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7/23 | 羊正鈺
板中開放男生穿裙引迴響:建中8月起可穿便服入校,包括裙子
6月底板中召開校務會議討論服儀規定,確定未來男性學生也可以穿制服裙上學,成為全台第一間開放男學生穿制服裙上學的高中,而建中、成功高中、台中一中等校的制服解禁也蓄勢待發。
2019/05/18 | 羊正鈺
「同婚專法」通過後你該知道的事:結婚登記、婚假、收養和報稅怎麼辦?
內政部將進行戶政系統的更新、測試,配合本月24日正式施行,讓同志朋友完成人生大事,截至7日,已有254對同性朋友在各地戶政事務所預約同性結婚登記。
2019/05/10 | 羊正鈺
台灣中學學生會發起「男學生穿裙」活動 議員:家長會不讓孩子入讀
板中學生會道:「如果我們的同學能夠因此被同理、尊重,我們願意為了他們勇敢一次、兩次、好多次,這樣或許我們就不會再失去任何人。」
2019/01/11 | TNL特稿
追憶「美麗琪姐」陳俊志
他的磁場強大,只要有他在的場合,氣氛就很歡樂⋯他說小時候喜歡的跟同學不一樣,生命中充滿了困惑:「男同學喜歡無敵鐵金剛,我崇拜木蘭飛彈;男同學崇拜科學小飛俠,而我喜歡的是裡面的珍珍。」他是美麗琪姐陳俊志!
2018/11/23 | 讀者投書
在性平教育被打壓的社會,像我這樣「不夠陽剛」的男孩只能埋藏青春
「愛家」公投他們的行為,是扼殺所有愛,消滅了家的包容可能。他們不只拒絕了多元性別的可能,更是惡意否定了每個生命一路走來,因為「做自己」所受到的傷害。請不要被擊潰,請好好活下來。我們要活下來給那些還沒長大的孩子們看,告訴他們,你可以長大,會有人愛你。
2018/11/21 | 法操FOLLAW
鼓勵小孩變同志?《性別平等教育法》的由來與規範
彭婉如命案讓我們注意到兩性平等、性侵害等教育的不足;葉永鋕事件讓我們發現學校在不同性別特質、性傾向的教育不足;2010年楊姓國中生跳樓,再次讓大家注意到性平教育的重要,以及學校在法律通過後並未落實的問題。但如果每次的精進,都必須要等到悲劇發生,那究竟還有多少的生命要被犧牲?
2018/10/26 | 精選書摘
當一個害怕感染HIV的異性戀妻子,來到同志諮詢門診
許許多多的同志,在成長過程裡,都曾以為自己是世界上唯一的差錯、不可說的隱疾。同學的羞辱讓自己噤聲,師長的否定讓自己絕望,反同團體大力運作的「學校教育不可以提到同志」,讓自己灰飛煙滅。
2018/04/26 | 精選轉載
以品格教育取代同志教育來杜絕霸凌?這恐怕找錯了藥方
葉永鋕受到多重的校園霸凌,從要求代寫作業、脫褲子,到肢體攻擊,而霸凌者從經濟階級角度來看也是社會的弱勢,這些是事實,但是這無法否認陰柔的性別特質是影響他校園經驗的主要因素。有家長團體主張以品格教育取代同志教育來杜絕霸凌,這恐怕找錯了藥方。
2017/10/29 | 張訓譯
汙名喚醒性別意識,從美國經驗看台灣性別教育
代教育的主要功能是傳達正確的知識與概念給學生,而不再是傳統的黨國教育。因此唯有性別平等,才能讓孩子在沒有歧視的教育環境中成長。
2017/03/17 | 讀者投書
葉永鋕的日本之旅:關於1985年出生的玫瑰少年與娘娘腔大叔
和我一樣出生在1985年的葉永鋕,仍舊保持著十幾歲的笑容,現在在全日本「旅行」,大書店和各網路書店都可以找到他。看照片笑得那樣開,應該是很開心的吧。
「法案應該服務的是平權,而不是為歧視效勞」,永鋕哥,葉媽給了我們好多的勇氣!
永鋕哥,媽媽一直都在守護我們。即使農地很忙,她還是心心念念的牽掛在我們身上。希望在某一天,天空綻放著彩虹。彩虹底下子民平安的度過每一天。
2016/11/20 | 羊正鈺
【圖輯】性別平等教育不是「同性戀教育」!6張圖讓你破解網路謠言
性別平等教育的目的是讓孩子們知道「世界上有和自己不一樣的人」,教導孩子「尊重彼此的不同」、「體諒和自己不一樣的人」
2016/11/18 | 精選轉載
化作春泥更護花:我不認識生前的永鋕,卻因官司一起走過了七年
永鋕生前,我並不認識他,死後因為官司,我們一起走過七年;在我的認識裡,對上學有如驚弓之鳥的他,並不因此而失去對自己的信心。除去他是校園暴力的受害人,對音樂、美食、手作藝品有才情的他,在我心裡是個有創造性生活態度的實踐者。
我會一直講出那天的故事,跟葉永鋕一樣,讓大家永遠記得你們的存在
「我懂你的痛苦,我也是如此,只是我比較懦弱的不敢消失。那時對自己發誓,離開學校後,不管如何,一定要進入校園讓大家了解不一樣的孩子,有著一樣的生存權利。」
2015/11/12 |
走過全民霸凌,重新愛上蔡依林
我一直覺得很幸運,能生在孫燕姿、蔡依林、周杰倫同時出道的這一代,音樂上的溫暖、突破和創新,是我心中華語流行樂壇的黃金年代。
2015/11/12 |
走過全民霸凌,重新愛上蔡依林
我一直覺得很幸運,能生在孫燕姿、蔡依林、周杰倫同時出道的這一代,音樂上的溫暖、突破和創新,是我心中華語流行樂壇的黃金年代。
2015/10/30 | queerology
你還記得15年前的「玫瑰少年」葉永鋕,是怎麼死的嗎?
男孩的遺書裡寫著,「即使消失會讓大家傷心,­卻是短暫的,一定很快就被遺忘,因為這是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