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張大春 X 莫言:繁體字是正體字,還是另一種簡體字?
這本《見字如來》雖為解字之文,但讀起來卻又有些小說的快感。問起解字與寫小說的界限與不同,張大春卻談起了相同之處。寫小說的時候,他會讓自己的想像力張揚一點,寫散文的時候,有時也不免想把小說的筆法融進來,但是,關於文字這個事情,不能創造它的來歷。兩者是有相似性的。
2018/07/22 | 精選轉載
認識淫審過程——隨便一個普通人都可以用道德鐵尺把文學作品賜死
「審查本身就是一個很過時的觀念,而今日淫審處所為也是向世界證實了——香港只是一個好多人的農村。」
2016/02/11 | 洛楓
文學缺席的作家身影:陳果的《我城》
電影《我城》缺乏香港文學的歷史感,儘管導演加插了許多這個城市舊有的歷史片段,但那些都是社會的影像,無關「文學」的風景線!西西作為「香港作家」的本位被輕輕略過,又或是從來沒有被彰顯出來。
2016/02/11 | 洛楓
文學缺席的作家身影:陳果的《我城》
電影《我城》缺乏香港文學的歷史感,儘管導演加插了許多這個城市舊有的歷史片段,但那些都是社會的影像,無關「文學」的風景線!西西作為「香港作家」的本位被輕輕略過,又或是從來沒有被彰顯出來。
2016/02/03 | 時報出版
【小說家這份職業】董成瑜:小說讓我們看見人的光芒
我從小說裡面學到一點什麼的話,就是小說會讓我們覺得所有人都是平等的。即便是再卑微的小人物,也有他的價值,小說讓我們看到這樣的人的生命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