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15 | 精選書摘
史上第一場世界盃決賽:烏拉圭如同辛勤的螞蟻,阿根廷是只顧玩耍的蚱蜢
從格拉斯哥第一次舉辦國際賽事至今僅僅過了六十年,最高國際賽事已經橫越汪洋來到大西洋彼岸。個人對上集體、技藝對上戰績、技巧對上力量、美感對上效率,存在於足球核心互不相容的各個極端,不單只是轉移陣地上演,對極限的探索也提升至前所未有的精細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