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8/31 | 讀者投書
解構「中國文化」和「文化中國」的差異,讀懂柯文哲兩岸論述盲點
「文化中國」不等於「中國文化」,文化的疆界不該等同於國土的地理邊界,將問題化簡為繁的柯文哲,若非不清楚中國政府的套路而蒙昧引用,就是即使知道中共當局想獨攬文化歷史詮釋權,仍矇騙台灣人民喝下這口井水。
2019/08/27 | 黑潮之聲
「留」落美國:1960年代的「美援」與「留學」
1960年代的留學生小說中所呈現的「不歷史與不真實感」的問題就在於,抵達美國,就能毫無疑義「成為中國人」,因為中國特徵會在華裔族群外部不斷擴大。
2019/08/09 | 地方賊
檳城喬治市被偷走的市場記憶:新街頭萬山、吉靈萬山、社尾萬山
馬來西亞族群多元的特色,不只反映在方言的使用,有時還具有「地域性」。以菜市場來說,馬來語稱為「巴剎」,然而在北馬(像是檳城、太平),當地人較習慣用另一種字眼稱呼市場,那就是「萬山」。
2019/08/06 | 精選轉載
論馬來西亞華人「大中華民族主義」的煉成
不幸的是,對「中華膠」​的反擊言論,卻多以馬來西亞國家主義的角度出發,強調馬來西亞國家的忠誠,強調馬來文的地位要學好馬來文才對,如果不愛國這麼愛中國就剪掉馬來西亞護照滾回中國去,這些言論其實非常巫統,是另一種霸權。
2019/08/05 | 精選書摘
張貴興答客問:來台前我是砂拉越的華人,非「馬來西亞人」
來台前,被英國「殖民」6年,被馬來亞「殖民」14年。前6年,年幼無知,沒落的大英帝國感動不了我;後14年,殘存著英國幽靈的大馬外來政權深刻的影響了我。
移民前後腦交戰——搵食
努力打拚半生後,人脈、成績、金錢累積到一定程度才足以考慮移民,轉跑道一切歸零,難不難?
2019/03/12 | 李國樑
【封面故事】那些本土化的星國華人習俗:新加坡地方小,回娘家不需等到初二
新年、七夕、中元節及端午皆是中華民族古老的傳統節日之一,新加坡來自不同籍貫的華人習俗也大有不同,但這些民間的創意,充分表達了平民百姓對生活的期待。
2019/02/19 | Nina
相較台灣吃元宵、看燈會,印尼元宵節有哪些習俗 ?  
元宵節有「小過年」之稱,各國過節方式卻各具特色。台灣各地有不少絢麗的燈會及相關慶祝活動,印尼也有它慶祝元宵節的特色活動。
2019/02/05 | 賴珩佳
【印尼過新年】印尼華人的農曆年:「雨會下到農曆年」,發紅包可是見者有份
每年初一到公婆家的路上,我們總會經過一戶當地赫赫有名的大財主,他發紅包的大手筆經過口耳相傳後,年初一聚集在他家附近的人群一年勝過一年,從三年前開始,他還要特別情商幾位警察在初一這天到他家門口幫忙維持領紅包群眾的秩序,由此可見場面的浩大
2019/01/22 | 江河清
民族血緣辯論可以休矣,國家認同從來就不需要血緣背書
就像我們可能會避開一些惡毒的親戚,卻會親近沒有血緣的好朋友,民族血緣的近或遠也不能說明認同實踐的差異。回過頭來說,不論台灣人與中國人的血緣關係有多遠或多近也不是重點,重點是雙方實質的互動關係。
前雅加達省長鍾萬學將出獄:請別再叫我「阿學」
他在信中表示感謝主讓他在雅加達省長選舉中失敗,如果能讓他重新選擇,他也寧可選擇入監而非 「執政五年」,因為這將使他更加傲慢且墮落而傷害許多人的感情。他表示,自己本來是「掌控市政廳」的人,但因著被監禁,學會「控制自己」。
2019/01/20 | 精選書摘
《精神科學與近代東亞》:華人疾病「縮陽症」如何成為精神分析的對象?
換言之,對縮陽的錯覺不止出於影響深遠的中醫文化,也有部分由西方醫生「編造」其臨床真實性的成分。對魏來說,縮陽症的概念由兩部分構成,一部分是主要由醫生推廣的大眾知識,另一部分則來自於(華人)文化大背景下患者形成的體驗。
2019/01/17 | BJ周
【明鄉人】那群拒絕降清的舊臣遺族和擁護者,反清反到越南的「明鄉人」
由於明鄉人得到執政者給予較優的權益,清朝時期才移居越南的華人,與越南女子通婚後也多自稱為明鄉人。因此今天所謂的明鄉人,已經成為泛指華越通婚的後裔。有意思的是,19世紀末期中法開戰之前,這些明鄉人又成為中法兩國爭取的目標。
2018/11/30 | 吳象元
在印尼江湖中練功的台灣女子:原本說好在印尼「只待一年」,結果轉眼就是十多年
「我希望他們維繫一份對台灣的感情,因此常分享很多關於台灣的人事物,也曾想把他們教成台灣人,但後來發現這只是我的想像,因為最多也只有一半,畢竟印尼是他們成長的地方,他們的連結也在這。」
2018/11/17 | 精選書摘
章緣短篇小說〈生魚〉:這怪魚,這強盜,這天殺的中國侵略者
「作孽啊!」查理深深嘆息。為什麼你們要到這裡來寄生?寄人籬下就該安分,怎麼又惹得人要把你們趕盡殺絕?天地之大,難道就沒有你們容身之處?
2018/11/15 | 李國樑
1832年仰光已有華人足跡,但為何來自各方的他們不約而同來到這裡?
從廣東與福建省出發到緬甸,路途困難重重;而早在胡文虎之前,已經有移居到新加坡的緬甸人。究竟為什麼來自各方的華人都不約而同來到仰光呢?我們可以從南安人的鳳山寺青蓮堂中,一副對聯看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