金曲獎最讓人眼睛一亮的,是獲得年度新人、年度歌曲與最佳樂團獎項的草東沒有派對。金曲獎評審說,「他們是悶世代的爆發」,固然沒錯,但更讓人驚訝的是,他們受到了中國獨立樂團與新世代搖滾音樂的重大影響,其背後的文化意涵值得台灣社會思索。

2017/06/27 | 拉裘立蓓爾

【插畫】金曲獎得獎的怎麼都沒聽過?

第28屆金曲獎順利落幕,頒獎過程精采連連,各方對於得獎者的意見不同,幾家歡樂幾家愁,這次得獎的樂手你都認識嗎?

2017/01/16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專訪馬世芳(上):藝術家是有冒險性的,但是開唱片公司就不一定了

從馬世芳的眼中看去,台灣的音樂產業已經邁入另外一個階段:不依附唱片工業,透過網路與現場的相輔相成,醞釀了強大的能量。嘻哈與電音不輸給獨立搖滾,且已壓倒民謠勢力,小清新已式微。

2016/12/30 | 台灣音樂書寫團隊

2016台灣音樂圈動態時報

提到2016年台灣音樂圈,你會想到什麼?從草東沒有派對到李壽全《8又二分之一》,新人亮眼,經典再現。本文除了回顧2016年台灣音樂圈盛事,還將介紹2017年即將發行的實體音樂刊物。

2016/11/19 | Jill Liu

放鬆、探索、與沈浸,去香港Clockenflap音樂節享受Sigur Rós、M.I.A.與化學兄弟

在世界其他地方,你很難找到另一個像Clockenflap這樣在市區裡舉行的音樂祭,它真實反應了香港融合東西方文化、新舊交融、同時容納各種世代與人口的城市特徵。

2016/08/04 | 傅紀鋼

在令人昏沉的酷暑中覺醒 ── 嘉義Wake Up音樂祭紀實

Wake Up音樂祭,不過是每年南北都有的大型音樂的其中一個。它的價值,大概就在於當下的此時此刻,發生在這裡的一些記憶,有時只是一個畫面,一首歌曲,一個微笑,一個爭執,就足以令它特別。

2016/06/24 | Jesse

唱我們的歌、跳我們的舞:專訪Legacy總監阿舌、1976主唱阿凱、DJ好二

隨著世代交替,現在的年輕人或許不再清楚李宗盛、王傑、杜德偉、草蜢等人當年紅遍半邊天的盛況;而這些天王巨星們在中國、東南亞國家、香港受歡迎的程度,也成了老一輩歌迷的共同回憶。

2016/05/06 | 小日子

馬世芳聽「草東沒有派對」:「魯蛇」世代的虛無與憤怒

我仍不敢說自己真懂了那群不斷歡快唱著「殺了它順便殺了我/拜託你了」的青年世代,箇中種種尷尬,反倒是屬於初老的我輩了。

2016/04/26 | 讀者投書

《醜奴兒》:一群台灣青年的自畫像

草東在這個動盪時勢創作的歌,是給那些生活鬱悶,而又需要堅強地走向未來的孤苦靈魂的一個擁抱。時代會記住這張台灣獨立音樂的新經典。

2016/04/21 | 傅紀鋼

為什麼台灣社會現況就像爛泥?大概因為「公平」都是由「不公」們虛構的

台灣人就像是在過一種「餘生」。所有我們能夠成就的、值得奮鬥的一切,早在我們還沒長大就已經過去。個體全都葬送在集體的社會意識底下,成了一攤爛泥,在囚籠的谷底,無法翻身。

2016/03/12 | Yulin

哭啊!喊啊!叫你媽媽帶你去看草東啊——專訪樂團「草東沒有派對」

希望來現場的人,能夠因為我們的演出引起一些共鳴,聽到他心裡想說但說不出的東西,或是感受到原來還有人這樣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