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17 | 余杰
南京潰敗誰的責任?(下):唐生智是「守也守不住,退不知如何退」的廢物
蔣介石為何輕信唐生智這個曾經的「反蔣派」,且長期未執掌兵權的「軍委訓練總監」,任命其為南京衛戍司令長官呢?
2019/03/17 | 余杰
南京潰敗誰的責任?(上):堅守南京是外交需要,以及蔣介石割捨不下的感情
蔣介石知道雙方軍隊的戰力與士氣存在巨大差距,仍決定固守南京,絕非出於軍事角度。除了因為南京是首都,若不戰而退,有失體面;以及蔣對花十年之功一手締造的首都充滿難以割捨的感情以外,更多還是出於外交需要。
2019/03/14 | 放映週報
蔣一直都在?談「中正之下-當代人權影像展」作為空間轉型的藝術提案
本展地點位在紀念堂四樓銅像大廳下方,空間較為幽微隱蔽,一方面除呼應著展名「中正之下」,不只是一種空間上的客觀描述,另一方面也隱喻著,在長時間威權統治下的台灣,即便自1987年起已解嚴多年,但戒嚴幽靈在歷史、回憶、認同、正義、真相等面向所造成的影響與錯亂。
2019/02/28 | 精選轉載
【圖輯】不要碰政治:為什麼要討論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審判?
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審判,威權的政府靠著體制和法律背書,情治人員使用大量不法的審問,領導者甚至可片面的加重刑罰,回顧這一時期的體制,讓你了解當時威權政府如何有系統地使人民噤聲。
2019/02/12 | 精選書摘
《歷史的溫度(1)》:三百年幫會第一人,「上海皇帝」杜月笙的正面與反面
其實功成名就後的杜月笙,無時無刻不在想「洗白」。為此他褪下黃金大戒指,穿起青布長衫,結交文化名人,討好兩路政黨,為國家和民族拼盡全力,盡力想博個好人緣,好名聲,好歸宿。但最終,杜月笙發現,自己原先怎麼做的,已註定後來人家怎麼看他。
2019/01/13 | 余杰
誰說弱國無外交(下):在外交上,顧維鈞發現蔣介石尚未培養起來的品質
就外交領域而言,顧維鈞發現,北京政府侷限於在技術層面對待不平等條約,而「未能向民眾提供一個明確的民族目標,並藉此有效地確立和實施其權威。」而這些要素,恰為後來國民黨和共產黨政權所共有。
2019/01/08 | 余杰
國民黨丟掉中國,只因蔣介石是「扶不起來的劉阿斗」?
如果說美國在中國的失敗,最大的責任人是小羅斯福;與之相反,蘇聯在中國的勝利,最大的推手就是史達林。伯恩斯坦指出,塑造中國和中國未來關係的主導力量不是美國的選擇,而是蘇聯和毛澤東的本質和行動。
2019/01/06 | 精選書摘
《滾出中國》:小羅斯福要求老蔣任命美國人當統帥,簡直是奇恥大辱
外國專家在中央政府掛名並坐擁高薪,安撫他們的外交官。互相競爭的軍閥也提供資源,包括國民黨,讓各種外國的軍事與其他顧問瓜分。
2018/12/18 | 李修慧
除了研究「國幣改版」、中正紀念堂三軍儀隊,促轉會半年來還做了什麼?
促轉會除了處理上述提到的中正紀念堂、蔣公銅像、國幣改版等爭議,也報告4個小組半年工作成果,包括「政治暴力創傷療癒計畫」,也正規劃建置「臺灣轉型正義資料庫」。
2018/10/26 | 幹幹貓
【插畫】今年萬聖節扮台灣最強殺人魔
最恐怖的殺人魔角色其實就在生活裡,伴隨大家長大,只是我們一直沒有發現而已。
2018/09/17 | 精選書摘
余杰《納粹中國》:蔣介石為何崇拜希特勒與納粹德國?
希特勒上台後,短短三、五年,就驅散了德國在一戰失敗之後的萎靡不振,改變了遭其他強權凌辱的窘迫狀況,軍隊實力大大增強,工業日新月異。蔣介石也想在中國實踐德國「麻雀變鳳凰」的秘方。
2018/08/16 | 劉晃銘
我在高溫40度的巴拉圭,看見象徵台巴友誼的「中正路」
到位在亞松森的大使館及東方市的總領事館,甚至是巴拉圭外交部的正中間,都高掛著我們國旗,市區還有大大的101(大使館為了慶祝兩國建交60週年所建),心裡總是充滿感動!
2018/08/08 | 余杰
從中國版王炳忠看「國粉症候群」
反共並不意味著必須成為國粉、蔣粉,將反共的期望寄託在昔日一敗塗地、今日亦萎靡不振的國民黨身上,只能是一廂情願、明珠暗投。共產黨固然蠻橫殘暴,但國民黨難道就遵紀守法、天下為公嗎?
2018/07/18 | Xavier
投共又當蔣介石臥底: 國軍名將傅作義的無間道
國軍名將傅作義在蔣介石支持和拉攏下總攬華北軍政大權,之後卻在平津會戰投共,事隔十多年傅作義又私下託人帶了一封信給蔣介石,這封內容震撼的信又讓兩人重新搭上線。
2018/06/02 | 精選書摘
蔣介石那自古相傳的討價還價技藝,沒有人能與他匹敵
這個個人政府中,最荒誕、最奇異的成分,或許就是蔣介石對自己職務的評價。他是真心地相信自己在引領中國走向民主之道。被人稱為獨裁者不免使他動怒。
2018/06/02 | 精選書摘
勝利來臨了,戰爭過去了,但等著中國的是長期的流血與鬥爭
勝利來臨了,戰爭過去了。次日早晨,重慶城恢復寧靜,狂歡消逝得很快。和平雖然到來,但陳腐的政府、由來已久的苦難和恐懼全都還在。中國並沒有比從前更接近改革,一點也沒,反而是離國內的和平更遠了一些。
學生運動和社會變革間的關係,是我們必須持續思考的重要問題
隨著時代的演進,學生運動已經不見得一定要與民族主義或政治抗議行動掛勾。很大的程度上,與其問說:學生運動為何發生?不如問說:學生會對哪些問題產生了基於良知的熱情,從而願意投入去讓運動發生,從而達成「創造社會」的目的。
2018/04/20 | 李秉芳
全台大專院校首次「銅像公投」結果:中山大學將「移蔣留孫」
校園中的蔣公銅像的去留越來越受重視,中山大學的學生會多次爭取後,校方決議透過網路公投方式來決定校園內蔣公銅像的去留,校方指出,這次投票率創下歷史新高,這次公投也是台灣民主教育的體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