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17 | 精選書摘
章緣短篇小說〈生魚〉:這怪魚,這強盜,這天殺的中國侵略者
「作孽啊!」查理深深嘆息。為什麼你們要到這裡來寄生?寄人籬下就該安分,怎麼又惹得人要把你們趕盡殺絕?天地之大,難道就沒有你們容身之處?
2018/10/27 | 羊正鈺
台灣首份地籍表在「荷蘭出土」,400年前的熱蘭遮城八成都是「唐人」
中研院台灣史助研究員鄭維中分析指出,當時熱蘭遮城共有320戶,其中20戶是荷人,其他是唐人登記名字,而唐人屋僅登記在約70幾個唐人名下,比較活躍的31個人中,大部分是翻譯人員。
2018/09/29 | 傅紀鋼
成龍為什麼從「平民功夫英雄」淪為華人世界的過街老鼠?
「平民功夫英雄」可說是成龍為世界影史塑造出來的一大特性。成龍在通俗文化的影響上,是8、90年代的指標性人物,甚至美國奧斯卡都於2016年頒給他終身成就獎。但奇怪的是成龍最近的聲望,卻像是過街老鼠一般,受到華人世界的普遍唾棄。
2018/09/13 | 精選書摘
《看看板》:馬來西亞招牌有福建話,還有難得一見的客家話
馬來半島的khan-páng沒有與華語普通話區別的壓力,因為早年福建話即是主要通行語之一,也未曾經歷過來自官方的國語運動壓迫,所以福建話能很自然地直接用於整個店號名上。
2018/09/10 | 精選書摘
《低端的真相》:販售DVD的倫敦華人,浮屍在城郊運河
幾年前,賣DVD的華人族群陸續出現在英國各處市鎮,DVD因此成為華人的代名詞。我住的地方黃臉孔稀少,就曾七次走在路上,被英國人朝著我戲謔地叫我DVD。而販售DVD的小販,則會面臨被搶或被攻擊的風險,甚至會失蹤或被殺害。
2018/09/05 | TIME
《瘋狂亞洲富豪》不只是花花世界,還有亞洲人共同的生活經驗
製作團隊選擇將這本小說搬上大銀幕的意義深遠,全世界和我一樣的亞裔人士能藉此機會透過大螢光幕看見自己,同時也能理解到《瘋狂亞洲富豪》的不足之處。
異域、孤軍、亞細亞的孤兒?泰國北部美斯樂的華人與茶產業
泰北美斯樂的人絕大多數祖籍來自雲南,是國民黨軍93師的後裔。因為國共內戰失利,他們從雲南撤退至緬甸,並在此繁衍了第二代。在此我試圖透過泰北的茶產業、當地華人茶家的生產與生活,譜出這群人如何改造其所賴以為生的邊境之地。
2018/06/24 | 李華
說華語被輕視,英語講再好也是西方眼中的「香蕉人」
英語是全世界通用的語言,並不代表只要學會英語就可以了。就算是英國、美國這樣以英語為母語的國家,他們的國民也要學習外語,我從來沒有看到一個民族像華人這樣輕視本民族的語言。
2018/06/01 | 李華
炒作歧視的中國人,不如他們口中的印度「三哥」
中國人在西方國家和當地白人發生平常衝突,中國的媒體總是習慣性地冠以種族歧視的標簽,然後大肆渲染和炒作。這樣的行為雖然親痛仇快,但是也讓人家覺得你玻璃心,更深層次地暴露了自己的不自信。
2018/04/13 | 羊正鈺
林書豪多了一個「台灣老闆」,蔡崇信為何花3百億入主籃網隊?
在Forbes公佈的2017年華人富豪榜中,作為阿里巴巴創始人之一的蔡崇信以58億美元淨資產,排名第40位,身家可謂雄厚。
2018/02/13 | Leo Chang
我的老母雞,你的大公雞:在紐西蘭與中國青年的一次對談
「中國可能一直無法瞭解台灣人在想什麼。我的生活歷程中,在學校時期有很大一段時間中國是存在我心中的,不過當我成長後,又從各類的資訊中感受到中國的打壓,這兩種情緒的交會,讓我這一輩的人開始思考。」
從檳城華人「迅速切換語言」的日常,看見多元文化的在地體現
檳城的華人,或者說馬來西亞華人,除了語言混雜之外,迅速切換語言亦是種平凡的日常,多元文化著實地體現於地方生活空間,以及個人尺度的語言之中。剛開始和當地人閒聊或訪談的時候,對方講了一串華語混英語,我卻有「嗯?我剛剛聽了甚麼?」的感覺。
2018/02/01 | 精選書摘
《東印度公司與亞洲的海洋》:華人、伊朗、印度與亞美尼亞商人的移民世紀
歐洲的東印度公司把勢力拓展到從東南亞到西亞這片廣闊地區時,沒有遭受到過多的抵抗,其貿易事業之所以能夠成功地開展,與此地區王權開放而且同意「自由貿易」的態度有極大的關係。
2018/01/31 | 黎蝸藤
反非法移民背後的「狗哨政治」:這些「華人川粉」都被川普給戲弄了
受影響最大的莫過於美國的華人了,因爲美國華人長期都是依親移民的最大得益者之一,遷就非法移民對合法移民不公平,又是華人川粉反民主黨的主要動機之一。篤信川普的華人川粉都被川普的戲弄了。
加拿大華人第1.5代的觀察(下):我有政治立場,但不用站上對立第一線
黑人社區有很多基督徒,難道他們不害怕伊斯蘭恐怖主義嗎?但為什麽沒有顯著來自黑人社區的聲音去聲援川普反穆斯林政策?少數族裔和弱勢群體之間存在唇亡齒寒的問題。
加拿大華人第1.5代的觀察(上):自認代表全體華人的少數中國奇葩
部分華人的確存在根深蒂固對於其他少數族裔的歧視,甚至是一些擁有黃色皮膚的「白人至上主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