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誘拍、擺拍野生動物的歪風,何時才能停歇?
人人都想看到稀有的東西,也人人都想拍到好照片。我承認我也是,我也想拍好照片,去追稀有的鳥,跟人炫耀。但是,為了拍到好照片,用麵包蟲、用朱文錦把鳥誘出來,用聲音把鳥引出來,甚至把附近的樹枝都剪得乾乾淨淨,這樣對嗎?
2018/08/18 | 李修慧
農民防「鳥害」卻成保育類殺手,環頸雉、紅尾伯勞被曬成「屍乾」
台南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總幹事曾翌碩則表示,農民確實有防鳥害需求,盼政府介入輔導廠商製作隔離網,能防鳥害又不會造成保育問題。
里山動物列車啟航:讓「國土生態保育綠網」走入民眾日常
彩繪著台灣里山動物的台鐵區間車,現正行駛於西部縱貫線之間,在台灣的每個角落都有機會看到它的行蹤,提醒我們維繫台灣的里山家園的重要,也是邁向永續未來的關鍵。
滅鼠投藥半世紀:老鼠未除,毒死鳥獸
台灣長期使用滅鼠藥,卻從來沒有人評估過是否真的能控制鼠患,事實上有更多證據指出,用藥物控制害蟲,長遠來看反而會讓狀況惡化:藥物沒有選擇性,投放環境中的動物都有可能受害,最終往往是導致目標動物的天敵消失,讓問題更嚴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