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25 | TIME
美國頂尖名校的抉擇:提供窮人往上爬的機會,還是菁英私相授受的場所?
大學不是一個「選賢與能」的地方,而是菁英私相授受的場所。這樣的觀點不僅反映、更助長了民粹主義者對菁英更廣泛的反叛。美國總統川普所屬的共和黨中,有近五分之三的人認為大學對美國有害。
2019/08/27 | 湯米
【插畫】讓自己成為菁英的唯一方法
最適合他們的地方就是一群笨蛋的聚集地,不管說什麼,每個人都相信又崇拜,更不會被誰比下去,過得和神仙一樣舒服,即使一點意義都沒有。
2019/07/30 | 精選書摘
《收入不平等》:現代人並非天生比祖先聰明,而是工業革命讓智商增加
人們普遍認為人類天生就有能力、智力與才能上的差異,而這些差異決定了每個人能爬到哪個社會階級。這種想法不僅非常普遍,也是用來替階級辯解的最佳說詞。不過這樣的想像並未獲得近期科學研究證實。
2019/03/15 | 果殼
你聽過「直銷」嗎——人進來、貨進來,然後勒?
根據一項中國傳銷報告的統計,平均一個傳銷金字塔底下,做直銷賠錢的比例從90%到95%不等,5%左右的人有賺錢,只有0.14%的人可以獲得高額獎金,不過,多數在直銷的人,都以為自己會成為這0.14。
2018/08/01 | TNL特稿
劉仲敬評《美國的反智傳統》:沐猴而冠的菁英
托洛茨基是每一個知識份子內心深處的夢想,正如《風月寶鑑》是每一個男人內心深處的夢想。美國知識份子和大多數男人沒有落到精盡人亡的下場,多虧他們是輸家。
2018/07/12 | 精選書摘
《美國的反智傳統》導讀:美國為何選出川普?本書就是最重要的解答泉源之一
美國的歷史實在太獨特,它是一個移民國家與墾拓社會,相對於歐亞的古老國家,美國文化很年輕,大家也會對它作不同的形容,但是用「反智」(anti-intellectualism)貫穿其中,這倒是聞所未聞。然而作者並非市面上一般語不驚人則不休的商業性寫作者。
2018/04/25 | 傅紀鋼
她打開了人生的視野,決定和「台灣上層階級培育出來的菁英」男友分手
B的問題,出在他是台灣現代社會培育出來的社會菁英,這種人事業心重、自我強,家庭背景講求功利主義,不在乎人文感性,個人的價值就是社會認可的成功,而非自我完成,所以只會把人當工具,是白領階級常見的代表人物。
2018/02/28 | 精選書摘
《下一波全球金融危機》:菁英獸群已聽到新國家主義的母獅吼聲,並開始奔跑
經濟學家已花數十年尋找自由市場模式的不完美。價格訊號受到市場操縱,壟斷的力量被用來限制供給和哄抬價格。資訊不對稱容許賣方藉隱藏瑕疵來剝削買方。這些發現雖被公開承認卻不影響總均衡,菁英只是一味地提出矯正的公共政策。壟斷藉由反托拉斯法來解決,資訊不對稱藉由保證來克服。
2017/12/01 | 精選書摘
《民粹大爆炸》:1970年代歐洲民粹主義興起背景
在一九七〇年代經濟衰退之後的歐洲,新自由主義觀點取代了高度受到社會民主和凱因斯經濟學影響的觀點。加上主要政黨未能處理好歐盟內的移民和來自北非和中東國家的難民問題,以致讓民粹派有機可乘。
2017/11/30 | 精選書摘
定義民粹主義:為何川普和桑德斯對美國如此重要?
民粹主義是一種語言,使用這種語言的是一般民眾。他們是不受限於狹義階級的高貴集合體,將他們的對手——菁英——視為追逐私利和反民主的群體,並且尋求動員一般民眾來對抗這些菁英。
2017/11/30 | 精選書摘
《民粹大爆炸》:1970年代歐洲民粹主義興起的背景
在一九七〇年代經濟衰退之後的歐洲,新自由主義觀點取代了高度受到社會民主和凱因斯經濟學影響的觀點。加上主要政黨未能處理好歐盟內的移民和來自北非和中東國家的難民問題,以致讓民粹派有機可乘。
2017/11/20 | 精選書摘
「潰而不崩」的中國:菁英出逃、中產階級萎縮,向上流動只能「拼爹」
貧富懸殊、中產階層過少、社會底層龐大,說明中國社會階層結構轉型失敗。政治高壓、貪腐與裙帶關係盛行、生態環境嚴重汙染,讓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深感「生活在中國是一場冒險」,對中國的未來失去信心。
2017/10/19 | 精選書摘
民主的缺陷,來自人性的缺陷——從群眾到菁英的反叛
有多少政客在拿著選票上台後,還覺得自己並未高人一等?更甚者,看似天生勢利的菁英,會想真心誠意跟群眾平等共處嗎?
2017/10/18 | 精選書摘
民主的缺陷,來自人性的缺陷——從群眾的反叛到菁英的反叛
有多少政客在拿著選票上台後,還覺得自己並未高人一等?更甚者,看似天生勢利的菁英,會想真心誠意跟群眾平等共處嗎?
2017/10/11 | 精選書摘
《絕望者之歌》書評:川普的成功在於,他比主流美國先看到這群憤怒的他者
他具體描繪出內山老粗的心理圖像,從凡斯的故事清楚可見一個長期被政府忽略的族群,是如何在世代傳承下無法翻身,乃至被菁英階級帶領的美國狠狠拋在社會最底端後,不再相信政府,也不再相信自己。
2017/08/28 | TIME
律師和勞工都自稱「中等收入」——我們有必要重新定義「中產階級」
專業管理菁英通常稱自己為「上層中產階級」,以區分中產「勞工階級」。消失的中產階級則稱自己為「中產階級」,稱菁英為「富人」。有時,特別是左派人士,會將「勞工階級」作為窮人的委婉用語,也難怪美國人感到困惑。
2017/05/08 | 林立青
當窮的弱的人獨自面對國家體制,法律菁英給他們的是一盆一盆的冷水
於是我看到的狀態,會是那些窮的弱的無力的人獨自去抗爭,獨自去面對社會體制再被欺凌的遍體麟傷。而我原本以為的法律菁英份子們紛紛表示「早就說無罪推定之下這不會有任何結果」「那是另一個單位的事」「不然妳就找出證據阿」。
2017/02/15 | 精選轉載
美國如何調合少數菁英與多數白丁的矛盾?
美國在分權的共和體制下,讓有能力的菁英進入政府,運作政府機構,讓國家、社會、全民更能達到潛能。兩百多年下來,一再地證明,這「菁英與白丁」混合的體制,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