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我販賣自己繪製的Q版明星商品,會侵犯肖像權嗎?
繪製他人長相基本上就會侵害他人的肖像權,非經同意或授權就販賣繪製Q版公眾人物商品,除非有經過繪製者重新創作並加入高度創作性,做出「有點像但不一樣」的人物,否則就會侵害肖像權,還有可能要負賠償責任。
2019/09/23 | 法操FOLLAW
古人名著的著作財產權歸誰?「存續期間」延長真的好嗎?
人類的文明進步,必須要透過前人的知識累積及後人加以運用才能達成。若是一昧延長著作財產權的保護期限,使少數人長期把持著作,對於文化發展真的好嗎?值得我們細細去思考。
2019/04/29 | 精選轉載
當搜尋引擎變「答案引擎」,Google離開了版權的「避風港」嗎?
Google正在吃掉所有流量,讓使用者停在Google,不會進入到個別的網站去,答案引擎會加劇這個情況。造成的結果,就是「Google或成最大贏家」。
2019/04/29 | 精選轉載
當搜尋引擎變「答案引擎」,Google還能逃避著作權的管轄嗎?
搜尋引擎要順利運作,首先得把網站所有內容存下來做成索引,這個行為在傳統上必須經過著作權人的授權,而DCMA的出現就是讓搜尋引擎的不合法變成合法,但在Google一心想吃掉全部流量的時代,原本的網開一面的理由還成立嗎?
2019/03/06 | 智由博集
該如何判定「抄襲」?先認識何謂專利、商標和著作權
當所謂的「抄襲」發生時,要先確認以下幾件事:專利、商標與著作的權利主張。那專利權、商標權和著作權又差在哪裡呢?
2019/02/28 | 法操FOLLAW
【玩遊戲學法律】把《還願》的印章和符咒製成衣服販售,有違法嗎?
在《還願》的符咒事件爆發後,有台灣網友在公開了「習近平小熊維尼」印鑑供大家下載,也有人將該印章和符咒製成衣服販售,但這會不會違反著作權法呢?
模仿韓國節目的概念拍片上傳,算是二創還是抄襲?
簡單來說,法律不保障你腦中的「好點子」,而是保障基於好點子所作出來的「好創作」,如果抄襲的是「概念」,著作權法又認為抄概念不違法,這支影片就沒有侵害別人著作權,沒有違法。
2018/12/27 | Kayue
「米奇老鼠保護法」為美國帶來的「公有領域真空期」將於2019年結束
自1998年起,美國只有少量作品流入公有領域,原因是當年國會通過延長保護期限。在20年後,1923年的作品終於可以讓公眾自由使用。
2018/11/11 | 精選書摘
《大破壞》:贏者全拿的谷歌,真正擅長的領域是「監管劫持」
谷歌真正擅長的領域是「監管劫持」(regulatory capture)。根據諾貝爾獎得主喬治.史帝格勒(George Stigler)的說明,監管劫持是監管機構最後被其所負責監管之產業支配的過程。
2018/09/25 | 智由博集
足球場上的智慧財產:FIFA商標、球員肖像權和足球遊戲授權
球員肖像權、隊徽、隊服、聯賽商標甚至著名的競賽場地權利,可能分別由俱樂部、聯賽協會、廠商及球員本身持有。而國際足總是出了名的有智財意識,絕不放任一點有侵權疑慮的行為,然而,有家公司卻能名正言順的使用絕大部分的世足版權。
2018/09/08 | 智由博集
【專訪】老王樂隊:多花三五年讀智慧財產,反正我還年輕
老王樂隊的吉他手偉碩認為串流音樂會加大音樂人之間的「貧富差距」:紅的更紅,也得到大部分的利益。導致新人很難作廣告行銷,很難被聽見,最後被淹沒在洪流之中。想想串流平台的推薦歌曲上是否都還是當紅流行歌手,獨立音樂仍占少數。
別拿二創當藉口,《著作權法》的原則是「我沒授權,你就不能用」
要不會違反《著作權法》最簡單的方式,就是使用有授權的資源,並且依照授權條款使用,例如授權條款寫著「僅供個人使用」,你就只能在個人所及的使用範圍內利用,至於怎樣叫「個人使用」,如果授權條款沒寫得足夠仔細,就有解釋的空間了。
2018/05/08 | 資訊人權貴
為甚麼Oracle可以拿九列程式碼的著作權,到處濫收「保護費 」?
我在通識課裡每個學期都會考這個概念,因為這就像是每一位公民需要知道詐騙集團的手法或毒品的危害一樣重要。
2018/05/04 | 資訊人權貴
為甚麼Oracle可以拿九列程式碼的著作權,到處濫收「保護費 」?
我在通識課裡每個學期都會考這個概念,因為這就像是每一位公民需要知道詐騙集團的手法或毒品的危害一樣重要。
著作權、個資和「零工經濟」:台灣平台經濟的法律挑戰
從Uber、Facebook到Google,數位經濟下的平台總是會面臨多種法規挑戰,台灣站在數位的浪頭,不應該忽視相關的政策和規則的制定調整,正視平台經濟的法律挑戰,才是數位經濟大未來的重要關鍵。
2018/02/28 | 公務門小三
藝術家哭訴集體詐騙,但輕忽著作權的風氣才是世紀大災難
全球華人藝術網藉文化部補助案名義令藝術家簽訂不平等合約的事件沸沸揚揚,但除了長期忽略規範的文化部失職外,久不「了解司法」的藝術家也應該正視問題,否則著作權的概念,可能永遠難以普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