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2/07 | 精選書摘
《假如我是一隻海燕》:窄小的牢房內,就連躺下睡覺也要輪班,但蔡瑞月竟有辦法跳舞
國民政府在文化政策上力求「去日本化」與「再中國化」,卻又避免和中國接觸,不少人更因為與中國往來遭到逮捕。同樣的,這種厄運也並未放過蔡瑞月一家。
2019/07/25 | 青平台
從德國反思台灣轉型正義(下):正義到底是什麼?台灣社會還不知道
轉型正義對臺灣究竟有什麼樣的意義?李思儀認為,轉型正義是一個過程,最終目標是追尋臺灣社會所需要的正義。李思儀說:「正義到底是什麼?我們還不知道,但臺灣的經驗會得出我們想要的是什麼。」
2017/07/14 | TNL特稿
【解嚴三十】舞蹈藝術的狂飆年代
解嚴可稱為台灣舞蹈史上的狂飆年代,只是大膽創意、追求身心自由的實驗精神落在屬於精緻藝術的舞台畫面中,相對於以身體衝撞制度、做為抗爭中介的大小街頭事件,舞蹈顯得保守安全許多。
2016/03/22 | 粉紅色小屋
【台語是安娜】容貌與德才兼備,「紅膏赤脂」的台灣女性
如果要把「紅膏赤脂」編織成一幅畫,腦海中會產生怎樣的畫面呢?當然就是美麗的女性啦!我們腦海中浮現的這幅圖畫,便是許多身著台灣早期服飾的著名女性,且每個人的氣色一定要達到「紅膏赤脂」的標準。
2015/08/05 | U-ACG
如果把美國更換鈔票肖像人物的標準拿來台灣,我們幾乎找不到任何人選
不久的未來,我們必然會面對這一問題:下一次臺灣鈔票上面應該印著誰?如果今天我們要制訂全新的臺灣鈔票款式,您覺得哪些人物可以放在新的鈔票上面,取代那些一直注視地球儀的小朋友呢?還是正因為難以避免爭議,所以才使用那些國家未來主人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