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09 | 肥內
喜劇片的前世今生:談「喜劇身體」與「對白」的兩極
類型片雛形是在默片就建立起來的,但當時顯然不可能有歌舞片,那麼為何《萬花嬉春》會長成這樣?歌舞片像是一個次類型,或者說,一個「中間的」類型,因為它基本是從喜劇派生出來。
從《萬花嬉春》看雨景拍攝:怎麼做才能讓觀眾看見雨水的模樣?
螢幕上看似自然的雨戲,其實大多都是「人造雨」,並非實景。文章將分享拍攝雨景時的要點,並以經典電影《萬花嬉春》(Singin’ in the Rain)中,主角在雨中歌舞的那場戲為例,提醒拍攝下雨場景時,需要注意的相關事項,揭曉幕後雨景拍攝之秘辛。
以電影貫穿教學科目:專訪樹林國小資優班教師廖宏翊
值得一提的是,孩子們出乎我意料地喜歡《萬花嬉春》,放映時,多數孩子對電影中的音樂稍有印象,也對其中的踢踏舞非常感興趣。
不該與生活脫節的藝術教育:專訪永和國小音樂教師黃洛琳
由於課堂時間有限,難以擁有足夠時間完整播映一部電影。但黃洛琳會搭配音樂課的主軸,挑選出電影曲目,帶著學生反覆聆聽,並拆解一首曲子,認識其中有著什麼樣的樂器。
2016/02/15 | 陳 德齡
獨立製片生存指南(六):一個在體制內的嘗試:讓我們一起認識電影吧
我不是教育工作者,但作為以台灣電影資產保存為使命的電影工作者,我們深知電影的土壤是教育,是觀眾多元品味培養,是讓人產生疑問的路徑,不論對生命、個人、或社會提問,其開創的視野造就一個國家的歷史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