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21 | 讀者投書
「打工換宿」不踩雷:沒有薪資合法嗎?工時怎樣算合理?
「打工換宿」是否淪為業者為省錢、壓榨旅人的包裝?是近年來打工換宿最為人質疑及詬病之處。本篇旨在探討打工換宿本身之合法性、工時之合理性,還有透過相關經驗訪談整理出一些建議,以及遇到相關糾紛時該如何解決。
2018/06/11 | 莊瑞迎
薪水很低要留嗎?外派機會該去嗎?除了薪資還要看「無形損益」
我們很難去分辨一間公司的前景是火箭還是沉船,但透過「工作收益=薪資+無形損益」還是能一定程度篩選出更合適自己的公司。
2018/06/01 | 李修慧
企業給大學新鮮人起薪28K,已創下近15年來新高
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受訪表示,跟過去比起來,年輕人薪資還是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呼籲政府應該要儘速處理最低工資政策。
2018/05/20 | 羊正鈺
蔡英文就職兩週年開直播:民進黨是否「自我感覺」良好?
另外,民進黨也從18日開始發布執政兩年的成績單,標題還寫上「國民黨做不到的,我們一起做到了!」
2018/04/22 | 精選書摘
「超工業時代」的關鍵挑戰:如何吸引並留住遊牧型工作?
一旦當「轉移成本」──意即損失在當地互動中累積之連結關係的代價──變得夠高,這種我稱之為「黏性」的生態系統便能促使企業從此生根。在這個國與國之間吸引企業落腳之一般條件(稅租、勞動權、商業環境、司法保障等)競爭殘暴的年代裡,發展這種具黏性(轉移成本高)的生態系統因此成為一優先事項。
2018/04/19 | 羊正鈺
立院初審通過:薪水不到4萬的職缺,禁止寫「薪資面議」
初審通過的草案也增列,雇主對求職人或所僱用員工,不得以星座、血型為由,予以歧視。違者可處30萬元以上150萬元以下罰鍰。
GDP每增加一元,勞工分到多少?
GDP每增加一塊錢,有多少分給勞工?這個比例在過去幾年是不是下降了?比例的變化是台灣獨有的現象嗎?而經濟體每增加一塊錢的產出,分給「勞動」的比例稱為「勞動報酬份額」。如果勞動報酬份額確實下降,我們也需要先釐清下降的原因,並試著區分誰才算是「勞工」。
2018/03/09 | If Lin
【圖表】男女薪資差異,現在比1980年前的差距還大
常聽到男女同工不同酬的事情,但各行業實際的情形是如何呢?本文利用主計處男女經常性薪資資料,讓我們能初步瞭解各行業的男女薪資差異情形,以及歷史變化。
2018/03/09 | 讀者投書
日本爸爸想對高中女兒說:對未來迷惘嗎?其實可以不要唸大學
高中畢業後,為了決定自己將來的路,首先一定要決定自己希望的職業種類與方向性,並規劃為了達成自己的目標每一步與如何讓自己快速成功。
2018/02/20 | Abby Huang
同事到底賺多少?德國法律通過,勞工有權知道異性同事的薪水
為避免資方因性別歧視導致薪資不公,除了德國在今年通過,員工有權得知同事的薪資水平,冰島也在今年落實,兩性全面「同工同酬」。
2018/02/18 | 精選書摘
被機器取代的工人失業,「看不見的經濟效應」卻讓他有新工作
老闆以原先的價格販賣產品,而且生產時減少了僱用一名工人的成本:這是看得見的部分。老闆省下的那份薪資,可以讓別的產業多僱用一名工人:這是看不見的部分。
轉職寫程式,是趨勢還是泡沫?
聽說寫程式很好賺、未來屬於能召喚程式碼、人工智慧、大數據、機器學習、區塊鍊、類神經網路的人。那麼,你該拋下其他的選項,投向程式設計的懷抱嗎?而你判斷的依據是什麼呢?「一葉知秋」、「趨勢權威」,還是統計預測?
2018/01/21 | 羊正鈺
近千筆社福人員薪資表曝光:「救得了案主,卻救不了自己」的現實?
看著不少大型社福機構、公部門和醫院的薪資待遇,也難怪有人會說,社工人員是「救的了案主,卻救不了自己」。
調漲基本工資──少數贏家或全民勝利?
2018年元旦起,基本工資調整為月薪2萬2000元、時薪140元。而關於基本工資影響的爭論已久,這篇帶我們重新思考:底薪勞工是否因此受惠?其他薪資高於基本工資的工作者,與這次調漲有什麼關係?而同樣扮演消費者的我們,又該如何看待這個政策呢?最後,政府作為法定工資標準的確立者,還有什麼能做且必須去做的?
基本工資害死你?
我們都希望大家生活過得更好,尤其是經濟有困難的朋友們。而現在討論的手段是提升基本工資。區分目標和手段很重要,在這個問題裡,目標大概沒有爭議,但手段則是值得我們省思:基本工資能達到這個目的嗎?
軍公教加薪拼經濟?
行政院在2017的年終記者會上強調: 「對軍公教加薪能帶動私人企業加薪,國民購買力將因此提升,是提振內需最有效的方法 。」但賴清德這套「軍公教加薪拼經濟」的理論相當獵奇,一如往常,是經濟學的最佳反面教材。而我們將討論這2個問題:軍公教加薪會帶動企業加薪嗎?加薪會「提振內需」嗎?
2017/12/25 | 書傳媒
央行推動的低利率,如何影響投資理財與企業決策?
從事金融業近二十年的資產管理人恩瓊.荷達(Anjum Hoda)在《泡沫沈思錄》書中解讀了在這一場又一場的金融危機困局裡,央行扮演著「救市主」的角色,但央行真的是救市主嗎?央行為何要一再說服我們:印製鈔票跟低利率,會是通往繁榮的道路。(雖然這些央行都做了,但我們卻沒看到繁榮到來的那天)