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20 | 郭朝河
驚鴻一瞥還是雨後春筍?馬來西亞中文電影受金馬獎肯定的愛與痛
第56屆金馬獎有多部馬來西亞中文電影入圍,過去也有不少馬國電影人得獎,然而在他們風光的背後,在母國市場卻面對著不獲政府政策重視與院線抽出比例高的市場考驗。
2019/11/11 | 王萬睿
緬懷張靚蓓:用《十年一覺電影夢》等六本著作,書寫台灣電影史
影響台灣電影文化甚劇的張靚蓓日前辭世,在她畢生所完成的6本著作中,其中對於電影口述史的最大貢獻,乃是翻轉了華語電影史以編導為主要的論述路徑,對於讀者想了解台灣新電影以降的寫實主義美學承繼,提供了有機的且具辯證性的豐富史料。
2019/10/14 | 布蘭登·坎普
新世代的愛與孤獨:從「台北三部曲」靠近蔡明亮的世界
蔡明亮允許自己去表現新世代的愛與孤獨,成功在這世紀的傑出導演中為自己取得一個位置,想了解蔡明亮,從時間、慾望,以及身體開始。
2019/10/04 | 杜晉軒
中國片飛走進來多元的星馬電影,更彰顯了金馬獎的國際化
儘管面對了中共政府的強烈抵制,但10月1日公佈入圍的電影涵蓋了台灣、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國家的華語電影,不僅更凸顯了金馬獎的國際化,也肯定了金馬獎仍作為華語電影界崇高電影獎項的地位。
2019/07/17 | 精選書摘
《溫情主義寓言・當代華語電影》:11種溫情主義典型情境,理想的孝道是華人特有的核心
溫情主義之所以值得深思,並不是因為它促使我們重新發掘過去,而是這股來自過去的神祕張力至今仍然糾纏著我們(展現在對於內部的戀慕與執著),尤其是在跨文化情境之下看起來如此不合時宜卻又難以言傳。
2019/05/24 | 放映週報
【焦點院線】專訪蔡明亮導演:看你的臉,進入「蔡明亮的凝視計畫」
「去美術館」看似道別了電影院,但蔡明亮很清楚,自己並不是放棄電影院,而是揮別長年以來排擠了藝術電影的院線體制。再度重返電影院,蔡明亮打通了電影院與美術館之間的通路,更進一步提問:我們的公共空間,為什麼不能是一個「藝術的概念」?
2018/11/29 | 讀者投書
焦點院線《我想要你記得_》:專訪法國導演羅曼柯杰特
記憶是這部台法合製愛情片《我想要你記得_》的核心。失去記憶的奧利維在找尋自己,喚回愛的記憶。導演羅曼認為每個人就是記憶的總和,如果沒有這些記憶,就沒有真正得活過。
2018/08/18 | 傅紀鋼
蔡明亮《青少年哪吒》:成功拍出90年代台灣青少年的茫然感
那是個權威被打倒,全球化網路資訊又還未興起的時代。青少年的茫然感,或許是台灣史上最強烈。早一代的五年級生可以反抗教官和威權,晚一點的世代有更發達的動漫文化與流行文化可以認同,因而誕生出無數宅男腐女。但六年級生呢?
鹿特丹影展・阿比查邦大師講堂:睡眠,夢境與影像交織的場域
「每次我去坎城影展,走過紅毯、和觀眾們微笑揮手,走進影廳不用十分鐘,我就睡著了,一直到影片播畢現場響起掌聲或噓聲,才會醒來⋯」深深著迷於睡眠夢境的泰國名導阿比查邦近年創作力驚人,歡迎來到他所打造的幻夢森林。
2017/12/31 | 放映週報
第一部華語VR電影:蔡明亮《家在蘭若寺》與電影院革命
觀賞VR當下的集體性確實是消逝了,但其觀影的「儀式」卻是存在的,它創造的亦是一種全新的儀式。
2017/12/06 | 多維TW
【金馬影展】東南亞「華流」北向,台灣文化軟實力該何去何從?
當南北文化相聚交匯的時代,尤其近年來大陸與韓國的文化軟實力席捲了東南亞後,台灣文化軟實力該何去何從?台灣若自我「去中心化」,不僅會失去了彰顯「自由、開放的價值,也讓東南亞華語電影頓時失去了找尋認同之地。
2016/07/29 | TNL 編輯
【藝遊時光】八月第一週 講座、展覽、影展藝起來
不改炎熱的八月第一週,一起來看看有什麼精彩的藝文活動吧!
2016/06/29 | 放映週報
【台北電影節】《地下香》:北京蝸居奇情記
鵬飛的《地下香》,這個北京故事除了受蔡明亮創作精神影響之外,又獲得杜篤之、周書豪、王琮等來自不同世代的台灣電影工作者鼎力相助,今年入選了今年台北電影節的觀摩單元「浮世回聲」,真的和台灣緣分匪淺。
美術館裡的長夜無眠:蔡明亮《無無眠》及其影像裝置
《無無眠》藉由美術館的展呈框架暨教育活動平台,蔡明亮重新找到他的電影迷戀與觀眾熱情交會的新契機,而後者也獲得閱讀其影像美學的全新路徑。
2016/04/09 | 放映週報
流浪、慢走、美術館-蔡明亮談進入美術館
蔡明亮說,「至於未來,我從來不談,因為接下來會是如何?我自己也不知道。」
2016/03/14 | Shih Yuan
赴輔大宣傳《無無眠》遭校方驅趕 蔡明亮:我會再回來
蔡明亮表示,他進入校園推廣美學教育已經20年,走過許多學校,這是第一次被驅逐,不過他尊重對方想維護學校規矩的想法,只是希望王女士能仔細思考他在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