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蘇聯花了70年倒台,中共呢?
七十年了,蘇聯1922建國,但1989柏林圍牆倒塌後,就明確顯現其崩潰的敗象。中共政權在今天卻是靠著國際資本主義給予支撐並壯大。只要我們明確清楚知道這是個價值與意識形態的鬥爭,不再拿「修昔底德陷阱」美化中國的挑戰,這個共產主義七十年魔咒不是不可能應驗的。
2019/03/31 | FORTUNE
馬斯克如何「花別人的錢」,是特斯拉未來勝敗的關鍵
特斯拉去年使用了80億美元的他人資金,約佔全部營運資金、工廠、設備、資本化研究支出總支出的244億美元的三分之一,而特斯拉未來的盈利能力,也取決於它能持續運用多少「他人資金」。
2019/02/11 | TIME
今天的百老匯女主角,曾是患恐慌症的華爾街雇員
我們經常被事物困住,那是因為我們太安逸了。即使喜歡自己的舒適圈,也要往外踏出去——這個決定非常、非常可怕。但我之所以離開,就是因為我知道自己可以辦到。
2019/02/11 | TIME
今天的百老匯女主角,曾是犯恐慌症的華爾街雇員
我們經常被事物困住,那是因為我們太安逸了。即使喜歡自己的舒適圈,也要往外踏出去——這個決定非常、非常可怕。但我之所以離開,就是因為我知道自己可以辦到。
2019/01/26 | TIME
在五位市場專家眼裡,美中貿易戰如何影響2019投資環境?
透過五位市場專家的眼睛,看看美國和中國是否能夠在不傷害其經濟的情況下解決貿易爭端?英國在脫歐之後,又會變成什麼樣?
2018/12/24 | 周雪君
美財長罕有致電華爾街巨頭派定心丸 特朗普終明白聯儲局主席「炒不得」
美股勢危,道指今季表現是2008年第四季以來最差一季,加上聯儲局主席鮑威爾被炒傳聞,簡直是完美風暴條件齊全,財長努欽周末期間努力救火,向市場大派定心丸。
2018/11/21 | 精選書摘
《金錢遊戲》:在金融機構圈,華爾街操盤手的午宴自成一個世界
不論是哪一天,每個參加斯卡斯代爾午宴的賓客都可能負責管理數十億美元的資產。當你手上有這麼多錢可以動用的時候,相信我,你絕對到哪裡都受人歡迎。
2018/09/12 | 精選轉載
我在雷曼的最後日子——睇住佢點冧
雷曼兄弟倒閉十周年,作者當年為雷曼的員工,親身經歷了這家百年投行最後的日子。
2018/09/03 | FORTUNE
從金融危機到「綠色債券」,綠能產業的華爾街明星之路
綠色債券能將理財規劃和環保理念結合,而且過程透明還可隨時檢驗,綠色債券的主要承銷商美國銀行,迄今為止已經賣出了價值270億美元的綠色債券,超過所有美國當地的銀行,而這個市場才正準備起飛而已。
2018/08/10 | 精選書摘
銀行為了賺錢濫發信用卡,連可愛的小狗狗都不放過
「華倫教授。」他語氣堅定。會議室裡鴉雀無聲,顯然開口的這位來頭不小。「我們很感謝你能來出席,這是真的,但是我們完全不考慮縮減借給這些人的貸款,因為他們正是給我們銀行最多利潤的一群人。」他站起來,表示會議結束。花旗銀行從此便和我斷絕往來。
2018/08/09 | 精選書摘
銀行為了賺錢濫發信用卡,連可愛的小狗狗都不放過
「華倫教授。」他語氣堅定。會議室裡鴉雀無聲,顯然開口的這位來頭不小。「我們很感謝你能來出席,這是真的,但是我們完全不考慮縮減借給這些人的貸款,因為他們正是給我們銀行最多利潤的一群人。」他站起來,表示會議結束。花旗銀行從此便和我斷絕往來。
2018/07/07 | 懶人經濟學
二十年來最長連跌──華爾街銀行怎麼了?
儘管財報營收強勁、企業併購活動增加、利率上升、且所有銀行都通過了美聯儲第一輪壓力測試,但華爾街銀行們的股價卻止不住節節敗退。
2018/07/07 | 懶人經濟學
二十年來最長連跌──華爾街銀行怎麼了?
儘管財報營收強勁、企業併購活動增加、利率上升、且所有銀行都通過了美聯儲第一輪壓力測試,但華爾街銀行們的股價卻止不住節節敗退。
2018/04/13 | 新公民議會
金融海嘯能吃嗎?華爾街慶祝特朗普行情背後的隱憂
川普上任後的連番稅改政策,讓華爾街金融家又活絡起來,反映在道瓊工業指數的慶祝行情上,讓選民和投資者知道美國經濟又復甦了,華盛頓的政治掮客行業也是華爾街金融利益集團背所支撐,至於全球金融海嘯的省思和監管,過了就過了吧!
2018/04/13 | 新公民議會
金融海嘯能吃嗎?華爾街慶祝川普行情背後的隱憂
川普上任後的連番稅改政策,讓華爾街金融家又活絡起來,反映在道瓊工業指數的慶祝行情上,讓選民和投資者知道美國經濟又復甦了,華盛頓的政治掮客行業也是華爾街金融利益集團背所支撐,至於全球金融海嘯的省思和監管,過了就過了吧!
2017/12/11 | 周雪君
【更新】比特幣期貨登場,1月份一度升穿18800美元
比特幣期貨殺入華爾街,首日價格上升反映投資者對比特幣信心增強。
2017/11/10 | Project Syndicate
美國富豪針對「可持續發展」發起的戰爭
美國在可持續發展目標指數中排名很低並不是侮辱美國。相反,它是美國遊說勢力財富和權力相對於普通公民在政界地位的一種悲傷而令人不安的反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