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24 | 李伊
如果你不懂同志的感受,請聽聽我的「蒙古排華」經驗
他們沒有做錯任何事,但光是身為性少數,因為整個社會對他們充滿不容辯解的惡意和危險,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砸到頭上,就讓他們必須對每個人掩藏自己的身份:愈看不出來他們真實的身份,他們就愈安全。
2018/09/12 | 楊俊業 博士
泰國姓名學問大:你知道直至1913年,泰皇才下令要臣民自訂「姓氏」?
泰國「拉瑪六世」哇集拉伍德國王受英式牛津教育,思想觀念趨向西化開明,由於自古泰民族「有名無姓」之命名習慣,容易造成家族傳承三代後,祖父(母)很難藉由「姓氏」來確認孫子(女)之直系家族血緣關係及判斷堂(表)兄弟姐妹之旁系宗親關係。
2018/10/30 | 精選書摘
《關於死亡,我現在所想的是⋯⋯》:將嬰屍「放置於荒野」,蒙古特殊的生死觀
與蒙古的遊牧民族打交道,經常會被他們強大的精神力與生命力所震懾。但也可以清楚地瞭解到,他們所生存的環境就是如此嚴酷,若沒有這等精神力與生命力,是無法生存的。
2018/11/25 | 李伊
如果你不懂同志的感受,請聽聽我的「蒙古排華」經驗
他們沒有做錯任何事,但光是身為性少數,因為整個社會對他們充滿不容辯解的惡意和危險,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砸到頭上,就讓他們必須對每個人掩藏自己的身份:愈看不出來他們真實的身份,他們就愈安全。
2018/11/12 | 精選書摘
《關於死亡,我現在所想的是⋯⋯》:將嬰屍「放置於荒野」,蒙古特殊的生死觀
與蒙古的遊牧民族打交道,經常會被他們強大的精神力與生命力所震懾。但也可以清楚地瞭解到,他們所生存的環境就是如此嚴酷,若沒有這等精神力與生命力,是無法生存的。
2018/02/12 | 精選書摘
砍這麼多人手也會痠:歷史學家「膨風」的蒙古大軍屠殺史
蒙古軍對待投降的城市非常溫和、寬厚,但對降而復叛的城市,毫不留情;他們迅即回師,將叛亂者悉數消滅。城市毀得夠徹底,就不可能再造反。
2018/06/02 | 黎蝸藤
中日關係再認識(二):兩次對日戰爭,中國都是不正義的一方
元日戰爭中有不少日本平民慘遭元軍殺害,更有大量的軍人在戰爭中遇難。元朝侵略日本是屬於不正義的一方,這點是毫無疑問的。問題是元朝入侵日本算不算中國入侵日本呢?
2018/05/13 | 精選書摘
《藏在地形裡的日本史》:蒙古入侵日本失敗的原因是「爛泥」?
日本位處降雨旺盛的季風氣候,平地幾乎是排水不佳的濕地。蒙古軍朝福岡進攻,隨即被困在福岡這塊排水不佳的泥巴地當中。素以牛馬突擊聞名的蒙古軍,在此刻成了縮頭烏龜。  
2018/02/26 | 精選書摘
把少女當成性奴,是窩闊台打擊「成吉思汗的女兒們」的殘忍手段
窩闊台這樁罪行標誌著一個起點,此後他父親成吉思汗為自己家族與國家所締造的一切便漸漸崩毀。沒有了父親的約束,成吉思汗兒女中的強者於是開始翦除弱者。
擔任「川金會」東道主,突顯新加坡為區域和解的中間人角色
新加坡聯合早報引述李顯龍的話指出,美國與北韓選擇在新加坡見面,說明兩國都把新加坡當成朋友,新加坡也是兩國政治上能接受的場地。
2018/03/05 | 精選書摘
《遊牧民的世界史》導讀:這群邊緣人曾經是人類歷史的支柱
近年來,日本蒙古史的著作在海峽兩岸掀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熱潮,其中又以京都大學東洋史教授杉山正明的著作為主。而開先河的正是這本《遊牧民的世界史》。以下將簡要介紹本書的內容,並梳理相關的學術與大眾討論,最後談談本書對當前臺灣社會與學界可能的啟發及其現實意義。
2018/02/13 | 精選書摘
砍這麼多人手也會酸:蒙古大軍屠殺史
蒙古軍對待投降的城市非常溫和寬厚,但對降而復叛的城市,毫不留情。他們迅即回師,將叛亂者悉數消滅。城市毀得夠徹底,就不可能再造反。
2018/02/27 | 精選書摘
把少女當成性奴──窩闊台打擊「成吉思汗的女兒們」的殘忍手段
窩闊台這樁罪行,令此後他父親成吉思汗所締造的一切漸漸崩毀。沒有父親的約束,成吉思汗兒女中的強者於是開始翦除弱者。
2018/02/06 | 翁 稷安
《搖擺於歐亞間的沙皇們》導讀:「戰鬥民族」的前世與哀愁
當我們隨著作者以社會史的視角,理解了俄羅斯的歷史,「戰鬥民族」的刻板印象其實是一首哀歌,是反覆殖民的爭鬥下,從最初的生存搏鬥,到以實現單一民族的大國夢為目的的戰事下,被強迫養成的性格。
2018/03/27 | 精選書摘
比起頑強固執的兒子,成吉思汗更屬意愛亂搞女人的孫子
成吉思汗告訴他的部眾:「身體強者,征服數個群體,但心靈強者,征服眾多單群體。如果你們想在我之前或之後征服,就要先抓住身體,然後守住心靈。守住心靈,身體還能跑哪去?」
2018/03/27 | 精選書摘
蒙古人不講「死」,用「成為神」緬懷失去成吉思汗之哀痛
成吉思汗去世後不久,有位哀悼者說他那些此前從未見過這樣一位領袖的人民共有的哀痛。他哭喊道:「主上成吉思汗,你拋棄了你的蒙古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