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24 | 李伊
如果你不懂同志的感受,請聽聽我的「蒙古排華」經驗
他們沒有做錯任何事,但光是身為性少數,因為整個社會對他們充滿不容辯解的惡意和危險,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砸到頭上,就讓他們必須對每個人掩藏自己的身份:愈看不出來他們真實的身份,他們就愈安全。
2019/03/25 | 黎蝸藤
滿清容許「一國兩制」?看雍正皇帝如何「改土歸流」
滿洲人雍正和鄂爾泰如此積極推行改土歸流,哪裡有一點像是被「漢人士大夫官僚」推著走的樣子?大力推動改土歸流的還有漢軍旗人雲貴總督高其倬,他在雍正元年已經奏請在麗江改土歸流。這些都不是「正宗漢人」。
2019/01/16 | 羊正鈺
不只中國甘肅、蒙古國也淪陷,為防非洲豬瘟今起中港澳旅客手提行李要100%檢查
農委會主委陳吉仲指出,已在桃園機場入境之空橋出口、移民署證照查驗及關務署行李檢查等處設置三道防線達到百分百檢查,以因應即將到來的農曆春節期間湧現的大量入境旅客。
2018/09/12 | 楊俊業 博士
泰國姓名學問大:你知道直至1913年,泰皇才下令要臣民自訂「姓氏」?
泰國「拉瑪六世」哇集拉伍德國王受英式牛津教育,思想觀念趨向西化開明,由於自古泰民族「有名無姓」之命名習慣,容易造成家族傳承三代後,祖父(母)很難藉由「姓氏」來確認孫子(女)之直系家族血緣關係及判斷堂(表)兄弟姐妹之旁系宗親關係。
2019/08/11 | 高紹沖
蒙古人從容優雅的「游牧性格」,公務體系也對遲到習以為常
在蒙古的台商或非營利組織,亦常抱怨蒙古行政機關的效率低落,且與地狹人稠的台灣相反,地廣人稀的蒙古,當然會有不同的發展策略,即便是要勉力自給自足,抑或要獨立發展經濟,都有待官僚體制進行長遠的規劃。
2019/03/21 | 讀者投書
我在蒙古教中文:蒙古文有兩套書寫系統,學漢字像嘗試陌生的料理
「學習中文就像吃一道陌生的料理,令人有點害怕,然而因老師帶領我們一起品嚐,從此讓我們有一口接一口吃下去的慾望。」一名女學生於成果展致詞時以譬喻分享了她的感想。我想,這道料理是神祕的,是奇特的,是耐人尋味的,我們沒有人選擇狼吞虎嚥,因為它永遠值得我們細細慢嚥。
2019/08/15 | 楊俊業 博士
從禁忌英雄到觀光大使,蒙古人複雜的「成吉思汗情結」
上世紀蒙古在蘇聯「老大哥」70年的「監護」下成長,成吉思汗一度被蒙古執政當局視為「政治犯」看待,有關成吉思汗的一切事物均成為禁忌。
2019/09/08 | 高紹沖
抵抗蒙古帝國的勇氣(二):西藏盡頭,不丹的獨立戰爭
雖然蒙古的和碩特汗國與西藏的甘丹頗章政權仍舊認為「不丹是西藏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願放棄,累次來犯,但始終未能取得決定性勝利,屢屢遭不丹擊退,不丹也終於在「獨立戰爭」中贏得西藏對其自成一國的承認。
2018/10/30 | 精選書摘
《關於死亡,我現在所想的是⋯⋯》:將嬰屍「放置於荒野」,蒙古特殊的生死觀
與蒙古的遊牧民族打交道,經常會被他們強大的精神力與生命力所震懾。但也可以清楚地瞭解到,他們所生存的環境就是如此嚴酷,若沒有這等精神力與生命力,是無法生存的。
源義經傳奇:從落難貴公子變成「滿蒙之祖」
在當時的一些故事裡,義經又「被祖先」,成為了後金建國英雄.努爾哈赤的祖先!結合後來的成吉思汗說,義經在江戶至近代日本裡,由一個落難貴公子,搖身一變成為了大海彼岸的滿蒙民族之祖。
2019/07/07 | 高紹沖
蒙古的「紅色英雄」:烏蘭巴托的風情與風險
作為新興市場的一員,蒙古吸引投資者的目光,亞洲房地產買賣的熱潮也蔓延至蒙古首都,房地產的買賣不是不行,但建議還是以含土地的實業投資為佳,一方面既能開闢新工作機會,一方面也能創造出真正的產值。
2019/06/04 | 高紹沖
永和豆漿深入內蒙:我在二連浩特看見中國邊境貿易的縮影
觀察中國對蒙政策,其實頗有連貫性,2014年8月習近平訪問蒙古,同年8月21日中蒙跨境購物網站「城市商店」運行,以跨境電子商務型式進入蒙古一億美元規模的網路零售市場。中國積極搶佔蒙古市場,牢牢地讓蒙古搭上中國「發展列車」之意圖明顯,邊境貿易更是足以切入市場的突破口。
2018/11/25 | 李伊
如果你不懂同志的感受,請聽聽我的「蒙古排華」經驗
他們沒有做錯任何事,但光是身為性少數,因為整個社會對他們充滿不容辯解的惡意和危險,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砸到頭上,就讓他們必須對每個人掩藏自己的身份:愈看不出來他們真實的身份,他們就愈安全。
2019/03/21 | 讀者投書
我在蒙古教中文:蒙古文有兩套書寫系統,學漢字像嘗試陌生的料理
「學習中文就像吃一道陌生的料理,令人有點害怕,然而因老師帶領我們一起品嚐,從此讓我們有一口接一口吃下去的慾望。」一名女學生於展示成果以譬喻致詞。我想,這道料理是神祕的,是奇特的,是耐人尋味的,我們沒有人選擇狼吞虎嚥,因為它永遠值得我們細細慢嚥。
2018/11/12 | 精選書摘
《關於死亡,我現在所想的是⋯⋯》:將嬰屍「放置於荒野」,蒙古特殊的生死觀
與蒙古的遊牧民族打交道,經常會被他們強大的精神力與生命力所震懾。但也可以清楚地瞭解到,他們所生存的環境就是如此嚴酷,若沒有這等精神力與生命力,是無法生存的。
2018/02/12 | 精選書摘
砍這麼多人手也會痠:歷史學家「膨風」的蒙古大軍屠殺史
蒙古軍對待投降的城市非常溫和、寬厚,但對降而復叛的城市,毫不留情;他們迅即回師,將叛亂者悉數消滅。城市毀得夠徹底,就不可能再造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